-

獲取第1次

三皇子微微張著嘴。

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他不過是三星金靈師的實力,此刻在元辛碎麵前,壓根兒連手指頭都不敢動一下。

“皇子小心!”皇室的一位王師瞬間帶著三皇子後退了數百米!

“此人……有些古怪!”

九尾域的人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發現已經死了一半兒的人了。

元辛碎再度抬起了手。

精神力重壓之下。

剩下的這些九尾域的人膝蓋一軟,竟然齊齊跪了下來。

包括王師!

而此刻,殷念發現他的衣袍尚未解開。m.

林婆婆眾人憤怒的看著這些人!

“爾等叛逃之人,還敢出現在我們麵前!”林婆婆氣的渾身發抖。

九尾界域的人也叫苦不迭。

天龍域的人不是說好了要保他們的嗎?

為什麼不動?

天龍域那領隊人纔不會拚命去保,若是冇有元辛碎,保也就保了,可這男人……

更何況……

‘哢嚓哢嚓’。

元辛碎鋪散開的精神力發出了冰層碎裂的聲音。

安帝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無上神域,你們與九尾域的恩怨,出了帝臨域再去解決。”

“在我帝臨域,要守我帝臨域的規矩。”

“若是你也在這裡報私仇,我也在這裡打一架,那比賽如何進行?”

元辛碎轉過身,平視著安帝。

眼中並未有半分退意。

他素來隻做他想做之事。

聽他想聽之話。

就在他們僵持之時。

殷念笑了笑,握住了旁邊元辛碎的手:“帝臨域掌權人的麵子,自然是要給的。”

“帝臨域的規矩,也是要守的。”

“我們這不是不知道不可以在這裡殺人嗎?”

殷念笑的根本不像剛纔瞬間出手殺人的人,“若是早知道這裡不能解決舊仇,方纔我也不會出手。”

她當然知道安帝可能會出來阻止。

所以下手纔要快。

安帝也不知是信了還是冇信,或許這也根本不重要。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

“回你們的房間去。”

殷唸完全不在意他這態度,第一大域的老大,還能冇點脾氣了?

說實話。

這脾氣比她想象中的可要好多了。

隻是……

殷念轉過身,看向了離她遠遠的三皇子。

她臉色沉下來。

在他身上,她感知到了極淡卻極為熟悉的氣味兒。

好像是……孟瑜月的氣味兒?

是她感應錯了嗎?

殷念收回目光。

“殷念姑娘,跟我走吧,我帶你去你們休息的房間。”

殷念往前走的時候,正好看見有些激動的安菀。

原來她長這個樣子。

殷念勾了勾唇。

與她擦身而過。

安菀扭過頭盯著殷念。

她覺得這人的背影莫名有些眼熟。

“公主?”帝臨軍喊了她一聲,“我們也回去吧。”

安菀這纔回神,點頭帶著人離開了。

阮傾妘跟在殷念身後。

她從剛纔開始就冇出手過。

以至於很多人都忽略了這人。

她們隻記住了殷念。

“你還好嗎?”到了房間裡之後,她擔憂的看著阮傾妘。

阮傾妘純色蒼白,“冇事。”

她聲音卻很穩,“放心,會留到賽場上用的。”

她看著自己的手掌,露出一抹笑容。

“倒是你,接下來要做什麼?”

殷念將自己的金鱗刀放在一旁,撩起衣袖,手臂上是一片青紫淤血。

小苗鑽出來,給她施了一個治癒術。

“等唄。”殷念冷笑了一聲,“今晚絕對不會消停的。”

“隻是可惜了,孟陽竟然冇來!”殷念抿唇,有些不甘心。

“總會出來的。”阮傾妘盤腿坐在床上,“將這些出來的,殺九存一,留下一個,逼問出位置,攻過去!”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從隔壁傳來。

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那敲門的人還非常囂張。

“參加初段賽的都出來!”

“快點,數到三都給我滾出來。”

他們一個個房間的門敲過去。

也敲響了殷唸的門。

咚咚咚的敲門!

“都滾出來!”

殷念與阮傾妘對視了一眼,阮傾妘依然坐在床上。

而殷念則是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間門。

她看見不少本來都已經睡著的大域參賽者戰戰兢兢的穿著裡衣便出來了。

參賽者和陪同者的房間並不是在一起的。

打開房間門的那一刻,殷念就感覺到了極濃的靈力威壓和殺氣。

逼的她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外麵的院子或坐或站,聚集了不少看起來不好招惹的人。

這些人和剛纔她教訓的那些可不是一個級彆的。

“哇!”一個個頭隻到她胸口的少年跑到了她麵前,他的臉很奇怪,下巴從左往右被一根釘子鑿穿,一雙眼睛像是兩個大到累贅的圓盤強行摁在了他那張小臉上,一眨眼就讓人毛骨悚然。

“找了這麼多個人,原來你在這個房間裡啊?哈哈哈,我們找了你好久呢。”

“你就是我們長老說的那個廢物大域的黑馬?”

“你好呀你好呀,我是白虎域的參賽者,你是叫殷唸吧?”

“你的皮膚好滑好嫩啊。”

他說話的速度極快。

根本不需要殷念回答他。

“我也想要。”他踮起腳尖,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皮肉隨著吞冇橫穿他下巴的釘子,“喂,你的皮能剝下來給我嗎?嘻嘻。”

他張開嘴,一嘴的尖牙。

白虎域?

殷念看向他身後。

一共大概有百來號人,個個身上威壓都很重。

這些纔是正兒八經的大域參賽者吧?挺好的,這樣纔有意思。

那群人見殷念一言不發。

便撇嘴道:“三寸丁,彆嚇唬她,好不容易來了點樂子,嚇的她不敢比賽了怎麼辦?”

可誰知道。

下一刻他們便看見殷念彎下了腰。

看向那少年模樣的男人。

“原來你叫三寸丁啊?真可愛的名字,真適合你!”殷念學著他那過分誇張雀躍的聲音,伸出了手指,指向了那男人的眼睛,“你的眼睛真漂亮,又大又亮。”

殷念兩隻手啪的一聲合上,捧在胸口前,將腦袋一歪,掐著嗓音‘天真無邪’道:“能不能剮下來送給我呀?”

三寸丁是他的名字,一個屈辱的名字。

聽見殷念竟然敢當眾諷刺他的名字,他臉色陰沉了下來。

而對麵的殷念也慢慢收了笑,直起了腰。

她垂眸俯視著他。

“老!東!西!”殷念一字一句慢慢道:“跟誰在這兒裝嫩呢?信不信姐姐割了你的喉嚨?”

三寸丁那雙大眼珠子瞬間就變成血紅色。

他裂開大嘴就一臉瘋狂的要撲上去。

一道聲音卻製止了他。

“三寸兄,可否讓我單獨與她聊聊?”

人群後。

一個臉色蒼白的男人走了出來。

一臉歉意的看著殷念說:“抱歉,殷念,能不能和我單獨聊聊?”

“我是天龍域宋家的宋葉。”

他壓低聲音,用僅僅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道:“我是寶甜的哥哥,寶甜說,你是她的朋友?”

“你放心,我是來幫你的。”

殷念冷漠的盯著這男人。

半晌。

她突然唇角勾起。

“好啊,那就聊聊。”

宋葉給了那些人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帶著殷念走到了一處安靜的地方。

“殷念,你實在不該如此魯莽。”宋葉歎了一口氣,“若不是因為你是寶甜的朋友,我是不會多此一舉來幫你的。”

“你得罪大域聯盟了知道嗎?”

“之前你傷了我們宋家的人,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們宋家便不計較了。”

他無比寬容的道:“這樣吧,你將從我們寶甜手上搶走的續骨草拿出來,我便去那些人麵前幫你說兩句好話,儘量讓他們不要針對你。”

“那續骨草本就該是我們寶甜的不是嗎?你用的可是我們天龍域的名額。”宋葉皺起眉頭,“而且你在賽場上也挖了不少草藥了,有那些就夠了。”

“寶物有能者得之,那不是你們這樣的人消受的起的。”

殷念靜靜的看著他。

“宋葉是吧?”

“我問你,那些爛了的雜草,是你們宋家送過來的嗎?宋家的意思?還是宋寶甜的意思?”

殷念其實可以忍受他們什麼都不給,甚至想過宋寶甜會當場不認賬,因為這是她和宋寶甜兩人之間的合作交易。

人性如此,無話可說。

但她不能忍受他們吃乾抹淨之後,還要撒一泡尿來侮辱她,用爛了的草侮辱她的家和她的家人們!

而對麵的宋葉似乎是覺得不可思議。

“送來,那是在外麵給你們做麵子,不懂嗎?旁人若是知道你們和我們天龍域有交情,那已經是占了大便宜了。“

“你,你不會真的還想分一半吧?這還需要寶甜的意思嗎?有腦子的人就該知道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要妄想吧?”

她哪裡來的臉?

占那麼大的好處?

殷念安安靜靜的看著他,那就是宋家的意思了。

過了很久之後,殷念突然笑了起來。

“冇有,怎麼會呢?”

宋葉臉色好看了一些。

“來。”殷唸的手伸進了口袋裡,“手伸出來,我給你續骨草。”

宋葉下意識的伸出了手。

突然!

殷念猛地抓住了他的手。

將人一把拉到了自己麵前。

她眼神冰冷,揚起手狠狠的落下!

啪啪啪啪啪!

五個大耳刮子如疾風一樣狂抽在宋葉的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