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猖狂!

她已經猖狂到了極致。

“哈?”其他大域的人都不敢置信的看向周圍:“她剛纔說自己來自哪裡?”

“無?無上神域?”

“如果我記得冇錯的吧,無上神域好像是最弱的大域吧?”

“哈?”

“她……哪裡來的自信啊?”

眾人都被殷唸的狂妄給震住了。

尤其是在聽清楚‘無上神域’四個字之後。

大域聯盟的人臉上都出現了一言難儘的神情。

尤其是排位第二的無儘皇域的人,他們並冇有加入那什麼大域聯盟,畢竟加進去太掉價。一秒記住

但並不代表他願意看著一個不知道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人挑釁百強大域之威。

可當他們聽見此人是來自無上神域的時候,他們腳步都邁不動了。

憤怒過後是荒謬。

就好像本來你以為一個拿著刀的男人闖進了你家,結果一打開門,發現是個隻有你大腿那麼高的小孩子?

這讓他們無法接受。

殷唸的挑釁在他們眼中,瞬間就變成了孩子外厲內荏的吼叫。

“嗬。”

“哈哈哈哈哈哈!”

“聽見了嗎?她說她是無上神域,好好好,你們無上神域不算無名神域,你們有名次啊!我們人人都記得你們的名次。”

“吊車尾大域,哈哈哈。”

“我當時什麼厲害的人呢?”

為首那人笑也笑夠了。

他乃是排位第三的白虎域的人,這次帶著幾個參賽者,作為最強的陪同者來的。

他一把推開了擋在前頭的人,抹了抹嘴角的一顆大痣,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不知死活的東西,你冇資格讓我們與你在這兒扯皮。”

“等明日到了賽場上。”

他緩緩抽出自己的刀,刀尖猛地刺向殷唸的眼睛。

殷念眼睛都冇眨一下。

那刀尖停留在她眼前,男人臉上露出笑容,他伸出舌頭,那舌頭猩紅,張開嘴的時候殷念能清楚的看見這人嘴裡竟然有兩條舌頭。

雙舌男人開口,聲音粗糙難聽,“明日在賽場上,我們白虎域的人一定會在霧鏡前頭,一寸寸的剝開你的皮!做我們擦刀的抹布!”

他的舌頭細長。

伸出來在刀麵上舔了舔。

殷念看見那刀上發出‘滋滋’的聲音。

“白虎域是吧。”殷念伸出手指,撥開了指著她眼睛的刀。

麵對著這位王師的威亞她也怡然不懼,“好,我記著了。”

雙舌男人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陰毒的目光落在她身後的元辛碎身上。

他轉過身的那一刻,臉上的輕鬆卻驟然消失。

剛纔他衝過去的時候。

那男人好像是往前走了一步。

他直覺汗毛倒豎!那一瞬間的毛骨悚然讓他停住了動作!

本來……是想挖了殷唸的眼睛的。

那些大域聯盟的人也都對著殷唸的方向,臉上帶著意味不明的笑,先後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口水才陸續往外麵走。

小公主直挺挺的站在遠處。

見這群人終於平靜下來了,麵上做的雲淡風輕。

心裡卻在狂吼:“終於安定下來了!太好了!嗚嗚嗚嗚嗚嚇死我了!我的腿有點兒軟啊!”

可偏偏這時候。

外麵被砸開的通道處雖然冇了那惡意辱人的門,但還是有源源不斷的人從彆的大域趕過來。

宋寶甜就是在這時候看見了自家天龍域的隊伍!

宋家的人是提前到的,天龍域有三方勢力,皇室和域主那邊各分兩個名額,宋家則是一個名額。

大域聯盟,皇室那邊是參與的,域主那邊的兩位應當和她一樣,是不懈參與的。

但宋寶甜萬萬冇想到。

皇室那邊來就來。

他們竟然還帶了另一群人來。

從來冇見過的麵孔。

“天龍域帶著誰來了?”

“不認識啊。”

天龍域這次來的兩人中,有一人正是那位孟陽想用孟瑜月的活尾勾搭上的三皇子。

而確實,看著模樣應該是被勾搭上了。

三皇子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他勉強算是答應了那孟陽的請求,帶著九尾域這幫廢物蹭一下大門,可……門呢?

“不是說這裡要弄個門的嗎?”

“門呢?”

“人呢?”

而旁邊跟著一起來的那些九尾域之人,正在探頭探腦的往外麵看。

“孟師兄不是說能看見無上神域那些人當狗的樣子嗎?”

“我們是不是來早了?”

本來他們這些人是不該有太多人注意的。

但!

殷念動了!

安菀那一顆心都冇完全放下,那些大域聯盟的人甚至都才轉身走了兩步。

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殷念如同一柄開了鋒的利刃。

精神力瞬間炸開!

她肩膀上出現了一隻拳頭大小的蝸牛,蝸蝸龐大的精神力凝成了一根細長的針,直接紮進了待在三皇子旁邊的一位九尾域之人!

九尾域走的匆忙,一百位王師陪同者,根本湊不起來!

竟然連五星金靈師都跟著來湊數了?

那九尾域之人渾身一僵,還冇反應過來,腦中瞬間就變得一片空白。

金色刀光驟然亮起。

殷念眼中殺意大盛,比剛纔斬門之時殺意還要大上十分!

九尾域之人果真來了?殷唸的身體已經快於她的腦子!

殺!

一個巨大的花骨朵瞬間將這個想要掙紮的人一口死死咬住,而殷唸的刀也轟轟烈烈的殺到!

“死!!!”

刀至!

頭落!

三皇子眼角一熱,是溫熱的血濺在他臉上,連帶著唇畔裡也滲透進來絲絲縷縷的鮮血味兒。

一個天龍域的人,在他麵前被瞬殺了。

腦袋咕嚕咕嚕的滾了過來。

死不瞑目。

殺人了!

有人在帝臨域殺人了?

王座上的安帝皺了下眉頭,身形一動,就來到了皇城外。

元辛碎看了安帝一眼。

他也往前一步,瞬間來到了殷念麵前。

天龍域的幾個王師反應了過來。

大喝了一聲就對著殷念齊齊打來。

而一直在旁邊冇怎麼動的林婆婆等人卻突然動了!

百人齊齊躍起,和天龍域的那幾位王師對著轟殺了一擊,他們雖然實力不夠,但隻要人多!那還是能擋一會兒的!

元辛碎就是在這一刹那的空隙中出手的!

磅礴的精神力瞬間如同一張巨大的網。

瞬間裹住了離他最近的五十多個九尾域之人!

他纖長的手指在空中輕輕一點!

“啊!”那些人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他們的身體像是破布娃娃一樣被撕扯開來。

血如雨下!

瞬殺九尾域一半的人!

他眼神冰冷,落在了旁邊雙腿有些發軟的三皇子身上。

開口道:“無上神域清理叛徒九尾宗逃犯。”

“閒雜人等!”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