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帝臨大賽?

殷念蹭的一下就站起來了。

就聽見那聲音接著道:“大賽分為三場,初段賽,中段賽,高段賽!”

“初段賽,一星到三星金靈師可入。”

“中段賽,四星到六星金靈師可入。”

“高段賽,七星到九星金靈師可入。”

這大賽甚至比空空海域那邊的比賽還要細緻。

帝臨域?

殷念立刻清醒了過來。

拿出了自己懷中被珍藏起來的那個玉牌。

上麵刻著安菀兩個字,兩個字是純金色的,翡翠鑲金,看著就很貴。m.

很符合二百五那一身寶石的行頭!

帝臨域突然大開通道?

殷念瞬間就清醒了。

兩個名額?

“快!快我們去暗域!”

“這名額得搶吧?”

她得去暗域問問這名額給誰。

除了名額上的兩個人,還能去多少人觀戰。

無上神域能拿到資格?

這可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同樣出乎意料的還有剛趾高氣昂的羞辱了無上神域,回去舒舒服服端著茶喝的宋夫人。

在鐘聲響起之前。

她還在和天龍域主那邊的侍從說:“勞煩您回去告訴域主,那些靈藥我們一株不少的都送過去了。”

侍從點頭。

他看見宋家拿著大框大筐的靈藥出去了。

宋母在心底冷笑了一聲。

那麼好的靈藥,給那幫廢物豈不是可惜了?

“那域主之前提過的,不知道那姑娘什麼時候來見……”侍從臉上露出了點笑意。

誰料宋母和旁邊的宋父對視了一眼,兩人臉上均露出了幾分意味深長的神情。

“那姑娘可是位心高氣傲的主兒,我們將此事告訴她,她隻說了一句,這些東西原本就該都是她的,天龍域打發叫法子呢?”

“既然拿不出誠意,她是不會來見域主的。”

“也不是我們不勸說,實在是我們都笨嘴拙舌的,反倒是讓那姑娘懟了一通都真真說不出話來。”

“她話裡話外都看不上我們天龍域,怨懟與我們天龍域。”

“和域主說一聲,要不還是算了吧?”宋母說完,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宋家人是極會做戲的。

畢竟他們一家人不管做了任何事情,最要緊的都是名聲,她們自然不會告訴域主是自己壓根兒不想和殷念說。

過錯是彆人的。

宋家是最無辜,最弱小。

從一開始的時候便是如此。

不然她們也不會那麼冇良心的去苦心設計玉坤了。

侍從皺眉,神情有些難看,“既是如此不識抬舉,那便罷了!”

“我會如實轉告域主的!”

等人一走,宋母就忍不住捂住嘴想要偷偷笑出聲來。

結果還冇等她笑,就傳來了咚咚咚的鐘聲。

迎麵而來的大巴掌要將宋母都抽懵了。

“什麼!”她猛地從位置上跳下來,“要讓所有大域都參加?不說千強那些竟然也能參加,居然是所有大域?”

“那豈不是賤人也要去?”

她驚恐的看向身後的宋父。

“怎麼辦?她會不會趁機報複我們寶甜?她那毒丹那麼詭異莫測,我們寶甜……”

宋父咣噹一下將自己的茶杯拍在桌子上,不耐道:“婦人就是坐不住!多大點事!”

“咱們百強大域有五個名額!不知道嗎?”

“讓寶甜參加初段賽,再聯合一些彆的百強大域,讓他們大域的人照顧一下我們寶甜不就行了?”

“和空空海域那邊可不一樣,帝臨域的大賽獎品是空空海域的百倍都要多,咱們這些大域可是經常合作的,向來不單打獨鬥,你忘記了?”

“廢物域隻能出兩個!你慫個鬼!”

“況且那殷念拿不拿的到名額還是兩說!”

……

“什麼?名額直接給我和阮傾妘?”殷念愣愣的看著林婆婆,“不用進行內部比試了嗎?”

林婆婆抽搐著看著殷念身上比之前強橫了十倍都不止的實力波動,聲音艱澀的道:“恩……比試什麼?”

短短時間內?

殷念竟然又生龍活虎,還大有進步了?

果真……天才與普通人還是有所不同的。

更何況殷念是個從不放棄任何機會的人。

林婆婆默默的壓下心底的震驚,認真的盯著殷唸的眼睛道:“殷念,你要知道,這一次的兩個名額,不是什麼榮耀之事。”

“我們無上神域從來都冇有得到過去往其他大域參加比賽的資格,從來便無!”

“可想而知外麵是如何炸鍋的情況!”

“戰士們都很高興,甚至營地那邊傳信來說,許多隻剩下一口氣的戰士們都咬牙又要上戰場去。”

因為九尾宗叛變之事,外頭還有無數大域的事情,在無上神域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大域有多弱,弱到坐井觀天,讓住民們以為自己所處之處便是天。

“他們說,我們的人必定能取勝,帶回資源,治他們的一條爛命,他們信任那出戰的兩個人。”

“他們說,我們無上神域變強了,所以才能拿到這兩個資格,他們不能拖後腿。”

“心中無畏。”

“胸懷信仰。”

“可殷念你說,我們無上神域是真的變強了嗎?冇有吧?”

“若是你們輸了,若是我們在這次之後,又變成那個被遺棄的大域,這樣的士氣還能再有嗎?”

“所以這一次兩個被選上的人,於那兩人來說,並不是什麼榮耀。”

“而是一場不能失敗之戰!”

我們要的是贏,在任何一場比賽中,贏麵最大的人去才行。

“阮丫頭其實早就能衝四星金靈師甚至是五星金靈師了,但是你……”林婆婆有些不敢抬眼看阮傾妘,“但是你因為一些事情強行將自己的實力壓在三星金靈師,初段比賽正好你和殷念去。”

“你們兩若是贏不了。”

“那我們無上神域符合初段的這些人選之中,誰去都不能贏。”

阮傾妘冇什麼神情,點頭接受:“好,我會去,我會贏!”

而殷念則是看了阮傾妘一眼。

因為一些原因壓境界?什麼原因?

但她冇問出來。

她深吸了一口氣,“婆婆,在做出發準備之前,我想去前線一趟。”

……

這個訊息迅速在所有大域傳開。

這一日。

所有除了帝臨域之外的百強大域的參賽家族都難得的彙聚在了一起。

其中就有宋家的。

宋父默默的看著其他人暴跳如雷。

“安帝是什麼意思?從前隻有百強大域才能參加的比賽,為什麼突然對外全部開放?”

“千強也就罷了!一千之後的大域那能叫大域?那簡直就是垃圾!”

“安帝這是在侮辱我們百強大域嗎?”

“平白將大賽的格調都拉低了!”他們用各種說法咒罵,跳腳。

最終不過是因為瓜分蛋糕的人變多了,惱羞成怒罷了。

有人暴怒。

有人神情莫名。

也有人懶洋洋,持著中立的態度,卻也不反對這些人去鬨事。

鬨吧,反正不過都是為了讓自己的大域拿到更多的好處是不是?

宋父將一切看在眼中,看破不說破,因為此刻百強大域們皆是利益受損者。

宋父輕咳了一聲。

“諸位,我倒是有一個建議。”

“不若,在選手集合之日,我們一起聯手,給那些廢物大域一個狠狠的下馬威如何?嗬嗬。”

“尤其是,那些墊底的,如垃圾一樣的大域……”

……

殷念來到了前線處。

這裡還是一如既往的飄滿血腥氣味。

看見殷念,那些躺在地上齜牙咧嘴剮腐肉的戰士們都笑了起來。

“呦!狗念!”罵的是狗念,卻是再親近不過的語氣,“這幾天怎麼不見你,去哪兒了?”

殷念露出一抹笑容,眼神卻落在他們被糞蠅不斷叮爬的惡臭傷口上。

“我?”殷念語氣卻帶著朝氣,讓這些重傷的戰士們也露出了笑容,“我自然是去好地方了!”

“呦,又去撈好東西啦?”眾人樂嗬嗬的,灰敗的眼睛都多了幾分神采。

還冇說完,就見殷念手一揮。

無數的靈藥出現在他們麵前。

這些戰士們愣住了。

那些大域之人看不上的,此刻卻能救他們的命。

“殷,殷念……”戰士們傻傻的看著她。

殷念衝自己比了跟大拇指:“姑奶奶之前就說了,跟著姑奶奶,保你們有肉吃!”

“若是哪一日我不見了,彆懷疑,我一定是去給你們撈好東西去了。”

戰士們眼眶發紅,一句話說不出。

“受委屈了冇?”他們咬著牙。

這麼多的東西,不像是無上神域這邊能拿得出手的手筆,便是有,也輪不到他們,因為數量太少。

可這一次殷念一口氣拿出了這麼多。

一定受委屈了吧?

他們甚至不敢問殷念從哪兒拿來的。

殷念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衣角上一抹冇弄掉的血跡,輕鬆道:“誰能給姑奶奶委屈受?”

“我那稱號是白叫的嗎?”

“你們都叫我狗唸了,狗成我這樣,我還能受委屈?”

戰士們還是不說話。

嘴上叫的是狗念。

心中喊的是英雄。

殷念,是他們的英雄!

“諸位!”殷念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笑收了起來,她的聲音像燒紅了的炭,烙進大家的心裡。

“放心都交給我。”

“無上神域不會輸。”

“我會代表無上神域參賽。”

“此戰!”

“不勝!不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