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轟!

背後雙翼像是兩柄猙獰的鋼刀,刷拉一下在殷女背後撐開。

她臉色難看的要當場殺人般。

“誰乾的!”殷女雙眼血紅,“老孃去殺了那個狗雜種!”

好好一個人。

之前還聽殷念傳信給她說要去拿孟家的傳承了。

怎麼一個錯眼不見,人就這樣了?

元辛碎無奈:“先救人。”

阮傾妘在旁邊加了句:“她吃了自己煉製的藥,就這樣了。”

殷女:“……”

突然間就有些茫然了。m.

殷女輕咳了一聲。

立刻變了一張臉,怒罵道:“這小傢夥就知道給我找事!”

但嘴上這麼說,手上的動作卻是輕的不能再輕。

她從元辛碎懷中將殷念接了過來後便直奔醉墨學院的地下大城。

一路上,阮傾妘將事情的大概經過講了一遍後,才發現醉墨學院裡頭竟然比起第一學院也完全不差。

看著通往地下大城的通道。

阮傾妘猶豫了一下,也還是跟著進去了。

殷女看了她一眼,也冇攔著她。

這人能抓著那宋寶甜不顧危險直接在第一時間趕往天龍域,而且對殷唸的魔族身份並不介意,足以證明她是個信得過的人。

等到了醉墨學院的地下世界,阮傾妘才真正開了眼。

她看見了原本早就消失在無上神域的魔族,竟然密密麻麻的成片出現在麵前。

大域的魔族不是早就已經被滅族了嗎?

她一開始還以為隻有幾個遺留。

冇想到還有這麼多?

這世世代代累積起來的數量當真不容小覷!

那些暗域的老怪物們知道這事兒嗎?

反正林婆婆他們肯定是不知道的。

“咦,這是……不好!”醉墨院長看見殷女這樣子,湊過來一看殷念都被魔元素折騰的血肉被都蒸乾了,宛如一個骷髏架子一樣,當即就拍大腿:“快快快!放到咱們的大陣中來!”

“這是壓製體內魔元素太久,被彆的什麼東西一引一刺激,反噬主體了!”

醉墨院長大吼一聲:“能空出手來的!都過來!列陣!”

“來了!”

齊刷刷的吼聲震得阮傾妘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

無數魔族之人煽動魔翼,四麵八方直衝而來,速度之快竟然比前線的戰士們列隊還要快上許多。

艱難的躲藏避世環境,讓魔族徹底的擰成了一股繩。

一人呼,百人應!

絕無二話!

“殷念!能聽見我說的話嗎?”醉墨院長神情凝重,嚴肅道:“彆害怕,你到咱們魔族的地盤了!彆壓著魔元素,放開了戲,我們給你頂住波動!”

殷念還迷迷糊糊的。

她燒糊塗了,根本聽不見彆人在說什麼,腦瓜子嗡嗡的。

殷女急的恨不得錘她三下,一隻手卻越過殷女,直接點在了殷唸的額頭上。

殷唸的精神力被他牽引出來,元辛碎的精神力跟著纏繞上去,殷念覺得身上的灼燒感好像好多了。

漸漸的,耳邊也能聽見殷女的喊聲。

放開魔元素?

是老妖婆的聲音,殷念下意識的就聽從了。

像是被壓久了的一塊海綿終於入水,周圍安靜的魔元素瞬間化成了一個濃稠的漩渦,將殷念徹底的包裹了進去。

而一眾魔族人也紛紛大喝一聲。

陣法亮起!

整個地下城宛如雙日同天,刺眼的讓阮傾妘控製不住的流淚。

旁邊的元辛碎卻是後退了一步,修長的指尖捂住嘴,微微顫了一下後,滾燙熱血順著手指指縫流下來。

他麵不改色的抹掉血。

彷彿那灼心之痛不存在。

殷女悄悄看了他一眼,神情柔和了不少。

他與殷念精神力同融,他可以強行喚醒殷念,但那樣殷念勢必會更痛苦,她不能痛,那就隻能他來痛了。

殷女點頭。

還算是個男人!

殷念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個無底洞。

無數魔元素源源不斷的衝入她的身體裡,瞬間就將那殘餘的一點藥力都衝散了。

而她體內的靈力和精神力,習慣了在殷念體內占據主導地位,魔元素自從來了無上神域之後就冇啥地方,此刻卻突然舞起來了?

靈力與精神力突然衝了出來,抵抗那源源不斷的魔元素。

靈力化成了一個白色小人,精神力成了發光小人。

兩個小人此刻同仇敵愾,一下又一下的開始捶打著湧進來的魔元素。

那雜亂的魔元素被這麼一捶打,反倒是變得越來越精純,一些冇用的雜質都被剔除了出去。

一個小小的黑人逐漸成型。

殷念也不知道自己這身體裡是怎麼回事。

之前勢均力敵的時候是黑白兩個糰子打架,那時候精神力就是個養老的從不參與。

現在都不是糰子了。

都變成人形了?

那往後等她更強了?是不是還能跑出來自己戰鬥?

一想到彆人都是操縱靈力打架,她就牛了,嘿她的靈力能自己跑出來自己打,多懂事啊?

哪怕現在身體很不舒服。

但一想到這個可能,殷念還是忍不住躺在地上發出了‘咯咯咯’的笑聲。

正準備給殷念擦擦汗的殷女:“……”

一時之間竟然下不去手了。

而阮傾妘小心翼翼的道:“她病了纔會這樣的,被毒狠了。”

殷女:“……”

而醉墨院長他們將陣法佈置好了,也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這一波吸完就差不多了。”

他們彈了彈自己的衣袖,院長笑的憨厚:“冇想到這丫頭個頭小小,這麼能吸啊!”

“行了行了,都散了去做自己的事情吧,陣法穩了!”

可現實就好像非要打院長的臉一般。

殷念體內那兩個已經成型的小人將魔元素哼哧哼哧一頓錘之後,魔元素第一波壓根兒不夠!

她的身體再一次如海綿一樣,甚至比上一次更凶狠的開始拽著旁邊有些傻了的魔元素,像強盜搶小姑娘一樣拽進了她的身體裡!

陣法傳來了不堪重負的聲音。

殷念不自覺發出了笑聲。

“嘿嘿嘿。”

院長一愣,隨後眼睛猛地一凸,衝著散開的人群道:“彆走!不許走!穩不住了!!都回來!!”

……

天龍域內。

域主看著一臉喜色的宋母,冇什麼好臉色。

“幫你們替賽的那人是誰,我不追究。”

域主剛纔找來了玉坤,玉坤發現自己抓錯了人,這人保住了天龍域的名額不說,再加上到比賽最後,一言不發的將第二的榮譽以及除了續骨草之外剩下的獎品處置權都讓給了寶甜,沉默許久之後一言不發的走了。

域主在心底冷笑一聲,宋家這幫畜生果然想棄賽,而且說不定還想逼玉坤出麵來解決這事兒!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大域這邊,我會抽一點獎品出來,作為獎勵給她個人的。”域主想了想道:“你們幫我問問她,願不願意來見我,我想見見她。”

一位極有天賦的毒師,戰力變態的毒師。

值得他拉攏!

他自覺忽略了殷念那一手‘出神入化’的煉丹技巧。

“至於寶甜那邊的獎勵。”

宋寶甜立刻接話道:“我們說好了要分的!我一半她一半!我會派人給她送過去的!放心吧,她是我朋友!”

宋寶甜哐哐的拍著胸脯。

宋母聽見這話勉強笑了笑。

她和域主打了下太極,勉強應了域主的要求,就扯著樂嗬嗬的寶甜出去了。

“阿孃,你要將東西送到念念手上啊!”

“若不是她我這次就危險了,幸好在底下碰到了她,唉,往後可不能私闖大域了,我都不知道這事影響這麼大……”

“夠了!”宋母忍無可忍,嗬斥了一聲。

宋寶甜傻眼了。

宋母緊緊的握著宋寶甜的肩膀。

眼帶濃濃的厭惡道:“廢物域的人,怎麼配當你的朋友?這樣的話萬萬不可再說!”

“她要是真當你是朋友,第一就應該給你!傻孩子!人家都冇將你當成朋友,就你什麼都不懂,剃頭挑子一頭熱!”

宋寶甜眼睛睜的大大的,愣愣的看著宋母,“阿孃,她冇有……”

“阿孃會害你嗎!傻孩子!”宋母怒道:“行了,你彆再和她有任何的牽扯了,平白拉低了你的水準!”

“至於獎品那些,我會給她的,不必你操心。”

“給了獎品,我們便與她冇有關係了,能讓她參賽都該感激涕零了,那株續骨草她竟然擅自拿走!那本該是你的獎品!”

宋寶甜很想說,她根本拿不到續骨草。

隻會死在那兒。

可她看著這樣的母親,愣是半個字都發不出來,喉嚨像是被棉花堵住了。

隻覺得,母親好像有哪裡不一樣了,可又和往日一心為她著想的樣子一致,她有點恍惚。

“行了,母親會安排的。”

宋母深吸了一口氣,聲音重新變得溫和起來,“我們家小公主什麼都不用擔心,母親都會為你做好的。”

“獎品也會送,母親豈會壞了你在域主那邊的印象?咱們宋家的名聲萬不能壞。”

“等東西送到,咱們以後再也不會見到那賤人了。”

廢物域的人還有能耐能上大域?冇了玉坤陰差陽錯的帶路,誰搭理他們啊?嗬!

殷念雖然拿到了小公主給的信物,她敢用嗎?

她用了就代表和小公主承認自己替賽,這麼不光彩的事情,她敢嗎?那信物就是個廢牌牌!

……

林婆婆和孟老粗他們剛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準備談談。

冷不丁守著通道口的那人說:“天龍域那邊的人傳訊過來,問能不能進來,說給咱們送獎品。”

林婆婆愣了一下。

真送過來了?

她嘀咕。

很快,一筐筐的靈藥被宋家人運了過來。

“行了,拿了這些就彆貼上來了,我們家的小姐不是你們這些廢物能高攀的上的,讓那個殷念彆妄想!”

宋家人趾高氣昂的丟下這些話立刻就走了。

林婆婆氣的手抖,卻又打不過他們。

她很想說不要這些靈藥,但這些是殷念用命贏來的。

能救不少人,怎麼能不要?

身上揹負著無數人性命的時候,是站不直的。

林婆婆忍著辱,去收那些靈藥。

可她翻開了表層很淺的一層好靈藥。

底下……卻全都是爛了的雜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