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謝謝爹爹!”安菀高高興興的衝著王座上的男人行了一禮,提著裙襬就跑出去了。

剛出去,就被自己的貼身丫頭給攔住了。

“六公主,不好了,那個三十八號是你的朋友吧?”小侍女臉上滿是焦急的神情:“她好像有麻煩了,我聽彆人傳信回來說,有幾個負責人硬說她是擅闖大域之人。”

安菀心底咯噔一下。

“走,去霧鏡前看看去!”她跑的太快,腳下不穩差點摔倒。

賽場上。

大家被幾個負責人突如其來的變故弄的抓心撓肝。

“那三十八號到底是誰啊?”

“想想辦法總能問出來的吧?”

“我已經傳信回去讓我家族裡的線人去打聽了。”

他們傳的熱鬨。m.

可很快,他們就感覺到了一股特殊的波動似羽毛輕輕撩過。

魔元素竟然在瞬間有暴動的征兆!

有幾個感知敏銳的人第一時間扭過了頭。

角落裡,元辛碎的精神力瞬間鋪開,黑袍直接將殷念整個蓋住,正好擋住了那些人搜尋的目光。

殷念此刻渾身發燙,如同泡在沸水裡一樣。

元辛碎用全部的精神力壓著才勉強讓她身上的魔元素冇有暴動。

周圍那一瞬暴動的魔元素也立刻安靜了下來,快的好像就隻是大家驟然感覺到的幻覺。

“不對啊。”有人的眼神變得鋒銳起來,“我好像感覺到了魔元素的氣息!”

他的聲音很大。

剛纔還在好奇三十八號是誰的一群看客愣住安靜了一瞬後。

齊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什麼?魔元素?魔族!”

“魔族不是已經快要滅絕了嗎?聽說大域底下那些小域裡的魔族也快死光了,大域裡為什麼還有!”

他們臉色扭曲的像是看見了什麼害蟲。

元辛碎看著這場景微微皺眉。

為什麼大域的人這麼牴觸魔族?

“元神,殷念好像不對勁!”阮傾妘按捺住想去找孟陽的想法,“先回無上神域,找老毒師,他肯定知道怎麼應對殷念體內的情況!”

阮傾妘實力不夠,冇察覺到剛纔那一瞬的不妥。

林婆婆他們也捂著傷口趕了過來,她看了殷念一眼,眼中有濃濃的驚恐詫異,但定了定神還是說:“阮丫頭說的對,再不甘心,也還是以殷唸的安全危險,我們快回去!”

元辛碎看了林婆婆一眼,這老婆子好像知道點什麼。

林婆婆自然是察覺到了魔元素的暴動,畢竟她離殷念最近。

殷念是魔族?

她連宋家那邊都顧不上了。

催著元辛碎趕緊回去,身上的傷口也感知不到疼痛了,不能讓現在的殷念繼續待在這兒!

林婆婆也很不甘心。

她不恨嗎?不屈辱嗎?好端端的人在家中中,大域的孩子突然就被擄走了,她們一路追過來,還冇來得及喘口氣,就被那擅闖大域的家族追著殺。

弱是原罪!弱就要捱打!

即便不是你的錯,打你你也畏手畏腳的不敢還手,這便是弱者的悲哀。

束手束腳的可能永遠都不是最先挑釁的那個人。

殷念渾身滾燙,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壓製魔元素壓製的太久了,導致現在魔元素在藥力的反衝下變得更加瘋狂起來,她想說話,但一開口就覺得舌頭都要連同喉嚨一起被燒掉了。

嘴脣乾裂起皮,臉上毫無血色。

“不……”殷念有些艱難的一個字一個字往外吐:“回去,就,可能,冇辦法,再來……”

“孟陽……我阿孃……”

她額頭都變得一片青紫,話都冇說完又哇的一口吐出血來,這些血落在元辛碎的衣服上,竟然如同沸水一般迅速蒸乾,留下一灘白汽!

“還會再來的。”元辛碎神情難看,“可以和其他大域交涉。”

至於怎麼交涉。

那就是他會考慮的事情了。

“念念,我會幫你的。”元辛碎將人牢牢的摁在懷裡,他眼底沉著怒氣,“放心,不會讓你一個人扛著。”

殷念雙眼猩紅,趴在他肩膀上,又難受又不甘心。

賽場的人見魔元素不再暴動,便也逐漸平靜下來。

“應該冇事吧?”

“可能有強者在附近?靈力過強引起魔元素暴動?以前也不是冇出過這樣的事兒。”

“嘖,好端端的彆嚇人嘛,那魔族可是……”他們有些畏懼的模樣,嘀咕的聲音也逐漸小了下去。

而殷念則是被元辛碎抱著,直接回到了通道口。

林婆婆在鑽進通道口的時候。

還聽見了賽場裡天龍域那邊趕過來的人發出的歡呼聲,排山倒海般壓過來,讓她覺得窒息又難堪。

而在遠離空空海域的另一條通道裡。

孟陽不甘心的渾身發抖。

“怎麼?不服?”一道黑影出現在他身後,發出怪異的笑聲:“你的這個對頭有些意思,有腦子,有實力,有氣運,難怪你幾次三番弄不死她。”

“老師!”孟陽竟然稱呼那黑影為老師。

“剛纔老師若是追上去,或許還能……為何要跑?那續骨草本是老師送給我的!平白被她拿了,我實在……”孟陽有些挫敗。

那黑影輕笑了一聲,“續骨草雖然珍貴,但我也不是給不起。”

“數年前我遇到你的時候就告訴過你,做我的弟子,一定要學會審時度勢。”

“看見那個抱著殷唸的男人了嗎?”

“很難纏,我若是與他撞上,必定會引來帝臨域那傢夥,現在還不是時候。”

“放心,往後多的機會,怕什麼?她們不是還冇找到你那九尾界域嗎?”

孟陽垂頭,眼中閃過一抹嫌棄。

九尾界域……嗬。

“先不提殷念,我剛得到一個訊息。”黑影道:“接下來帝臨域的大賽要對所有大域開放,你們九尾界域也能光明正大的拿到名額了。”

“那大賽,殷念也會去?”孟陽眼中有光芒一閃而過,但很快又皺起眉,“可我們九尾界域讓誰去?”

黑影擺手:“這個你不用擔心,不是有你師妹嗎?”

孟陽垂眸,笑了,“是,我倒是忘記了還有師妹在。”

這神秘人是孟陽之前在外出曆練之時,機緣巧合碰上的,可以說孟陽有如今的成就,少不了這位神秘人在背後的扶持。

孟陽眼中有殺氣沸騰。

“殷念,下次再見,必定殺你!”

……

回無上神域比過來的時候快多了,但大家的心情反倒是更沉重了。

孟老粗他們默默的走在元辛碎身後。

林婆婆歎了一口氣:“元神,殷念拜托你了。”

雖然元辛碎看著都能當她孫子,但是人家憑精神力都能壓製她,一句‘元神’自然當得起。

“老孟,你們隨我來,我有事要叮囑你們。”林婆婆神情凝重,殷念是魔族人這件事情,她得幫著壓一壓,讓這幾個跟她一起去空空海域的人不許亂說。

元辛碎抱著殷念頭也不回的直奔醉墨學院。

殷女正在外麵曬太陽。

見到元辛碎急匆匆的抱著個大黑坨子跑過來,她臉色不好看,“不是跟你說了,有事冇事彆往我這兒跑?弄的我跟你很熟一樣……”

元辛碎一把掀開了黑袍。

露出裡頭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殷念。

殷女的話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