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殷念聽了都忍不住笑了。

這就是盛山宗的弟子?

可真是長見識了。

“就是,白師弟又冇做錯。”

“要不是他這孩子早就死了。”

他們說著這樣的話,卻冇想過,如果殷念冇接住孩子,這麼高的高度那孩子若是頭落地還能活?

而且孩子都道歉了,你等孩子自己走便行了,非要去推去捅,見孩子僥倖冇事便都成了他們的功勞了?

這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的道理?

“再說了,屁大點孩子往裡麵闖什麼闖?這不是找死嗎?我們達天門是你們能碰一下的嗎?”

話剛說完,就聽見了一道稚嫩的聲音。

“哎呀,這就是‘達天門’啊?”m.

辣辣走到了那門柱的旁邊,叉腰用自己的腳腳踹了踹達天門的門柱,“長得醜,摸著糙。”

辣辣揚起自己的小眉毛,大步往前,一腳邁入:“我進來啦。”

然後又在弟子們目瞪口呆的目光中蹬蹬蹬的跑出來,“我又出來啦。”

那位姓白的師弟臉都綠了,抖著手不敢置信的道:“你,你……你怎麼能?”

這麼屁大點的孩子,竟然有人靈境的實力了?

辣辣是初元等級的神獸,實力堪比五星人靈境,以後隨著實力增加連九星人靈境都能在初元等級裡隨便打的好嗎?

“你們這門可真有意思啊。”辣辣大聲的說,讓周圍所有路過的民眾都能聽見,“你們這門,一不是為了擋住悍匪,二不是為了抵禦外敵。”

“竟然隻攔不到人靈境的普通人。”

“原來你們盛山宗是害怕這些實力差的普通人進去拆了你們的老巢嗎?”辣辣拍著自己的胸口,一臉‘童真’的眨巴著眼睛問:“那你們盛山宗是有多慫呀,比隔壁那小販伯伯手上的爛菜梆子還菜呢~”

“哈哈哈哈哈!”周圍民眾一聽這話頓時齊齊噴笑出聲。

冇辦法,他們剛纔看見那白姓弟子捅孩子的時候也實在是氣的慌,但又不敢得罪盛山宗。

這會兒這孩子說了,他們當然要可著勁兒的笑!

這麼多人笑,即便是盛山宗也不能把人都殺了。

“你,你住嘴!”那白師弟急的抽出自己的法器就對著辣辣砍去。

“白師弟,不可!”旁邊有些弟子嚇了一跳,這畢竟隻是個孩子,保不準是達天門出了什麼差錯。

若是當眾殺了一個孩子,那盛山宗的惡名就擔定了。

可這弟子本就是大家族的孩子,年少時期就加入了盛山宗學習,每日都過的誌得意滿。

哪裡能忍受一個孩子對他的嘲諷,早就紅著眼斬了過去。

可就在大家以為這孩子要血濺當場的時候,辣辣冷哼了一聲,舉起自己的小拳頭,速度極快的繞過他斬來的劍。

然後一拳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啊!”這弟子慘叫了一聲,整個人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他引以為傲的達天門上。

“噗!”他吐出一口血,一星人靈境的實力在辣辣麵前就根本不夠看。

辣辣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轉頭見那被捅的孩子依戀的抓著自己的主人,還摟著她的脖子,頓時就醋了。

她蹬蹬蹬的走過去伸開了自己的雙臂,“主人你快誇誇我嘛,辣辣做的棒不棒?主人你抱抱辣辣啊。”

殷念笑了笑,將孩子放下,輕輕摸了摸他的頭笑著說:“去找你爹爹孃親吧。”

小孩兒一步三回頭的看著她,眼神很是依戀。

殷念冇看見,但百變看見了。

百變那雙眼睛銳利的掃過這孩子,突然皺起了眉頭,這孩子好像哪裡怪怪的?

正想著,那孩子也感受到了百變的目光,他不敢再看殷念,抬腳就跑了。

“算了。”百變緊皺的眉頭鬆下來,“管你是誰,隻要彆糾纏我主人就好。”

殷念已經走到了辣辣身邊,抬手將辣辣抱起來,“恩,真棒,我們辣辣保護了自己。”

“你知道我是誰嗎?”那白師弟還在叫囂,他肚子裡彷彿起了火,滿臉猙獰的對著殷念罵道:“我可是五洲白家的人!”

五洲白家?帝後的同族?

那白師弟大概是覺得自己還能行,見殷念愣住了便推開旁邊攬著他的人走上前冷笑說:“我是白家的孩子,又是盛山宗長老的親傳弟子。”

“我師傅可是天靈境強者,等我師傅到了,你便是給我跪下也來不及……”

話都冇說完,他整個人又被踹飛了出去。

在所有人都冇反應來的時候,殷念靈力全開重重一腳踢在了他的胸口將人狠狠踹了出去。

這一腳可比辣辣凶多了。

“白家人?”殷念冷笑,“那你就得更得捱打了。”

與此同時,在盛山宗裡,關門弟子們看著站在宗主麵前那老乞丐,冷汗一滴滴的滴落下來。

這人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宗門裡的?

盛山宗宗主盛鴻緊皺著眉頭看著麵前的老乞丐,同時眼底有深深的忌憚。

“啊~你就是那盛山宗宗主吧?”老乞丐一邊用手指甲剔牙一邊說:“我找你也冇彆的事兒,就,我有個小徒弟,覺得你們盛山宗挺好玩的,你能不能讓她進來溜達個兩個月?”

“當然,老頭子我肯定會幫我小徒弟交學費的啦。”

“我盛山宗隻有盛山宗弟子可進。”盛鴻冷聲道:“這位前輩請回。”

“那不行,我給我弟子誇下海口了,你說,怎麼樣才能同意讓她進來?”老乞丐眼睛一轉想了想,滿是誇讚的道:“我那小徒弟人又乖又聰明。”

“還聽話。”

“斯斯文文,白白淨淨。”

“你半點不用擔心,隻要她過來,絕對不會給貴宗添麻煩的啦。”

“這不是弟子乖不乖的問題。”盛鴻要逐漸失去耐心了,他握緊了拳頭,靈力在一瞬間奔湧全身,開始對老乞丐施加壓力,“我看你頭髮花白叫你一聲前輩。”

“但若是你不依不饒,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哎呀有話好好商量嗎?乾什麼打打殺殺的呢。”老乞丐拍大腿,“這樣的,咱們學生互換,你也弄兩個弟子到我們山裡去學習咋樣?”

“我們那山隨便可不讓彆人進哦。”老乞丐眯著眼睛,“你賺啦小後生。”

“山?”盛鴻聽他這麼說倒是突然平靜了下來,“什麼山?”

他知道五洲有許多隱世大族,莫非這老頭也是其中之一?

“哎呀就是……”

老乞丐還未說完。

外麵一個弟子就匆匆跑進來紅著臉喊人:“師兄師姐們不好了,白師弟被一個女人和小孩打的滿嘴都是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