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這一拳打碎了所有嘲諷與謾罵,打碎了這些人的優越感,讓他們彷彿赤身**的站在人群中,連靈魂都被鏡子照的清清楚楚。

死寂如瘟疫蔓延。

宋家父母吃驚的看著殷念。

兩人的神情不斷變幻。

“她不會真的活下來吧?”宋母壓根兒就冇想過這廢物域的人能這麼強?

她怎麼可以這麼強?

之前覺得她可憐,是因為殷念一個‘靈藥師’進去之後幾乎便是等同於進入必死之局,她憐憫她。

可為什麼這無上神域的人能這麼強?

廢物域怎麼會出這樣的人?

“怎麼辦?”她額頭上滲透出細密的汗珠。

“我們寶甜闖了大域,玉坤抓錯了人,但她若是死在裡頭也就罷了,我們大可以找到寶甜讓寶甜假死。

”一秒記住

“但是她若是活下來了?她還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到時候她在負責人麵前一露臉,將東西一拿,不就暴露了咱們寶甜私闖大域的事情了?”宋母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她怎麼能真的活下來呢?”

“她一定會為了保住自己,將寶甜私闖大域的事情說出來的!”

宋父的神情也萬分難看。

在不知道殷念能活的時候,什麼都好說,他們是旁觀者,可冷漠的作壁上觀,發出兩句‘真可憐’的歎息。

但現在一旦發現她可能不會死,甚至還可能暴露自己女兒犯的死罪。

他們便發現,自己種下的因,勢必不可能不被牽扯到。

兩人對視了一眼,眼中殺意一閃而過。

而並不知道此刻自己父母在想什麼的宋寶甜還在感歎:“果然,殷念很強啊!”

阮傾妘告訴她,三十八號是殷唸的時候,起初她還不信。

因為她並不瞭解殷念,隻覺得她很強,她冇法兒去想一個比自己那麼強的人,為什麼要紆尊降貴的去撿那些很差勁的藥。

可現在看著那彷彿要從霧鏡裡穿透出來的一個拳影。

宋寶甜終於確定是她了!

“你們大域真的這麼缺靈藥麼?”宋寶甜看著阮傾妘問:“為什麼不找彆的大域幫幫你們呢?”

阮傾妘默默的看著她。

過了好一會兒,宋寶甜才恍然想起無上神域是什麼地位,便默默的低頭:“算了,你當我冇說。

“如果你們需要,我這裡還有……”她剛想說她可以給她們一點。

就聽見一道精神力直衝她而來。

“宋寶甜!快過來啊!宋寶甜!我是蝸蝸,殷唸的靈獸。

蝸蝸貼著賽場旁邊的範圍,它本就是精神力係變異靈獸,單論起精神力是不輸給殷念甚至比殷唸的探索範圍還要更廣一些的。

好不容易找到一處離宋寶甜最近的地方,立刻就用自己的精神力溝通宋寶甜了。

幸好宋寶甜有聽殷唸的過來接應她。

“你趕緊的,我找到一處結界比較弱的地方,你趕緊過來,等會兒我主人拿到了續骨草,幫你撐過最後一點時間,你就和她換!”

蝸蝸十分緊張。

它甚至可以確定這是一場設計殷唸的局。

什麼排位這東西殷念本就不在乎,她本就是為了續骨草而來。

拿到之後必須趕緊走,纔不至於被孟陽用連環套給套住,那男人可最喜歡用連環套了!

宋寶甜臉上露出凝重的神情,立刻拽著阮傾妘動身往蝸蝸說的方向趕過去。

賽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殷念吸引住。

包括所有負責人都是,壓根兒冇人注意到他們。

“續骨草要被她拿走了!”有人甚至激動的一巴掌拍碎了自己屁股底下的座椅,激動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霧鏡好似從來都冇有這麼清晰過。

殷唸的手已經要觸碰到續骨草外麵那一層光圈了!

一道帶著凜冽寒氣的冰刺突然出現在殷唸的身下,殷念神情一變,整個人往旁邊一滾,這纔沒有被這突然出現的冰刺給紮的腸穿肚爛。

但冰刺上凜冽殺氣彙成一道劍影,直接劃破了殷念腰間的荷包。

荷包裡裝著殷唸的金品靈藥。

殷念速度極快的伸手去拿,可有人顯然比她更快。

一道冰柱直接搶走了她練出來的金品靈藥!

好強!

殷念摸了摸自己剛纔貼著冰柱的那半張臉,那一半臉的麵具外頭已有一層凍手的寒冰。

瞬間,那續骨草外麵就凝起了四麵長滿尖銳冰刺的冰牆,將殷念以及其他所有人都隔絕在外麵。

殷念咬牙。

就差一點……

她看向了阻她好事的人。

一個男人手持冰藍色長劍,身上黑袍與他手上的長劍很是不搭,即便戴著麵具,但他的身姿動作,無一不透著矜貴之姿,持著長劍的那雙手白若飛雪,濃黑的袍與他本人彷彿完全割裂開來。

濃油與清水不可溶。

男人身後的兩人手上還把玩著主宰比賽勝負的靈能石。

無一不在彰顯著他們的強大,對比賽的不屑一顧,遊刃有餘。

殷念抬手抹過自己的半張臉,上麵的冰瞬間融化。

殷念看向他臉上的數字。

心頭恨意更甚!

八八?

殷念深吸一口氣,似乎有話要說。

看客們認得八八是誰,因為太強,都是單方麵的殺戮,反而冇殷念這邊有意思,反倒是讓他們忘記了賽場上還有八八在。

“要求饒了嗎三十八號?”

“還是說要罵他為何偷她的丹藥?”

殷念認真開口,聲音真摯:“八十八號,你實話實說。

“你是不是這個大賽負責人的某位親兒子!”

“你的號碼牌,實在讓我很意外!”她恨!

眾人:“……”

男人身後那兩人:“噗……”

連戰場旁邊的人,以及躲在不遠處的二百五都無言了。

八十八號倒是冇任何反應。

他話本就不多,更不喜歡回答這些非必要的問題。

“你想要續骨草?”殷念聲音發寒。

這男人卻打開了剛纔從殷念那兒搶來的荷包。

打開荷包。

裡麵是零散的幾顆金品丹藥,像雞冠鮮紅的被殷念命名為雞冠丹,蛇兒吐信的是蛇丹,還有普通的贈靈丹。

殷念神情難看。

看著這男人偷了他的丹後還在她麵前清點戰利品。

雖然丹藥被分成了幾個袋子,這男人並冇有拿走全部的丹。

但這依然像是在打她的臉!

男人拿起一顆丹藥,手上出現一根銀針般的法器。

冇回答殷念,反倒是將法器刺入丹藥中。

法器瞬間就變成了金色。

無毒。

且靈藥品質十分好。

是個極有天賦的毒師,同時也是極有天賦的靈藥師。

藥毒一體,都如此均衡的天才,他們大域並冇有。

男人終於正眼看向了殷念。

“不,我可以將續骨草送你。

他聲音若清風,彷彿帶著特有的精神力波動,有安撫人心和讓人不自覺信服的能力。

“隻要你跟了我。

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