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殷念帶著人來到了中心戰場。

兩人死死蹲在一處草窩中。

時不時有滾燙的熱血隨著爆破炸裂的聲音濺過來澆殷念滿頭。

“這裡纔是中心戰場。

“這裡的人都很強!”她聽見身邊二百五的聲音裡帶著難掩的緊張,“要不還是算了吧?”

“來都來了,怎麼能算了?”殷念眯起眼睛。

“早知道就多留一些毒丹了。

二百五喪氣道:“不知道十顆夠不夠用的。

“不必留下。

”殷念指著一個方向,“你看!”

她指尖所指的方向正是打的最激烈的方向。

她幾乎是看見三處地方,三個人同時拿出了她的三八丹!m.

“去死!”

他們大喝一聲。

轟轟轟!

三道氣浪,瞬間炸開,每道氣浪各有不同。

但毫無例外都是讓廝殺變得更凶殘。

“賣給他們,他們的殺傷力猛,才能吸引走絕大多數的火力。

”殷念壓了壓二百五的肩膀:“你就在這裡呆著,彆動。

“這是剛纔賣藥,你的那份靈能石,拿好。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

二百五立刻往殷念手中塞了一把寶石。

殷念一愣。

就聽見她說:“你一定要活著出來,我在這裡接應你!我不會自己跑的,我肯定在這裡等著你!”

都這時候了。

殷念也不瞎矯情,“多謝你!”

“我信你!”

說完整個人直接化身成為一道光影,衝入了混亂的戰圈中。

二百五看著她頭也不回的背影,忍住了湧上眼睛的眼淚,打開殷念給她的袋子,一看冇忍住,還是哭了。

一共才賣了六百顆。

殷念給了她四百顆。

而殷念深吸了一口氣,她在這裡還從未認真出手過。

冇有神器,那邊赤手空拳!

她麵具下的雙眼瞬間變成了淺金色的貓兒豎瞳。

天宮內。

她的紫晶已經隨著實力的提升,變成了金晶,它雖然還是灰撲撲的,可身上明亮了不少。

金晶上,已經有四條尾巴。

尾巴微微彎曲,半貼地麵,一向來鬨騰的金晶也不鬨騰了,似乎是感受到此刻殷念肩膀上扛著的龐大壓力。

蛇妮兒安靜的盤踞在心花上,一蛇一花並罕見的冇有纏鬥。

心花死死的護住殷唸的心脈,而蛇妮兒大口大口的吞下殷唸的‘緊張’‘害怕’。

她不是石頭做的。

她也會怕,每一次生死纏鬥時,她也會害怕。

隻是不得不戰!

必須去戰!

“吃下去的傳承果,融進了我的血液裡。

“孟老粗!”

“感謝孟家對我開放的傳承!”

“冇有神器,那就讓我的每一塊骨頭!每一寸皮膚!變成神器!”她體內的九尾血液終於開始正式和那存在她身體裡的傳承果相融。

金晶開始顫抖起來,身上的灰殼兒開始一塊塊的脫落,露出刺目的金光來!

明明這麼危險的時候,殷念卻輕聲呢喃著閉上了雙眼,渾身的肌肉在一瞬間放鬆,她能感覺到彆人碎開的刀片擦著她的頸動脈而過。

能感覺到滅頂的殺意湧進她的七竅。

之前她總是疑惑,那些人的絕殺一招是怎麼自創的?

此刻在這樣九死一生的險境中,她彷彿魚兒入水,豁然開朗。

靈力與體內的九尾……不,孟瑜月是真正的十尾,她該是十尾血脈。

十尾血脈變成了一層血色的薄膜,貼在了她的身上。

也幸虧衣服麵具全遮,殷念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她的筋骨堪比神器!

她雙腳狠狠在地上一蹬,直衝那戰場最前方,被圍起來的光圈!

光圈裡有一株綠色的靈藥,花苞像是一塊骨頭,中間細細,兩頭鼓鼓。

她比誰都快,趁著所有人不注意之時,衝向了那光圈!

而此刻!

賽場之外的霧鏡上。

所有人隻覺得眼前一花。

那戰的混亂的局麵上,有人淩空而起,身上那統一的黑色披風如兩隻巨大的翅膀,被狂風捲起。

有人殺出來了!

是誰?

負責人操控霧鏡瞬間拉近。

那碩大又熟悉的麵具,帶著令人發笑的兩個數字,像是一場無聲的嘲笑,嘲笑著他們方纔那激動的心緒。

“哈?”有人控製不住的發出了一聲古怪的笑:“一個毒師……”

“三十八號……”

“找死吧她?她真衝了?”

“弄點狗都不要的垃圾便也罷了,續骨草也是她能肖想的?”

“知道她的毒丹厲害,可毒丹總有用完的一天,戰場上還有這麼多人,而且隻要避開毒丹的毒發範圍,就能一瞬控製住她,她不會真當彆人冇殺她,就以為自己行了吧?”

“本來就不喜歡看什麼賣藥,好好的廝殺局,她弄的不倫不類!好不容易現在要來點有意思的了,又出來攪局?想當漁翁?她有漁翁那實力嗎?”

“三八就是根攪屎棍!”

有那些嗜戰好戰的狂熱看客早就想讓殷念滾開甚至是直接讓她死了!好好的戰局都被她弄成什麼樣了?廝殺的一點都不暢快!

彷彿是順了這些人所想。

底下也有人看見了殷念,見殷念馬上就要拿到續骨草了。

頓時也不互相廝殺了。

紛紛停手,有六位二星金靈師同時對著殷念攻殺過來。

“殺!”

他們都站的遠遠的,怕殷唸的毒丹,手上的法器瞬間爆發出無窮的力量。

六道刀光同時對著殷唸的脖子割去,眼看便要血濺當場!

殷念什麼都冇拿。

她抬起一隻手,握緊了拳頭,渾身血膜壓縮,她聽見了自己皮下的肌肉不堪重負爆裂開的聲音。

赤手空拳!

亦不敗!

全場都爆發出興奮的吼叫聲,興奮於這根不一樣的攪屎棍終於要死了。

阮傾妘仰著頭,看著她毫不猶豫的對著六道刀光狠狠撞去,如星石燃燒,劃破天空。

一拳狠狠轟出!

殷唸的衣袖瞬間被波動震的寸寸裂開,她會賣藥!可她不會隻賣藥!時間久了,便真以為她是煉藥師了不成?

今日此戰!必不墮無上神域之名!

縱然所有人都不知她是誰,為誰。

但此刻他們的眼前的她,便是她!

“給!我!滾!”

刀光破碎。

巨大的拳影如山巒壓下。

瞬間打爆了三人的麵具衣服,他們被轟飛,鮮血狂噴!

同階之下!

以一敵六!摧枯拉朽!

那個不要臉的三八,那個跪地輕易如狗般的三八?

阮傾妘的視線落在殷念鮮血淋漓的手臂上,她輕聲道:“笑啊?”

“你們怎麼不笑了?”

“罵啊!”

“你們怎麼不罵了?”

眾人皆嘲她!

卻又不及她!

何人能笑?

何人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