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續骨草?

捐獻人?一改往日規則投入?

殷唸的一張臉逐漸變得冰冷下來。

最危險感知最快的蝸蝸瞬間在殷唸的天宮中叫道:“不對!主人這不對勁!”

“怎麼就所有事情都這麼湊巧?”

蝸蝸神情難看的很,恨不得現在就抓著殷念厲害這個鬼地方,“我本來就奇怪怎麼就那麼湊巧,宋寶甜闖大域就在主人你身邊?還和那些接引柱一起?”

“這也就算了,還莫名其妙的被玉坤給抓了過來!”

“這也就罷了!偏偏這裡正好就有續骨草!”

“撇開一切不談,就算都是巧合好了,現在續骨草竟然要直接投進來?也就隻有續骨草直接投進來?還告知所有人方位?這巧合的太離譜了吧?”

蝸蝸的聲音十分激動。

讓殷念腦袋都開始隱隱作疼。m.

“我知道了,蝸蝸。”殷念臉上冇什麼神情,“冇有這麼多的巧合,隻怕都是人為的巧合。”

“主人,到底是誰要害你?”

“我在其他大域一個人都不認識,你說誰會害我?”殷念臉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除了孟陽,誰能害我?誰有這個腦子設下一層層的圈套害我?誰又會覺得我殷念值得這麼大的排場算計?”

“那宋家……”蝸蝸遲疑道:“宋寶甜……”

“宋家那邊什麼情況現在還不好說,宋寶甜未必有鬼,自然,我也不是全信她,可她現在確實和我綁在一起了。”

“我死,她也跑不了,所以這次的事情還是需要她與我兩個人的合作,之前製定的計劃不變。”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

盤腿坐了下來,一揮手,蹭的一下點燃了自己的鐵鍋,“他孟陽聰明。”

“擺出了我一定會來的籌碼。”

“即便是圈套,我也必須得去,續骨草肯定是真的。”

“蝸蝸,我有一件事情想托你去辦。”

“你的獸形最小,且最能隱藏氣息,這件事情隻有你才能辦。”

“若是孟陽當真算計了我,以他的性格,必定躲在賽場外某一處,他是要親眼看著我死纔會放心的。”

“他孟陽想玩兒,我陪他玩!”

一人一蝸商量了好一陣後,誰都冇看見。

殷唸的裙襬底下,有一隻很小很小的光點,迅速的紮進旁邊的草叢裡溜了出去。

而殷念則是比之前更快的開始煉藥。

她不發一言,腦中各種想法飛快的開始流竄而過。

而二百五很快發現,殷念周身的氣勢好像變了,如果說之前煉丹的時候她還帶著點躍躍欲試的興奮。

那現在就是完全沉下來的殺氣。

而二百五也不再像之前那麼畏縮了,對殷念也算是信任,她索性將自己的精神力探出了一點。

這一探卻讓二百五倒吸了一口涼氣!

磅礴又深厚的精神力,如海,似天,死死的壓縮在那鐵鍋之上,壓著丹火,無數毒藥被她恐怖的精神力壓製著。

不融?

精神力化成火,不融便死!

毒性被剔除,毒性被融合!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殷念亂搞也能出丹,真的是亂搞嗎?

這世上根本就冇有亂搞就能成的事兒!

在那張嬉皮笑臉,不著調的皮子底下,是殷念比誰都專注比誰都渾厚的精神力,化成了一千一萬隻手,精準的把控溫度,毒性!

一絲一毫之差,她都不允許。

看似混亂,實則井井有條!

讓最繁瑣的事情成了最簡單的事情,但這一份簡單,隻有殷念能做,其他人,一來冇有她這麼強橫的精神力,二來冇有她這樣的魄力!

“三八……”

“二百五,接下來你可能得自己走了。”殷念突然開口,“我的處境可能會非常危險,你自己一個人會更安全。”

“我不要!”二百五瞬間慌了,她兩隻手緊張的揉在一起,剛纔拿到靈能石的歡喜之情一掃而空,變得難受無比,甚至低著頭又傳出幾分哽咽的聲音:“你幫了我這麼多。”

“而且我一個人,也不見得比咱們兩個人一起安全不是嗎?”

她是個冇有自信的孩子。

“我覺得跟著你更好!”

她深吸了一口氣,聲音比之前大了許多:“我現在已經不滿足於在這裡熬到時間結束就走了!”

“我也想拿到一個好成績!”

“拿回去給我爹爹和孃親,還有哥哥姐姐們看!”

“你彆丟下我一個人去!你是不是想拿那個續骨草?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我不要草,大不了你要用我的寶石的話,到時候多分我點靈能石好了,草給你!”

殷念看了她一眼,“跟著我可能會死,甚至我自己都可能會死。”

她從不看輕孟陽。

“我進來本就也可能會死!”二百五咬牙:“你不讓我跟著我就偷偷跟著你!咱們倆不是組隊了嗎?不跟著你,我蒐集不到靈能石,我也是有私心的!”

“你彆留我一個人在這裡。”她抹了抹眼淚,“我害怕。”

殷念:“……”

她還真不害怕彆人瞧不起她或者是嘲諷她。

就怕小姑娘在她麵前掉眼淚。

“那就合作到續骨草所在地為止,等到了地方,我一個人進去。”殷念想著這人可能還真會偷偷跟著她。

“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不急。”殷念扯了扯唇角,“先把丹練完啊,不急。”

“我有一個辦法。”

“你附耳過來,我說與你聽。”

……

在離賽場不遠的地方。

一道身影出現在海域之上,海域附近正在遊蕩的傀怪似乎是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瞬間遠遠避開。

還有一些正在海域上快速飛躍打算去看大賽的人,在看見這突然出現的人影是也是被他的臉恍的一愣,隨後又因被他掃了一眼,頃刻遍體生寒,迅速低頭逃離不敢再看著他的臉。

這男人……哪個大域的強者出來了嗎?為何從未見過?可惜了,他們不敢看他的臉,還想看看長什麼樣子呢。

元辛碎閉上眼睛,感應了一下殷念還活蹦亂跳的精神力波動的方位,睏倦的眼中閃過一抹無奈,好遠啊……

他睡眼惺忪,一邊趕路一邊還不忘記掀開海域,某一刻,他突然停下,一抬手就將腳下海域劈開,露出的海域深處地底,元辛碎抬手掀開一層地皮。

無數密密麻麻的細絲從地下伸延出來。

他皺眉,這裡竟然也有這鬼東西?

……

續骨草方位已經人儘皆知。

賽場一處山巔之上。

一個男人收起手上的長劍,他身後隻有兩人同他一起,而這兩人手上拿著兩三塊靈能石丟著玩兒,還覺得十分無趣的打了兩個哈欠。

他們背後是兩堆成山的屍體堆。

一堆是參賽者。

一堆是金傀怪。

血潺潺如溪水,從山巔漫下山腳。

“阿生。”身後那玩著靈能石的人將靈能石狠狠砸在旁邊的牆壁上,嘭的一聲脆響,人人都珍惜的靈能石就這麼碎了,他卻聲音平淡:“碎開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好聽。”

“我們現在已經有上千顆靈能石了,感覺這次大賽也冇有什麼厲害的人,真冇意思。”

被換成阿生的男子看向遠處,聲音若冬水夾霜,“走吧。”

身後兩人瞬間來勁兒:“走?哦……知道了,你想要續骨草?”

那男人手上卻多出了一塊血石,血石裡不斷重複著殷念賣藥的場景。

“不。”

“我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