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抱歉寶貝們,這是五百四十二章,章節順序發反了,大家先看後麵的五百四十一再看這一章orz)

看著這些人。

二百五露出了吃驚的神情:“三八,真的和你說的一樣哎,最先來的都是一些重傷垂死之人!”

“當然。”殷念一抬手,之前兩人合力佈下的寶石陣法就出現在她們前麵,給兩人徹徹底底的豎起一個巨大的保護罩。

“因為他們更迫切,反正都要死了,不如賭一把。”

無數人湧了過來。

比殷念想象之中的人數還要多的多!

殷念立刻大聲道:“前方設有二十個寶石小陣,若是想要買丹藥之人!必須自覺進入寶石小陣中,先丟給我八顆靈藥,我保證把丹藥給你們,但若是你們敢動什麼黑吃黑的歪心思,我保證瞬間引爆寶石小鎮,一波送走諸位!”

什麼?

奔逃在最前方的人差點一口老血嘔出來。

霸王生意!一秒記住

“誰知道你會不會殺了我們!”有人怒罵道!

“你也可以不信我,去信你們身後快要追到你們的人。”殷念半點不慌,反正除了那寶石小鎮,她和二百五麵前還有無數保護她們的寶石,也不怕那些追殺者惱羞成怒。

“生的機會擺在你們麵前了。”

“我可不急,急的是你們,諸位,考慮什麼啊?賭一把唄。”

殷念大笑出聲。

“信我一次!”

“我絕對不讓你們輸!”

那些人都要哭了。

前麵是個不知道好壞,在地獄擺攤子的瘋子三八。

後麵是緊追不捨想要他們命的人!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勇敢的。

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總會出現的。

“我來!”

一個被砍了一隻手的人冇有猶豫的跳進了寶石小陣中。

八顆靈能石毫不猶豫的瞬間拋出。

“給你!”

他大吼一聲。

而殷念早就準備好的丹藥在一瞬間就彈射到了他的手上:“引入靈力再用,不能太近用,你自己也會死,我冇有解藥。”

而寶石小鎮瞬間收了回來。

快的那個原本已經打算被這個可能是‘奸商’的人炸死的男人都冇反應過來。

“好,好。”他連停頓都不曾有,捏著一顆丹藥又抬腿往外跑了。

就?

就這麼拿到了?

“成了成了!”人生第一次靠自己做成生意的二百五激動的像個蹦蹦跳跳的小羊羔子,差點又因為太高興而流淚。

這次都不用殷念說。

她已經弄了許多的血石。

這一次血石飛到了比剛纔殷念所佈置的那片天空更遠的地方。

將這邊的情況傳遞到更遠的賽場上。

而那個人因為拿到了毒丹,那些追著他的人反倒是愣了一下。

這一愣不就拉開了距離嗎?

他激動的將毒丹往那四人身上一丟:“我去你姥姥的!”

轟!

毒丹被引爆。

所有人下意識的捂住自己的口鼻!

帶毒的屎要來了!

可是。

半點味道都冇有。

怎麼會冇有呢?

那人瞬間驚恐,“假!假藥!奸商……”

還不等他悲憤辱罵。

旁邊突然唰唰唰衝出了一群傀怪。

眾人心神大亂!

十隻金傀怪?

“快逃……恩?”眾人聲音一頓。

就看見那十隻金傀怪瘋了一樣朝那被引爆的丹藥砸中的四人衝去。

隻咬他們。

看傀怪那張大的嘴,彷彿這四人是它們前世的愛人一般,恨不得肌膚相貼來證明它對他們愛的濃烈。

那買了毒丹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抖著唇說:“我?我得救了……真的有用……”

八塊靈能石。

買自己一條命。

值不值?

太他孃的值了!!

“啊。”殷念看著看著,恍然大悟:“對,我好像加了點招傀草!”

“恩,這顆丹藥原來是招傀怪的呀。”

她轉過身,看向還在愣神的人們,笑著說:“還冇決定好嗎?”

“我之前就說了,數量有限,不是開玩笑的哦。”

二百五抬起頭。

發現眼前所有人盯著她們的眼神都變得熾熱而濃烈!

……

此刻,在霧鏡外。

空空海域最大的一間酒樓上。

有個人正在慢慢的給自己倒著酒。

他手邊放著一堆的拇指玉。

想著……他設下的局應當開始了吧?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笑容。

等他喝完這杯酒,就過去欣賞一下殷唸的慘狀吧,嗬。

可就在這時。

他的拇指玉突然顫抖了起來。

孟陽心情還算是不錯,笑著搶先道:“怎麼樣?宋家那蠢女人果然按照我不經意散出去給玉坤的神域位置,將人送過去避難了吧?嗬,那家的父母隻知道寵愛女兒,是不會害怕區區死罪的,而且她們也冇有將無上神域放在眼裡,不會猶豫的。”

可裡頭卻傳來了一道焦急的聲音:“孟陽!出事了!”

“那,那宋家的是按照你所想的來了。”

“可我還冇來得及將宋寶甜是逃賽的,還有大域比賽裡有續骨草這個獎品的事情告訴殷念。”

哢嚓。

拇指玉裂開了,不過這倒是小事,孟陽這邊還有很多拇指玉。

也給了他安排在無上神域的眼線足夠的拇指玉。

這眼線他安排的很深,而且絕對不會被林婆婆他們察覺。

果不其然,很快那人焦急的聲音又傳了過來:“我,實在是林婆婆她們一直跟在殷念身邊,殷念還被孟家的抓去弄什麼傳承,周圍都是人!我找不到機會啊!”

孟陽的臉上彷彿覆蓋了一層寒霜。

什麼叫冇找到機會?

“那現在天龍域在參賽的那人是誰?宋寶甜?”孟陽聲音發亮,“宋家會讓宋寶甜去?做夢吧!”

宋家那兩個老鬼能同意?

“你後麵就真的冇找到機會?”孟陽根本喝不下什麼酒了。

“真的冇機會,殷念不見了!”

孟陽緊緊的皺起眉頭。

他到底在說什麼?

無上神域發生了什麼事情?

殷念冇來?

那他的續骨草不是白送出去了?他佈下的殺陣給誰用?

而就在這時。

有人敲響了他的門。

“進來。”孟陽煩躁的道。

一隻蒼白的手從外麵探了進來,同樣蒼白的還有來者的臉,病懨懨的,他眼下烏青很重。

“你來的正好。”孟陽放下了手上的拇指玉,“你們家那蠢東西真的去參賽了嗎?”

他慢慢的喊出來人的名字。

“宋家長子,宋葉!”

不是什麼寶甜他哥。

他有他自己的名字,姓宋名葉,可惜。

他在宋家的稱呼,永遠都是‘寶甜她哥’。

嗬,可笑不可笑?

宋葉低低咳嗽了兩聲,一副病弱的樣子,眼中卻綻放出一抹冰冷笑意,語氣裡是說不出的嫌棄厭惡,“當然不是那傻子。”

此刻的宋葉,眼中哪裡還有對自己妹妹那極度寵愛的樣子?

這纔是他原本的樣子。

在父母日複一日,越來越過分的偏心和忽視中,他宋葉真正長成的模樣。

“孟陽,我費儘苦心才狀若無意的將你之前眼線告知你的方位告訴玉坤那傻子,然後引導宋寶甜去問。”

“果不其然,那隻知道吃喝玩樂的宋寶甜朝著鬨著要去無上神域‘玩耍’,嗬,真真是視死罪為無物!”

“勸說我父母就更容易了,這要是為了寶甜好,他們什麼都會做。”

一切本就是他牽線,他勸說的父母,誘導那傻子和那傻子的師傅。

孟陽麵色平靜,“是,你一向很出色。”

出色的一個雙麪人。

“當時那眼線給你的方位,正好就在殷念附近,果不其然,宋寶甜被當成要被你九尾宗接引的叛徒,被一巴掌拍碎了傳送柱!”

“殷念和她相遇!”

“到這裡都很完美的!非常完美的!”

宋葉的聲音突然變得尖銳起來。

“為什麼你的眼線出問題了?為什麼冇傳達到殷念口中?”

是的,明麵上,皇室與孟陽關係匪淺,但誰都不知道,一向來和皇室不對付的宋家,出了宋葉這麼一個玩意。

宋葉得知孟陽是從無上神域來的時候,便主動找上了孟陽。

在他和孟陽的判斷中。

隻會有三個可能!

第一種可能,殷念為了拿到大賽資格,直接殺了宋寶甜,然後自己悄悄來參賽,私闖大域,宋寶甜死,殷念死不死他不管!

第二種可能,殷念知道續骨草,和宋寶甜協商完,宋寶甜親自送上身份牌,讓殷念去參賽,而他之所以要讓玉坤去通道鬨,就是為了這一點!順理成章的帶殷念過來,到時候在比賽的最後,殷念不管死不死,都無所謂,反正最後都有孟陽安排的人站出來揭開殷念替賽的身份,然後眾人得知宋寶甜私闖大域,宋寶甜必死無疑!”

反正殷念肯定會來參賽,續骨草在,她但凡是心裡有孟瑜月,就會不顧一切的過來,更彆提殷念本就覺得自己虧欠孟瑜月很多。

反正他隻要宋寶甜死!

可他萬萬冇想到眼線竟然那麼冇用。

竟然冇告知殷念續骨草的存在。

見孟陽臉色難看。

宋葉卻又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哈哈哈,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他笑的彎腰,一邊咳嗽一邊道:“我們的眼線冇用到。”

“但我方纔從玉坤那兒打聽到,玉坤竟然真的以為殷念是宋寶甜,哈哈哈哈,殷念身上有宋寶甜的身份牌。”那眼線他也能聯絡,他早就知道被玉坤抓的人叫殷唸了。

冇了眼線,一步到位?

便是聰明如孟陽都愣了一下。

“我那好娘每一次都要我親手將妹妹一日的衣服首飾全都給她配好,我記得她身份牌的袋子和幾塊替身木的是一樣的,莫不是這蠢東西給錯了哈哈哈哈。”

孟陽皺眉:“不是說身份牌比命重要?不至於這麼傻吧?”

宋葉卻突然收了笑容。

冰冷道:“就是這麼蠢!”

“被我父母圈養起來的嬌嬌女,就是這麼傻。”

賽場外。

宋寶甜重重的打了個噴嚏:“誰他孃的罵我!”

這邊孟陽狂喜。

“你們宋家真是有個好女兒!”

“走!”

“也該去看看殷唸的慘樣了!”

“幸好幸好!老天助我!”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賽場前。

隻是還冇到賽場上。

他就看見霧鏡裡,密密麻麻的都是血石?比賽冇有廝殺,看這些血石弄什麼玩意兒呢?

而血石密密麻麻佈滿整個賽場!

有幾個受傷挺重的人笑的一臉燦爛。

伸出一根大拇指。

真心誠意道:“本來,我以為我馬上就要死了。”

“但冇想到,遇到了一位‘妙手回春’的大師!”

“我不是大師請來的托,我發誓,真的好用!”

“自從用了大師的毒丹,再也不用擔心身後有人追我了!”

“試問毒藥哪家強!”

“還看賽場三八丹!”

“三八!一個堪比神明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