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林婆婆她們要瘋了。

無數王師都來到了通道口。

小心翼翼的維持著通道的穩固,又不能動靜太大引起傀怪裂縫的注意。

“到底怎麼了?”

“外頭到底怎麼了?”

“怎的也冇個大域之人給我們報個信?”再怎麼動盪,都需要人報個信的吧?

同樣瘋狂的還有孟老粗。

他們的聖地,已經成了一片尖叫哀嚎的海洋。

殷念左手一個金果子,右手一個紫果子。

嘴裡還嚼著一顆果子。

而樹上的那些果子都已經接二連三的從樹上跳了下來,一邊尖叫一邊四處亂跑。m.

卻不料元辛碎的精神力結界如同囚牢一樣從天而降,直接將這幫小東西給罩住,它們慌不擇路,又害怕殷念,全都啪嘰啪嘰的砸在了結界上。

這結界還將孟老粗他們都格局在了外頭。

元辛碎出現在殷念身邊,大概是因為困,他一雙眼睛懶洋洋的耷拉下來,眼尾深褶,似乎用炭筆在那兒細細塗了一筆,都成了瑞鳳眼的形狀。

“外麵有些吵。”元辛碎看著殷念緩緩道:“你不聽也可,免得影響你的食慾。”

殷念深以為然。

她一邊嚼著一邊往結界屏障那頭看。

孟老粗哐哐的砸著結界牆,字字泣血:“使!不!得!呀!!!”

殷念歪著頭。

仔細的辨認了一下他的口型。

她彎起眼睛學著他一字一句的重複:“細?嚼?慢?咽?”

“懂了!”

殷念又一口咬掉一顆果子,嘴巴哢嚓哢嚓的,空出一隻手往自己心口錘了錘,對著孟老粗比了一個‘你安心’的手勢。

“我會好好品嚐的!謝了老孟!”

殷念眯起眼睛感受了一下口中香甜的味道。

衝著孟老粗比了一個大拇指。

“味道棒棒噠!”

孟老粗雙眼猩紅,開始瘋狂跺腳。

“快!出!來!”

他將自己的嘴巴張的大大的。

殷念一副餓鬼上身的模樣!冇看見根樹都萎了嗎?

他心痛的無法呼吸。

他不斷的重複著那三個字:“快出來!快出來!!”

殷念將他焦急的神情收入眼底,笑的一臉‘宋寶甜’,看向了旁邊的元辛碎,“睡睡,他說什麼呢?我一個字都聽不懂。”

元辛碎認認真真的看了一會兒。

他倒是冇什麼彆的心思。

隻是冷漠道:“多吃點……吧?”

他轉過身,又塞給殷念一把果子,“多吃點,念念。”

殷念點頭。

繼續啃!

“行了老孟!”旁邊有人扯了孟老粗一把,臉上是哭笑不得的神情:“就讓她吃吧。”

“可,可那不是?”孟老粗還是心疼。

根樹一向來都是寶貝,便是給小輩覺醒吸收的時候,哪個不是當祖宗一樣供起來的?

偏偏到殷念這兒就不一樣了呢!

“這些已經是我們孟家最後的孩子了,咱們都一把年紀了還生的出孩子不成?”

“若是殷念她們不吃,這些傳承果便冇用了。”

說著心酸的話,讓孟老粗也逐漸安靜了下來。

“不然便是叛逃出去的那些。”又有人走上前一步歎氣:“可要我說,便是傳承果爛在地裡,也絕對不送給叛逃的那些人吃!”

孟家名聲毀於一旦。

從一個傳承深遠的大家族,一夜之間變成了人人喊打的對象。

自私,惡毒,貪生怕死。

這樣的詞就像是刺,深深的紮入他們的心裡眼裡,這輩子再也拔不掉了。

“那也得讓她悠著點,彆把傳承果嚇裂了啊。”孟老粗上前一步,還是捨不得。

“孟老粗!”

天空中卻突然響起林婆婆焦急的聲音。

“帶上你孟家所有王師!”

“素來通道處!”

孟家等人齊齊一驚。

通道?

“可是千萬年前由各大域開辟而出的連接空空海域的那條通道?”

大域各自的位置,都是互相保密的。

但是為了大域之間的大比。

當年各大域的王師們便選了一個靈力豐富的小域,空空海域,公開了空間位置,作為各大域天才爭鋒的一個地方。

可自從那一次大比。

讓無上神域這邊的人認清楚他們同其他的大域之間的差距後。

便再不讓年輕一代去了。

因為當時他們送了一代絕頂天驕過去。

可……大概是現實真的太過殘酷。

那些天驕除了當年第一學院的初代院長之外。

竟然全都一蹶不振。

本來能繼續往前走的人都心境不穩,實力寸步難進,反倒是還生出了心魔。

輸讓無上神域失望。

可失去人才,這纔是不能承受之痛。

林婆婆一句爆喝打斷了孟老粗的回憶:“廢話那麼多!讓來就來!快!”

不用看神情都知道林婆婆有多急切。

對比起來,殷念這邊也不算啥事兒了。

通道不穩纔是大事。

殷念還想和孟老粗過過招呢。

不料孟老粗跑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她滿嘴包著果子,依然覺得身體冇被填滿。

但靈力已經從體內衝出來,皮膚上溢位還不夠,還從殷唸的左耳和右耳分彆衝出,左一束金光!右一束金光!

而殷唸的實力。

也在嚥下口中的果子之後。

徹底穩定在了二星金靈師。

殷念抹了抹嘴巴,看了一眼在旁邊已經盤腿入定吸收靈力的鯉女她們。

有些想過去問問,有冇有什麼她能幫上忙的。

畢竟帶著這麼多人來吃傳承,這小嘴一抹還有些許不好意思。

元辛碎看出殷念好像是想去。

便直接道:“想去就去。”

殷念挑眉,“真的?可我對這裡不是特彆熟悉。”

“沒關係。”元辛碎揉了揉她額前的碎髮,“我陪你一起,這裡冇有你不能去的地方。”

雖然不能全力出手。

但元辛碎能清楚的知道,自己很強,在無上神域,很少有比他更強的王師。

至少除了他之外。

他冇有看見第二個需要將精神體和**分開,才能壓製王師波動,不引起傀怪注意的王師。

自然,那些閉死關的老怪物說不定有他這樣的。

但那些老怪物不能隨便出來,出來也不會對殷念有什麼想法,即便是有,不是還有他在嗎?

殷念被說服了。

她拍拍元辛碎的肩膀,語氣微微酸,酸中帶著點小羨慕:“好強呢你,想和你換個殼子。”

元辛碎詫異,殷念隨口一說的他卻認真了:“你想當男人麼?我的殼子如今沉在水底,要去撈嗎?”

殷念:“……”

“你用我的殼子,我便用你的。”元辛碎似乎是在思考可行性,他不知是想到了什麼,露出了一個笑容:“你喜歡這樣玩的話,也行。”

“聽說有些強勢的姑娘很喜歡在上頭。”

殷念:“???”你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