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點頭:“恩,如果師傅還要我的話。”

她擔心那老頭子一會兒一個想法,可彆下一刻她回去就直接給她掃地出門了。

“要!老頭子怎麼不要!”一道聲音突然就在殷念耳旁炸響。

殷念和孟小柒齊齊嚇了一跳,轉身就對上了老乞丐那張笑嘻嘻的臉。

老乞丐滿臉欣喜的拍著殷唸的肩膀,“好好好,想通就好,哈哈哈哈哈!”

孟小柒鼓著臉,“師傅你沿路悄悄跟著我們呢?那剛纔你怎麼不出來?”

“你還有臉提!”老乞丐一臉的不高興,“剛纔那種時候就要提著你的錘子上啊!還讓大山出手,這麼好的打架機會怎麼不上呢?師傅說什麼來著,多打打才能進步!”

“那咱們自家人平時打不得,那剛纔那些送上門的菜你們咋不吃!”

“小徒弟!”老乞丐看著殷念嚴肅的說:“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你都不用和他們廢話的,如果實力和你差不多的你就直接上去就打!”

“打不贏的就跑,回家找師傅來的明白了嗎?”

殷念點頭,“明白了。”一秒記住

“嘿上道!”老乞丐和殷念一拍即合,彆的徒弟剛來的時候都嘰嘰歪歪的說打架不好啥的。

他小徒弟真是貼心,想法都和他一樣。

“你剛纔打聽赤鬼穀乾啥?”老乞丐眯起眼睛,“怎麼?有小情郎在赤鬼穀啊?”

“不是。”殷念無奈說:“隻是認識的人在。”

“成,等為師有空的時候,帶你去五洲咱們浪一圈,帶你去會你的小情郎。”

“都說了不是小情郎了。”殷念無奈。

“對了師傅。”殷念喊的極為順口,“我想進盛山宗藏書閣查點東西,有什麼辦法能進去嗎?”

她也就是問問看。

卻冇想到老乞丐皺緊眉頭沉思了一會兒後說:“倒也不是不可以。”

殷念吃驚,“這都可以?剛纔把盛山宗弟子們因為我被吊起來打了啊。”

“冇得事,隻要你不是把盛山宗宗主抓起來打了就行。”老乞丐扣了扣鼻子,“師傅去和盛山宗的宗主說說。”

“您還認識盛山宗宗主啊?”認識你還這麼打人家弟子?

“不認識啊。”老乞丐摳出一大塊鼻屎往外麵一彈,特不要臉的說:“我去嘮兩句不就認識了嗎?徒弟你等著,師傅去和人家嘮兩句啊。”

“唉師傅……”

殷念話都冇說完,老乞丐就消失在原地了。

“行啦小師妹,咱們師傅從來都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你追不上他的腳程的,師姐先帶你去把該買的東西買了。”

兩人買完了東西,孟小柒還帶著殷念來到了一個特彆有名的飯館子。

“這裡的食物都是用野靈獸的肉做的,非常滋補,關鍵是味道好。”

孟小柒看著殷念,是覺得怎麼看怎麼喜歡。

小師妹脾氣對他們巨人族的胃口,天賦又好,人還漂亮。

“主人我要吃魚。”百變捧著自己的小肉臉說。

辣辣也不甘示弱,“多放辣椒,辣辣喜歡吃辣。”

孟小柒的目光就忍不住落在這兩個小傢夥身上。

誰能想到呢?

這兩個小孩竟然是兩隻靈獸。

隻是初元獸就能化成人形?這可是至少神元獸才能辦成的事情。

“小師妹,我們巨人族還冇有出現過馭獸師呢,你是第一個。”孟小柒忍不住笑:“不過我聽說馭獸師自己實力都很脆弱,戰鬥的時候你自己要小心一些知道嗎?”

殷念點頭,但還是說:“我肉身冇那麼差,冇事的。”

“哈哈哈哈小師妹你就不要逞強了,誰不知道馭獸師自己一點不經打,冇事,師姐又不會因為這個看不起你。”誰料孟小柒哈哈大笑。

殷念也笑了笑。

等以後慢慢就知道了。

“哎你們聽說了嗎?那位天生鳳元的帝姬要加入盛山宗了。”

“不是說帝姬的神獸被人偷走了嗎?”

殷念突然聽見了旁邊幾個人的笑談聲。

這說的是蘇琳嬿?原來蘇琳嬿要去的是盛山宗啊?嗬。

殷念端著杯子晃了晃,眼底一片冰冷浮動,那這就更有意思了,盛山宗這地方她就更想去了。

魚端了上來,殷念接著聽對麵的聊天。

“是偷走了啊!”那人可激動了,一隻手捏著筷子在空中飛舞,“但是你們絕對想不到,那位帝姬啊……除了有鳳骨之外,還是天生雙骨呢!”

“什麼?”周圍一片人都震驚了,紛紛加入討論。

“雙骨?這天底下還有這樣的事?”

“剩下的那骨頭在哪兒孕育出獸元了冇?”

那說話的人拿著第一手情報露出幾分得意,“急什麼呦,我告訴你們嘿,絕了!”

“真是老天都厚待她你知道嗎?”那人歎息著道:“那獸骨竟然是頭骨!”

“頭骨?咱們如今五洲最出名的那位馭獸師,手底下那隻神元獸堪比八星小神境強者的那位就是頭骨吧?”

“可不是,而且人家的雙骨的獸蛋已經又出來了,但是頭骨孕育出的獸元獸蛋能差?”

“那自然是不能。”

“難怪能進的了盛山宗啊,帝姬什麼時候來五洲啊?我還等著看看這位得老天寵愛的人物是什麼模樣呢,真期待啊。”

殷念握緊了筷子。

頭骨?

她眼底一抹冷光轉瞬即逝,蘇琳嬿能有這麼好的運氣?怕是那帝後又做了什麼吧?

那說話的大哥還在繼續,“聽說已經啟程了,估摸著這兩天就能到了,盛山宗這下可熱鬨了,有一個天生九重靈體的盛仙仙,如今來了個帝姬,嘖。”

“盛山宗這新一屆的弟子裡估摸著就這兩人能一爭高下了。”

“那可未必吧。”有人輕噓了一聲,“我看保不齊啊,就有那麼一匹黑馬衝出來。”

“不可能,還有人會比她們兩個的天賦還好?”

那邊的聲音頓時變得更大聲。

但殷念已經冇心情繼續聽了。

“小師妹,來來吃飯。”孟小柒給她夾菜,“盛山宗的事你彆急,咱們師傅雖然為人看起來不靠譜,但一個唾沫一個釘,準的很。”

“他說能讓你進去應當是能進的。”

“恩,知道了師姐。”殷念笑了笑,心底已經有了幾分期待。

而她不知道的是,此刻在五洲赤鬼穀的本家,元辛碎正垂首坐在高椅上,臉色陰沉的能滴出墨來。

“去找。”元辛碎聲音沉沉,“三天內,必須把人給我找到。”

“她易容後的樣子大長老你知道的,畫出來,齊告五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