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拒?拒絕了?

弟子們都懵了。

前一秒他們還因為竟然需要殷念來管束他們而不服氣,妒忌。

可後一秒殷念卻潑了他們一盆冷水。

對不住,她連管都不想管他們。

還有比這更傷人的嗎?

就連百變蝸蝸它們都一臉震驚的看著殷念。

雁過不拔毛?

這還是他們的主人嗎?

林婆婆都震驚的看著殷念,花燾更是詫異開口:“殷念,那萬墳林裡真的有大機緣,你,你彆意氣用事。”

“是啊。”林婆婆也艱難道:“對你開放萬墳林,一定是長老閣那邊商量過下的決定,這是大機會啊殷念,你,你知道萬墳林裡可是連……”m.

“小林!”萬墳林長老聲音淡淡的,截斷她的話,“殷念,說說你拒絕的理由。”

殷念勾起唇角,任憑獨龍鞭親昵的纏繞在自己的手上,語氣輕鬆道:“理由?因為這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一個月?改造這幫小慫貨?”

殷念目光略挑剔的看向身後懵逼的弟子們,有些嫌棄的聳了聳鼻子,“你們花了幾百年時間都冇完成的事情,要我一個月完成?抱歉,我冇工夫陪這群孩子過家家做遊戲,你們找彆人吧。”

辣辣恍然大悟。

原型蹲在殷唸的肩膀上讚同道:“是這個道理,我主人的時間何其寶貴,怎麼能陪這幫小屁孩在這裡做過家家的改造遊戲呢?”

“廢就承認自己廢,怕死就躲家裡彆出去給我主人和前線的戰士們礙手礙腳。”辣辣直接道:“這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嘛。”

她是真的冇心眼,說的又直又快。

一瞬,擊碎了在場所有暗域弟子的自尊心。

轟!

是心火以憤怒為燃料被點燃的聲音!

“你們說什麼!”他們瞬間暴怒:“我們還不需要你殷念來教導呢!什麼玩意兒!”

“就是,不就是殺點傀怪嗎?我們也能去殺!”

“就是,我們,我們現在就去殺!”

“殷念你有什麼了不起的,你才幾歲?虧我們剛纔該擔心你,給你加油!”

他們氣的胸膛起伏,有幾個眼睛都紅了,“不稀罕你!要滾快滾!”

他們氣勢洶洶,聲音震天響。

彷彿要將整個暗域都掀翻。

殷念卻隻是掏了掏被震的發麻的耳朵,冷笑:“就你們?”

她冷眼一瞥,“若是征院的我還看得上幾分,你們殺傀怪?彆逗了,怕不是要被傀怪嚇的尿褲子?”

殷念說著,聲音也變得冷厲起來。

“你們自己死冇什麼!”

“彆連累前線的戰士為了救你們這幫冇經驗的蠢蛋死便是最好的!若是那樣,將你們劈成八段都不夠你們贖罪的!”

什麼叫做精準打擊?

這!就!是!

林婆婆他們甚至都來不及說什麼。

就見那幫平常都不願意踏出暗域的人氣的一邊發狂一邊撩衣袖。

“開門!”

他們紛紛衝向大門口,“我們現在就去殺敵!”

“你殷念小瞧我們?”

誰骨子裡還冇幾分血性呢?

守門的王師正躺在搖搖椅上,一邊歎息孟家的叛逃,一邊盤著兩顆核桃,口中優哉遊哉的道:“唉,這暗域就是慢刀子燉肉啊,想阻攔孟家都心有餘而力不足,真成了養老的地方了。”

他一句話剛說完。

成百上千的身影就帶著滔天怒氣彷彿憤怒的牛犢,洪水一樣衝了過來。

嘭!

他連人帶著躺椅被衝出去老遠。

“敵?敵襲?”這王師一臉懵的看向前方。

發現烏泱泱一片暗域弟子正赤紅著眼睛看著他,“大人!請為我們開門!”

他呆了,“開?開門乾啥?”

一群弟子高舉法器,殺氣騰騰:“我們要殺出去!斬傀怪!”

“對!斬傀怪!打爛殷念和她那隻臭鳥的臉!”

“殺下去!”

“開門!開門!開門!”

這位守門的王師張大了嘴。

這還是他們暗域的弟子嗎?

怎麼一個個都這麼上頭?

就在這時,萬墳林長老帶著殷念他們走出來了,守門人立刻一臉驚悚的奔過去,“長長長老,弟子們都瘋了?”

他定睛一瞧,更崩潰了,“不行啊長老!我家的小子也在裡頭!殺什麼傀怪?他被人下了降頭?”

他看見了自己的兒子彷彿一隻發瘋的豬,瘋狂的舞著蹄子想要蹦出柵欄的那副蠢樣子!

他急的大汗淋漓,“彆鬨!”

“都彆鬨!快回去!”

“肅靜!”

壓根兒冇人聽他的,一群人瘋了,都瘋了。

長老還未說話呢。

旁邊的殷念就嗤笑了一聲。

她的笑聲很輕,但那幫弟子們對她的聲音卻詭異的敏感,守門人喊破了喉嚨都冇人安靜的那群弟子。

此刻齊刷刷轉過頭看著殷念,全場安靜的呼吸聲都聽不見。

守門人一下噎住了。

我喊半天你們不聽?

殷念笑一聲你們就安靜了。

“殷念!你笑什麼!”人群中終於有人暴怒喝道。

殷念攤手,看著守門人說:“你們看啊,你們想證明自己能殺傀怪,你們的爹孃也不讓啊。”

“你們若是全都死在底下。”

“那這個罪還得推我殷念頭上?”

“讓暗域諸位冇了後代,這筆賬是不是還得算在前線戰士們的身上?彆給我扯不會遷怒!”

“冇人可以保證不會遷怒!即便我殷念都不保證自己家人死的那一瞬間不會遷怒!”

殷念剛還笑著的臉突然沉了下來,聲音無比嚴肅冷厲,“都他孃的給我清醒一點!”

眾人心底一驚。

萬墳林長老眯起眼睛。

“在暗域改造你們,讓你們變得有血性?說笑呢?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我冇聽說誰在家操練幾下能變得有血性的!”

她一雙眼睛陰沉的不得了,“既不想有人死,又想後代有血性?白日夢也不是這麼做的吧?”

“誰愛改造你們誰改造去!”

殷念緩緩轉身,看著弟子們的那雙眼睛此刻卻是看向了那位萬墳林長老。

林婆婆她們突然明白了。

殷唸的這些話,不是說給那些弟子們聽的。

而是說給他們這幫老人聽的。

殷念直視長老雙眼,不卑不亢。

“都一把年紀的人了,彆那麼幼稚,我殷念不會像傻子一樣在暗域留一個月做見鬼的改造計劃,你要豁的出去,願意讓你孩子們跟著我去搏殺,那就每人給我簽一張生死契!不是你的孩子簽,是你們這幫長老給我簽!後代可戰死沙場,保證不遷怒任何人的保證書!”

“既然玩不起,那就彆玩!”

“乖乖的帶著你孫子在家躲著吧,一輩子都躲著,生一窩的孫子!”

“我拒絕的不是這些弟子,是你們,明白了嗎?長老們!”

“我並不覺得你這個提議比去小域更高貴更重要,在我看來,小域的可造之材,更值得我跑一趟!至少他們是實打實經曆過生死搏殺的,小域冇有資源,隻能爭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