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眸光猛地一亮。

就聽見林婆婆對她招了招手道:“過來,我與你細說。”

林婆婆又轉身對兩位老人拱手,“驚動兩位前輩了,兩位回去休息吧,辛苦兩位鎮守。”

兩個老人點頭,離開之時還看了殷念一眼才走。

這殷念……就是暗域弟子說的,由花家和林家那兩個老妖怪親自下去指點靈術的人?算那兩個老東西的半個弟子了吧?

厲害啊。

懟的孟老粗啞口無言。

孟家……唉。

兩人看了孟老粗一眼,搖頭歎息。

而殷念則是跟著林婆婆進了一處房間中。

林婆婆給殷念端了一杯茶,溫聲道:“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想與更多強者合作,人多力量大,我們也是這般想的。”

“實話告訴你,你們學院的那些王師前輩,其實說是在閉關,但其實他們真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找大域,想同那邊商談一下傀怪的事情,我們宗門這幫老不死的,嘴笨,冇你們學院那邊的會說話,就讓他們去找大域,我們負責給底下的前線製作靈藥和神器什麼的。”

“這麼些時間下來,還真讓我們找到了幾個大域。”

聽到這裡,殷念卻冇有興奮。

因為林婆婆的神情看起來並不輕鬆。

果不其然,林婆婆神情越發難看起來,道:“但那幾個大域,對我們無上神域的態度隻有一個。”

“無上神域,弱!”

殷念瞳孔狠狠一縮。

“大域不與弱者結交,讓我們走遠些,會不會被傀怪吞冇,便看運氣。”

無上神域,弱?

殷念握緊了拳頭。

心中覺得荒謬。

林婆婆見她的眉毛都擠成一團,倒是笑了笑,“對,我們當時就是你這神情。”

“我們不甘心啊,便罵了那邊的人。”

“那邊幾個大域便提出了一場比試,說任意等級,我們出三人,他們出三人,比三場,看看什麼情況。”

“說若是百招之內不能敗我們,便出手幫我們擊退傀怪,不是互相合作,是出手隻幫我們,你說,他們狂不狂?”

殷念眼神凝重,真誠無比,“是狂,遠不如我謙虛。”

“……”

說到激動處的林婆婆冷不丁被殷念這句話噎了一下。

她瞪了殷念一眼,“嚴肅點!”

殷念委屈死了,“那時我們輸了?你們是不是讓暗域弟子去的?我跟你們說,暗域這邊不太能打,就得讓我們第一學院的去!我們第一學院……”

“去的就是你們第一學院。”林婆婆平靜的看著殷念。

殷唸的話戛然而止。

林婆婆一字一句,“去的,就是你們第一學院的人,你還記得你們第一學院的初代院長嗎?”

“就是她,去的!”

“能一手創辦起第一學院,留下的各種資源和師資力量,力保你們學院從創辦以來,便一直是第一把王椅的那位,驚才絕豔,舉世無雙的人。”

殷念怔住了。

初代?

那位初代?她曾經在淑女課程裡見過的初代?

殷唸對她是敬佩的,初代是大能者,兼濟天下心懷大愛的人。

不然創不出這樣的學院。

“你們的初代,是當時那一批人裡,最有把握同階無敵的人。”

“可她敗了,十招之內。”

林婆婆坐在了椅子上,肩膀塌了下來,看著有些垂頭喪氣,“冇有大域願意與我們結交,他們用實力證明瞭我們無上神域所處的位置,無上神域的人所能看到的天地太小。”

“我們自保都困難,他們有自己的大域自己的家,為何要往我們界域來送人?”

“殷念,若是突然出現一個大域,他們幫不了我們任何忙,卻需要我們這邊前線的戰士去幫他們和傀怪搏殺,而這些戰士裡,可能有你的孃親,你的朋友,你喜歡的男人,可能他們一去就再也不回來了,你願意嗎?”

“明明那個大域就算消亡,也根本影響不到我們,你願意嗎?”

殷念抿唇不語,唯有無儘的沉默。

讓她的朋友家人為彆人的故土戰死,她……光是想想就已心如刀絞。

“你看,其實都能理解,隻不過我們弱罷了,祈求人家無怨無悔的幫我們,彆做夢了。”

“我們也曾試過用資源去換,但人家也看不上。”

“我們覺得人族的人命貴,他們的族人對他們來說也是一樣的,他們的資源夠用,便不想讓他們的人來為我們而戰。”

“況且我們資源緊缺,自己用都不夠,如何打動大域?”

“你明白嗎?殷念?”

殷念沉默許久,緩緩抬起頭。

“我明白的。”她點頭,“我明白了婆婆。”

林婆婆鬆了一口氣。

林婆婆:“所以,我們是無法打其他大域的主意。”

殷念:“所以,我們得先打服其他大域才行的!”

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

林婆婆:“????”你真的聽明白了嗎?

她滿眼迷茫的看著殷念,從頭到腳都寫滿了‘我不理解’四個字。

而殷念眼神堅定。

站起身來,看著林婆婆道:“婆婆,初代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以前不行,不代表現在不行!”

“隻要我們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自己也很強,就可以合作!”

至於說希望他們大公無私的來幫你?

憑什麼?

你們的人命是命,人家的也是。

誰家的人都是寶貝。

殷念不做這些妄想,不合作,那是因為自己不夠強!

“實在不行,你們偷偷送我去彆的大域,要取其長處,我們無上神域才能進步不是嗎?”

殷念滿眼都是亮光,“婆婆,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事不宜遲,快告訴我怎麼才能去其他大域!”

“正好我去那邊淘淘有什麼寶貝!”

林婆婆目瞪口呆。

正激動著。

外頭卻突然有人敲了門。

“殷念!快出來!”是範小虎?

“我聽說,無上神域很多小界都要跑,要脫離我們無上神域,要去投奔九尾界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