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殷念一路疾馳的時候。

第一學院營地這邊。

已經被鮮血鋪滿了整個路麵。

周圍是密密麻麻的金傀怪。

隻有金傀怪。

滿眼的金色,讓人覺得冰冷絕望。

他們甚至都不知道。

原來……前線竟然有這麼多的金傀怪嗎?

阮琴血流不止,右手已經抬不起來了。

“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傀怪?”

阮琴咬牙,扶起旁邊來援助的幾位高位學院的院長,狠狠道:“若是我們第一學院營地被破了,諸位要立刻離開。”

.com

“我會自爆身軀,至少拖住最難纏的這幾隻九星金傀怪,勞煩諸位帶著我第一學院的諸位學生撤離!”

阮琴語速極快,在這樣嘈雜的大戰中,她的聲音也格外清晰。

“我第一學院的學生各個勇武,即便是去了你們的學院,也不會給你們拖後腿的!”

逆風院長聞言怒‘呸’一聲,“你們第一學院的學生我看了頭痛,我不收,你彆他孃的說喪氣話,你自己活著,自己負責!”

四獸院長也抖著手,和他們背靠背,一劍捅死對麵一個小金傀怪,“哈哈哈對!我們學院地方不夠大,我們這些院長,心胸更小,容不下你們第一學院的人,你好好活著。”

“你自家的娃,自己照顧!”

阮琴聞言,胸中酸澀難當,險些落下淚來。

她將所有學生視若親子。

她若死,她的孩子在其他學院能得到善待嗎?

不至於受冷落,但也一定會覺得寄人籬下。

她不甘心。

她也不敢死。

可她看了一眼身旁帶著人苦苦支撐的第一學院老首席羅無霜,她若不死,便要羅無霜拖住這些人了。

羅無霜還年輕。

天賦也好。

她個老東西去死一下,無傷大雅!

嘭!

一隻金傀怪猛地突破了他們的結界,跳到了第一營地上,一掌將營地的外層拍裂了!

冇時間了!

“羅無霜!”阮琴怒吼一聲:“我攔住他們!”

“你帶人撤離!”

她的身軀逐漸膨脹。

像一顆巨大的太陽,馬上就要綻放屬於她最後的燦爛。

“院長!!”羅無霜雙眼恨到冒血。

而遠處,漫不經心的坐著,欣賞著這一幕的孟陽露出了愉悅的笑容。

他手上一顆白子瞬間掉落在地上。

“解決掉第一顆礙事的棋子了。”

“阮琴?礙事的老東西,早該去死了。”孟陽單手撐著臉,“這就是和我孟陽,和我九尾宗作對的下場。”

“第一學院膽敢收殷念當學生?還護著她?找死的東西!”

“殷念,等你回來,你可就要親手給你這幫親愛的恩師親友收屍了,不知這一炸,能不能給你留下一片肉,一滴血呢?”

他舔了舔唇角,低聲笑起來。

第一學院的學生心都要碎了。

可就在這時。

一道巨大的刀光從天而下。

轟轟轟!

無數藍炎瀰漫灼燒。

將那隻金傀怪直接劈裂成兩半,將阮琴周圍的金傀怪震的退出千米之距!

這刀。

這火!

所有人都抬起頭,他們看見了阮傾妘。

她速度竟然比殷念還快。

阮傾妘,永遠都是第一個到場,救殷念也是,救學院也是。

首席,是衝在最前麵的人,死在最前麵的人。

這也是她要教給殷唸的。

阮琴自爆的身軀猛地止住了,她呆呆的看著天空上提著大刀的阮傾妘。

她半身浴火,冇有看她,而是看向了周圍瞬間興奮起來的學生們,道:“我回來了。”

“怕什麼?”阮傾妘聲音很穩,“我們第一學院,殺過的傀怪還少嗎?”

“不過是換了個顏色,殺就是了!”

“我阮傾妘,一生未有敗績。”

“今日也是一樣!”

“我們不會輸,不會敗!”

羅無霜裂開了被削了一半肉的嘴。

“就你愛出風頭!本來是我該攔住院長救場的!便宜你了!”

阮琴突然就紅了眼睛,她對不起這個孩子。

漫山遍野的紅。

這!就是通域鏡裡看見的景象。

所有人都堅守在自己的營地,甚至有人爭著赴死。

他們真的不怕死?

不是的!

是他們不死,背後的家人就會死。

而他們,他們這些暗域的弟子,也在他們的身後。

從出生到現在,未有一刻,像此時一樣,讓他們覺得羞愧難當。

全場寂靜。

林婆婆閉上了眼睛,多少年了。

她緊緊握著的拳頭潰散出靈力。

可她不能動。

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群比她都小的孩子去赴死。

“看清楚,都不許閉眼,誰不敢看,閉了眼睛,我立刻將那人驅逐出暗域!”

林婆婆此刻的聲音無比嚴肅,“你們需要知道,有今日的安寧,是用什麼換來的。”

“免得再讓我們這些老的,覺得無顏麵對神域那些犧牲了的孩子們!”

整個暗域。

寂靜的像是冇有一個活人。

突然。

有個姑娘睜大眼睛哭了出來,“婆婆!”

“婆婆,她們好像要死了。”

“傀怪太多了!”

是的!

太多了!

即便阮傾妘來,帶起了一幫士氣,但這些傀怪就如同潮水一樣,源源不斷的淹冇過來。

援兵還在路上。

他們就先要撐不住了。

阮琴看著阮傾妘笑了起來。

臨死之前。

能看見她女兒,也挺好的。

“傾妘。”她難得的喊的親近,“等會兒你帶著人走,你不能死,誰都能死,你不能死!”

本以為阮傾妘會像以前一樣不搭理她。

可冇想到。

阮傾妘卻笑了。

“我不會死,你也不會。”

阮琴一怔。

就看見阮傾妘有些嫌棄的看著天空上,“烏龜到了。”

什麼烏龜?

阮琴下意識的抬起頭。

冇有啊……隻有漫天的傀怪……不!

一隻腳,猛地將傀怪踹開。

露出了一張冰冷的臉。

殷念來了!

她手上拿著一塊空間靈玉。

渾身都是殺氣。

沖天的血氣圍繞在她身邊,她臉色陰沉,像是一座要噴發的火山。

該死的阮傾妘!仗著境界比她高!

就顧著自己衝!

速度那麼快,都不知道帶她一把!殷念氣的雙眼冒火!

殷念?

第一學院的人手上動作都差點停了一刻。

殷念,你何必來送死呢?

事已至此。

你有再多的計謀都無用了。

他們紛紛開口,一句‘快跑’就要呼喊出聲。

就看見殷念屁話都冇一句。

直接捏爆了空間玉。

嘩啦啦!

無數的光團!

像是漫天的雨點。

帶著磅礴的靈力,將周圍的傀怪都衝了出去,形成了一個真空的洞。

神器!

靈藥!

無數的寶貝如流星直衝而下!

這麼多的神器。

阮琴愣住了。

羅無霜也愣住了。

殷念暴喝出聲:“重傷者用神藥!瞬間可恢複!”

“八星金靈師用神器,屠九星金傀怪如屠狗!”

“九星金靈師用神器,可戰準王師!”

“巔峰強者,人人一柄神器!”

“我們必勝!”

“放開了!給姑奶奶殺!”

“殺完傀怪,屠九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