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辛碎隻負責殷唸的安危。

而且他是精神體跟上來,除非必要的時候都不會開口,以免被暗域的人察覺。

但若是殷念需要他。

他隨時都會出來。

“兩域大門在前方,念念,先飛上去!”元辛碎立刻道:“放鬆!你我的精神力本就能共融,但是你的肉身還太弱了,估摸著隻能承受一瞬的精神共融,你要抓住機會!”

元辛碎是不能出來的。

他出來,就和蘇降一樣,會引發更多的傀怪出現。

暗域那幫弟子們隻聽見殷念突然發瘋一樣的朝守門人吼了句什麼。

然後守門人說什麼不讓她出去送死什麼的。

就看見一道光華瞬間沖天而上。

“那是殷唸吧?”有人用手擋著眼前的陽光,眯著眼睛驚訝問:“殷念衝上去乾什麼啊?”

也有人看著身後匆匆趕來的征院眾人,滿臉迷茫的問:“征院的,你們還和不和殷念打啊?”

“是啊,這咱們尊嚴掃地,你們都不挑戰殷唸了?”

征院可都是暗域大家族的人。

有不少花家和林家的。

“彆問我們,我們也煩著呢!”征院的人冇好氣的揮手。

天空上。

殷念緩緩閉上了眼睛,兩隻手一左一右抵在了那界域大門之上!

征院人瞪大眼睛,“殷念瘋了?她以為憑她之力能推開界域大門?”

征院為首的那個姑娘大驚失色,吼道:“殷念!界域之門會反彈!你會受傷的,快回來!”

“你這是怎麼了?有什麼話咱們不能好好說?彆鬨出人命!”

殷念卻對這些話充耳不聞,額頭筋脈隆起。

她感覺到一個半透明的身形,覆蓋在了她的身上。

耳垂上貼上了一抹溫軟,還有他溫和的聲音。

“念念。”

“我現在是你的了。”

他低笑一聲,“儘情用吧。”

殷念聽見了自己身體裡血液肌骨興奮到膨脹的咯吱聲。

她雙手猛地用力!

“開!!!”

征院等人都忍不住下意識閉上了眼睛。

完了!

殷念要血濺當場了!

隻是,下一刻他們好像聽見了一聲非常輕的男人笑聲。

轟隆隆!

大門……竟然被推開了一道縫?

聞訊趕來的林婆婆和花燾猛地停住身形。

他們看見了什麼?

殷念一個一星金靈師,打開了這個門?就算隻是一道縫,那也是絕對不可能的!

殷唸的口鼻中有血冒出。

元辛碎的聲音再一次在她耳旁響起,“念念!砸!”

殷念二話不說收回了手。

下一刻,握手成拳。

轟!轟!轟!

門被一點點的推開了。

當著所有暗域弟子的麵兒。

他們看見門縫變得越來越大,那邊出現了十分刺眼的強光。

他們呆呆的看著。

殷念那幾乎已經狂暴化的身影此刻和這道巨大的光縫融為了一體!

恍惚中。

他們覺得殷念將他們的天打裂了。

嘭!

最後一聲巨響。

兩道巨大的門猛地往兩邊彈開。

天地大亮!

除了征院的人,其他的王師後代其實都冇有出過暗域。

即便是非常偶爾的開一次門,也隻是門縫。

除了出去的那個人,他們並未看見什麼景色什麼人。

可今天,他們看見了外麵碧藍色的天,高飛的巨大靈獸,有戰火灰塵,混著血腥夾雜風裡,撲了他們滿臉,將他們的一雙眼睛映照的明亮生輝。

所有人幾乎是不受控製的往前邁了一步。

恰好這時候,身後有人大吼了一句。

“殷念!我陪你去!”是阮傾妘,“我是第一學院的人,若是第一學院不在了,我該同學院的大家葬在一起。”

林婆婆聞言神情猛地變了變,但忍住了,什麼話都冇說。

她的身後,是花念晴和範小虎他們。

“我們也陪你去!”

宗門那些人都來了。

殷念回頭看了他們一眼。

她眼裡有感激,但嘴上冇說也冇時間說,相信他們都看懂了。

殷念身上屬於元辛碎的精神力散去。

她直接化成了一道流光,如永不回頭的鷹,衝入了神域天空中。

暗域所有人都石化了。

“她……打開了門?”

“為什麼?”征院這些人不明白,“我不懂她怎麼打開門的,也不懂她為什麼非要打開門。”

林婆婆看著殷念決絕的背影,再看著花念晴他們絲毫不懼跟著一起飛出去的背影。

視線回攏。

她看見了自家一群後代,停在這大開的界域之門前,躊躇,畏懼,一步都不敢繼續往前邁。

她神情怔怔的。

“我們……之前的做法錯了嗎?”

或許。

不該強行留下這些孩子。

不該將他們保護的這麼好,這麼……上不得檯麵。

“給老孃起開!慫貨們!”征院帶頭那女人突然一聲暴喝!

“我倒是要看看殷念一幫人出去乾什麼!”

“走,征院的兄弟隨我入神域!”

他們大笑一聲,緊跟著殷念往外衝了。

林婆婆下意識的想攔。

卻被花燾一把摁住。

“算了婆婆,讓他們去看看吧。”花燾眼中有光芒閃爍,“之前他們殺傀怪也隻是在家附近的三境六洞殺,其實根本不曾去過真正的神域戰場。”

“我們將絕大多數的後代保護的很好,但……總得留一批拿得出手的。”

“隨他們去吧。”

“在這樣的亂世中,是狗還是狼,見血方能分的清!”

花燾說話。

猛地一揮手,那通域鏡就出現在所有弟子麵前。

“你們好像不知神域之苦,戰士之艱難,這一次,正好讓你們也看看。”

花燾臉上冇什麼神情,“你們睜大眼睛,好好看清楚這些人,是不是你們平常能侮辱的了的。”

暗域弟子們一聲都不敢吱。

總覺得好像要出事了。

殷念一個人單槍匹馬衝在最前麵。

暗域是好,暗域裡的靈力都更濃鬱。

但是她出了暗域,才覺得是回了家,縱然神域有千般不好,她也愛她的家,她的家人在五洲,五洲便是家,家人在神域,神域便是家。

若是有人動她的家和家人……

殷念眼中漫出滔天殺氣。

快一些!

再快一些!

再不快一些!

第一學院真的要被擊垮了!

她要殺回去!殺個片甲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