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林婆婆的神情就和好心給人家送吃的,結果被人家用粑糊了一臉般難看。

嘭!

林婆婆手上的靈玉被她捏的粉碎。

她抬起頭,整張臉陰惻惻的。

“嗬嗬。”她發出陰森的笑聲,“既然他不需要知道殷念就是孟陽的時候,那就彆讓他知道了。”

“讓他找去吧,嗬嗬嗬。”

殷念:“……”

這邊九尾宗的人真是有些毛病。

不過他們好像很喜歡孟陽啊?

但是!你們喜歡孟陽與我殷念無關!就九尾宗那幫人的尿性,等他們一到,感受到自己不是純血,是他們口中的‘雜血’不得分分鐘弄她?

不來好!一秒記住

彆來了!

林婆婆到一旁生氣去了。

花燾無奈的搖頭,“殷念,既然她說不了了,那就我來說。”

“你是不是很生氣,覺得我們暗域什麼事情都不做?什麼都不必付出?”

殷念點頭,很誠實的道:“自然。”

“那你可知道,你手上那迷天鬥,便是我們這裡的巔峰強者做好了想辦法送下去的。”

殷念一愣。

“還有阮傾妘的刀。”

“範家的小胖子,你現在修煉的那靈術也是我們這邊巔峰強者研發的,而且不是你們範家的巔峰強者,不巧正是我研發的。”

範小虎張大了嘴巴,花念晴瞪大眼睛,花家老祖宗,給範家都不給花家?什麼情況?

殷念摸著自己手上的迷天鬥,冇說話,但神情比剛纔好一些了。

“我們暗域是一體的,冇法出去殺傀怪,我們就用彆的方式彌補,神器,厲害的靈術,各種療傷和提升實力的藥,這些纔是培養是大批強者的根基,這些我們都在做。”

“而且我們弄出來的一些靈術,並不是非要傳給自己的後人,而是哪家人更適合,就給哪家,無償贈與。”

“而且我們做的必定是頂級的,這是人族能一代比一代優秀的一部分原因。”

“你們不相信我們,也該相信你們自己各家的長輩,他們也不是傻子,若我們真的自私,他們怎麼可能幫我們駐守三境六洞?”

眾人不語,紛紛看向殷念。

殷念不為所動,“但這也不是你們可以看輕神域的理由,不是你們的後代可以侮辱他們的理由。”

“你們出寶貝,神域的眾人出的是命。”

“要我來看,金山銀山都冇我的命值錢。”

但她的聲音平和了許多,冇有那種若隱若現的尖銳感了。

花燾聽了這話也不覺得生氣。

他看著殷念,太小一丫頭,他不會和這種小丫頭置氣,她年紀輕輕走到這一步,扛起這麼多人的希望,他心裡是很開心人族有殷念這樣的年輕人的。

“你說的不錯,我們不算是好的父母親。”

“隻是我們自己年輕的時候吃了很多苦,就希望自己的後代,能開心快樂。”

“以至於他們被養的血性全無,口無遮攔,因為從前不曾有神域的人上來過,他們又自視甚高,這是我們做的不對,從根源上就冇有好好引導這幫孩子。”

“以至於他們傻的驕縱,一些人更是心胸狹隘,貪生怕死!”

殷念緩緩的坐直了。

可那花燾卻露出了疲憊之態。

“可……可即便他們如此愚蠢,自大,短視。”

“那也是我們的孩子。”

“血肉至親,我們……我們……”他說不下去了。

但殷念她們都明白了。

他們深知自己的後代冇有那麼出色。

可那如何呢?是他們的後代。

人都是護短的。

“你們的到來說不定還算是一件好事。”

“給他們狠狠的上一課。”

“我代表花家,同你們說一句對不住,也說一句謝謝。”

“補償這樣如何,殷念你的我們單獨另算,阮傾妘的也是,其他人我們每人給十二件寶物如何?”

範小虎他們其實已經不想鬨了。

這是一位巔峰強者,他來同他們一幫娃娃認真道歉,而且也解釋了暗域的人一直在做的事情。

真鬨僵了。

底下得不到頂級資源補給,還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

眾人對視一眼,打算見好就收。

而殷念則是轉著眼珠子。

反正她的一件都不能少給他。

她自己留一件,剩下的分一半給學院,分一半給魔族。

她都已經考慮好了。

“那就這樣,殷念,你想要的我們已經很清楚了,阮傾妘姑娘,留下與我們談談。”

“諸位……諸位仍然可以挑戰我們的後代,規矩不變,但像殷念這樣的得控製一下殺心,我們也不想我們的後代被你們打擊的一蹶不振。”

殷念擺手,“好說好說,他們彆犯賤,我這人為人很和善的,絕對不會打擊他們。”

她站起來拍拍自己的裙襬。

“那我就出去了,你們慢聊。”殷唸的目光落在阮傾妘身上。

總覺得阮傾妘身上有秘密,而暗域的這幫人好像知道這個秘密。

不過她也不打算去刨根究底。

殷念大步往外麵走。

孟家人被‘孟陽’引出去了,挺好的。

她正好在這地方好好逛逛。

殷念出去,看見旁邊有個大館子,裡麵是濃鬱的獸肉。

殷念探出頭一看。

奢侈!

這靈獸的實力堪比金靈師!

殷念直接坐下來。

“來三盆!”說完又道:“記九尾宗孟陽的賬上,我的生死之交!林婆婆說了,可以記賬,會下去收的!”

這老闆是個準王師,不過是小族準王師。

聞言猶豫了一會兒,還是給殷念裝了。

殷念和兩個崽一人一盆。

她深深吸了一口。

可惜睡睡是精神體,不能吃,不然再點一盆。

好兄弟孟陽會給錢的!

殷念正掰開筷子。

前麵突然‘嘭’的一聲兩個人直接砸下。

是兩個暗域弟子。

“林家的,你非和我打不成?”打架了。

“嗬,當我花家怕你不成?”

呦還是兩大家的弟子。

兩人打的昏天黑地。

殷念一雙眼睛死死盯著他們。

隻見花家的大喝一聲:“花吞決!”

一朵巨大的花苞帶著恐怖的殺氣從地底鑽了出來。

林家的長劍揮舞,“千鋒殺!”

漫天都是劍影。

絕殺型的靈術!

還一口氣兩個?

殷念握緊了筷子,眼睛緊緊跟隨著他們的動作,周圍靈力的浮動。

一雙眼睛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豎瞳!

轟!

兩個絕殺靈術撞在了一塊兒。

差點將館子都轟碎了,要不是準王師出手護住,殷唸的肉都要被砸飛了。

“靈術非常好。”殷念肯定道:“就是用靈術的人差了些。”

算了。

和她無關,她還得給花家和林家一點點薄麵,不多點評了!

她美滋滋的重新拿起筷子,仔細的撇開前麵飛揚的灰塵,不管外麵打的昏天黑地的兩個人。

夾起一塊香噴噴的肉,終於要艱難的送進嘴巴裡。

一隻腳突然從後方襲了過來。

猛地一腳踹翻了殷唸的飯盆!

殷念整個人都僵硬了。

筷子還那麼拿著。

她轉過身。

是一隊穿著戰甲的人。

領頭的那人,渾身血氣。

他左手提著劍,右手還提著一顆傀怪的腦袋。

“你就是殷念?”那人俯視她道:“就你?在鬥獸場打傷我弟弟,還害的我父親被林婆婆斷了一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