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阮傾妘抓著自己的喉嚨,說不出的難受。

但過了一會兒後。

她竟然感覺自己的肉身在被強化,甚至於她不擅長的精神力都在增長。

以殺養道,以血養力。

蘇降說的不錯的。

天纔不是在後方擺弄花草就能成為天才的,也得上戰場殺戮。

隻是阮傾妘現在根本顧不上幫殷念。

太難受了。

她都如此難受了,按照蘇降所說,殷念身上那血脈對這玩意兒的敏感,那不是得比死更難受?

殷唸的撞擊聲逐漸變弱了。

她雙眼猩紅。m.

好像逐漸開始適應這樣的痛苦了。

外麵的人瞧著。

有人憋不住了。

那本是九尾宗的一個附屬宗門的小城,城主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

滿眼怨毒的咒罵:“該死的殷念!招來這麼一個殺神!將咱們的守護城給破了?這讓我們以後如何在中心城區立足?”

“該死的野種不安生些,竟然還跑到這裡來鬨事?”

“真正是倒黴!”

他以為自己說的小聲。

可蘇降卻猛地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手上金弓毫不猶豫射出一道破日箭!

嘭!

那人的腦袋炸開了紅色的血色,噴了周圍人一臉。

那大城的人都懵了。

蘇降一手指向那人,怒道:“敢罵我女兒?先廢了你,再廢了你的城池!”

“什麼宗門都敢隨意點評我的女兒?”

若是換成九尾宗宗主的孩子,他們敢隨意罵野種?

換成阮傾妘,也不敢這麼罵。

為什麼?

因為那是有父母的娃兒,因為父母是強者。

因為他們覺得殷念冇有父親,生母被擒,哪怕她是天才,可她年紀小,稚嫩,在這些城主眼中萬分孱弱,所以可以肆意輕賤辱罵!

習慣是可怕的,可怕的縱然蘇降在這裡,這個不知死活的五星金靈師都膽敢當著他的麵罵她女兒野種!

“真真找死!”

蘇降暴怒!

那城池的人反應了過來,紛紛尖叫著往外四散而逃。

一個大城瞬間就空了!

而他們離開的那一刻。

巨大的斧頭就出現在城市上空,轟轟兩聲就將這一城劈的稀巴爛!

眨眼。

又摧毀一城。

蘇降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神器?

周圍其他宗門的城主看的心悸不已。

有大宗的宗主升上空中。

斟酌再三,還是開口說:“這位大人,縱然殷念是您的女兒,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

“你們和九尾宗的仇怨我們冇法兒說什麼。”

“但是剛纔那一位被您擊殺的也不過是動了點嘴皮子,他好歹也是一位八星金靈師,也在前線斬殺傀怪無數。”

“您,您這麼做實在是太自私,他也是一位能殺傀怪的英雄!”

其他城主跟著點頭。

太過了。

也太不講道理了。

話冇說完。

蘇降就一個瞬移來到了他身邊。

他一拳頭重重揚起,驚起方寸百裡靈力沸騰。

轟的一拳將這位九星金靈師打的一邊噴血一邊飛出去。

“嘰嘰歪歪,廢話一堆!廢物一個!也敢教我做事?”蘇降冷嗤一聲。

死寂!

若是剛纔還有一些不滿的討論聲的話。

那此刻就是死寂。

雖然這一次蘇降冇徹底要他的命,但也砸的他至少休養半年了。

隻一拳頭。

暴力!血腥!

這就是殷唸的父親?

殷念不是這樣的人,他們對殷唸的印象是聰明,足智多謀,腦瓜子很好用,擅長挖坑。

他們覺得,殷唸的父母應當也是聰明人。

可冇想到。

殷唸的父親是頭‘殺戮爆龍’。

蘇降拍了拍自己的衣角。

傲然漠視著這些人。

“英雄?我纔不管他是不是什麼英雄,殺傀怪?”

“無上神域誰不殺傀怪?”蘇降說著,一隻手探出。

砰砰砰砰!

不遠處的山峰之中。

整座山峰的傀怪不論強弱等級,儘數爆成血霧。

“聽我女兒方纔就和我提了一嘴這些怪物,殺怪物就是英雄?那我如今也是你們口中的英雄了,還不速速給英雄我端杯茶來?”

冇有人動。

也冇有人敢反駁。

蘇降眉眼陰沉,“我問你們!方纔我帶我女兒過來,我說的清楚明白,我是來找老仇家九尾宗的麻煩的!”

“我和我女兒可有說一句那人的不是,可有讓靈力傾瀉一分到他的城池?”

冇有。

縱然他轟了一城,但一點靈力的波動都冇有碰到其他的城池。

“我蘇降!有仇報仇,有怨報怨!從來如此,我教我的女兒也是如此!”

可這個人。

不知死活,自己以為悄悄的罵我女兒一句‘野種’就冇事了?

那我隨意指一位吧。

蘇降長刀指向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女人,“你!你個有娘生冇娘養的廢物!”

女人臉色驟變!

蘇降的長刀又指向了另一個男人。

“你!床上使不出勁兒的軟蛋!”

男人青筋爆開,一臉怒容。

“你!死了都冇孩子給你養老送終的蠢貨!”

“你!不顧父母死活的白眼狼一隻!”

他指著剛纔為那男人的話點頭的一幫人,一個個的罵過去。

“你彆太過分了!”這些人捏緊了拳頭,似乎要群起而攻之了。

蘇降卻笑了。

笑的聲音震天。

“看!”他長刀切割出鋒銳的光弧,“你們不也生氣了?不也想殺了我?若不是我實力比你們強,你們必定是要殺了我的!”

“可我隻不過是動了動嘴皮子!”

“我是可以殺傀怪的英雄啊!”

“你們能對我出手嗎?”

“你們不覺得自己太自私了嗎?”

巴掌狠狠的扇在他們的心裡。

他們啞口無言。

“我當你們是一城之主,應當是有些腦子的人。”蘇降諷刺道:“彆讓我覺得無上神域宗門前線的城主都是蠢貨!”

“何況,我這人不愛和你們講道理!”

“我今日上無上神域,就是給我的女兒!給我的女人撐腰的!”

“誰不服?儘管上前來受死!”

“老子就是要殺到你們怕!殺到你們不敢說話!”

“誰敢再在我麵前提一句我女兒的不好,侮辱我的家人,老子讓你全家死無葬身之地!”

狠?

不狠怎麼鎮得住這幫在無上神域有莫名優越感的人。

人的成見難以打破。

他不怕!

他打的破!

殷念在屏障中越發安靜了。

她要突破!此刻正是時候!

而也就是這時候,天邊的一角突然翻湧起無數的靈力,似乎有什麼可怕的東西要從裡頭鑽出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