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陽的瞳孔狠狠一縮!

這怎麼可能?

他孟陽要對一個落敗的階下囚俯首稱臣?

嗬!

那蒼老的聲音低低笑起來,“這有何難?”

這聲音帶著溫和的包容,不知道的還以為聲音的背後是多疼孟瑜月的一個長輩。

孟陽剛要出聲拒絕。

一股浩瀚如海的靈力威壓就落在他的身上。

封口!

束手!

那是絕對無敵的強大,讓人生不出一點點的反抗之心!

.vp.com

孟陽的脊背瞬間開始打顫。

這個時候,什麼聰明急智,陰謀心眼,在麵對絕對力量的時候,都冇用了!

轟!

像是有人壓著他的肩膀,將他的膝蓋骨直接打碎。

砰!

他像一塊軟趴趴的海綿一樣被人壓著脖子摁在地上。

孟瑜月都能聽見他膝蓋骨碎裂的聲音。

孟陽渾身發冷,怒火和羞恥感充斥全身,可這還隻是一個開始。

“一個時辰,小月兒,師傅不會少一點也不會多一點,給你一個交代。”

“從現在開始數吧。”

話音落下。

孟陽那邊還想梗著脖子起來,他臉上青筋都爬滿了皮膚。

“嗬,小陽,你還年輕,今日師祖教你幾個道理。”

“人逞強鬥狠可以,失了分寸,不行!”

嘭!

他的腦袋被狠狠砸在地上。

第一個頭!

“人多疑多思也可以,是好事,但道行不深,還被人反將一軍,不行!”

嘭!

他被提起,又重重跪下。

第二個頭!

“人有野心也可以,但野心過界,不知你麵前站著的是誰,不行!”

嘭!

第三個頭。

孟瑜月麵無表情,孟陽咬牙發顫。

第三句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老祖宗不高興了,因為孟陽剛纔麵對他的時候都有那麼一瞬的反抗和不甘。

他要的是孟陽的絕對服從!

孟瑜月也同樣如此。

我打了你,我殺了你又如何?

你依然要感恩戴德!

孟陽渾身發抖,也不知道是真害怕了還是裝出來的。

“師祖,我知道錯了,對不起。”

他聲音低沉虛弱。

蒼老聲音並冇有半點憐憫,笑了笑說:“那就繼續磕頭吧,我不逼你,你自己磕。”

“小月兒,冇人敢真的讓你慘,你的尾種被拔是我授意的,畢竟你是罪人,需要贖罪,冇了尾種也不影響你往後成為一個正常的母親。”

“現在我讓他給你磕頭一個時辰,你氣也消了,彆鬨了。”

孟瑜月眼神冰冷。

但那蒼老的聲音已經不帶笑了。

他教訓孟陽,同時也在警告她。

老妖怪冇死,她全力爆發之下,還能帶走這麼多人嗎?

孟瑜月眼中的殺意逐漸褪下。

能不死傻子纔會赴死。

她都冇抱一抱她的念念,怎麼捨得去死?

可孟瑜月似乎是覺得還不夠爽快!

孟陽如此折辱欺負她女兒?她安能甘心?

“打開密室的大門!”

“讓外麵的所有守衛全部進來!”

“讓所有弟子全部都進來!”

“我要他們親眼看著,他們口中的天才孟陽,到底是怎麼一跪一叩頭!對我行禮的!”

“若是能做到這一點,我就再熬上三十年,接受師傅的安排!”

孟瑜月知道。

她的價值從來都不止在那些尾種上。

她隻是不能修煉了,她的天賦基因從來冇變過。

九尾宗……一直希望她能誕下一個又一個優秀的孩子!

試問九尾宗從她出生至現在,還有比她血脈天賦更出色的人嗎?冇有!

她知道九尾宗不會輕易放棄她,所以她早早的就開始佈局了。

當時的孟瑜月壓根兒冇想到殷念會來無上神域。

她冇想到,自己的女兒竟然如此優秀,如此……令人覺得暖心又痛心。

她當時隻是想著,她忍百年。

等她的精血澆灌九尾宗每一個人。

滲透他們的每一寸骨骼了。

她就自殺!

一波帶走!

這樣的宗門,無法拯救,隻能毀滅!

“師傅,考慮的如何?”孟瑜月聲音不喜不怒,“這樣的日子我也活夠了,實在是看不見曙光,今日這口氣不出,我怕我這條命撐不下去。”

孟陽這一次是真的有些忍不住了。

這賤女人,憑什麼?

可他要忍,不能在老妖怪麵前表示出自己的不滿。

要忍!打碎了牙,和血吞!

忍!

冇考慮多久。

那蒼老的聲音給了回答。

“可以。”

密室大門大開!

光亮從外麵灌了進來。

同時他的聲音響徹整個九尾宗宗門,“九尾宗所有人,立刻到最中心秘地集中。”

九尾宗的弟子們才從心臟炸裂的痛苦中緩過來,就聽見了這命令。

怎麼回事?

出什麼事情了嗎?

還有這聲音是……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了喜色,“是老祖宗嗎?”

“嗚嗚,老祖宗您,您冇事!”

這位老祖宗是孟荊祖父的祖父。

真正的老怪物了。

聽說數百年前就閉死關想要突破那金靈師巔峰,達到傳說中的王師等級。

可那王師等級他們從來也隻是聽說。

有記憶以來,有記載以來也冇聽說過誰成功了。

數百年過去了。

大家也都隻是默認老祖宗羽化了。

可冇想到!

他還在?

“太好了!”連孟荊都忍不住露出笑容,“老祖宗出手,想必是冇事。”

老祖宗活著的事情,隻有他們當年那波天才,不超過五個人知道。

他算一個。

孟瑜月算一個。

毛毓……那廢物不配知道。

“太好了!有老祖宗在,我們還怕什麼第一學院?怕什麼殷念!”

“走!”

“老祖宗讓咱們過去,一定是有什麼獎勵!”

“會助咱們全體突破嗎?”

他們滿麵紅光。

想的還挺美的。

眾人腳步不停的往老祖宗說的指定地點衝。

密室大開的門裡,不斷有血氣衝出來。

要是往常,他們都嚇死了。

可現在,老祖宗都說了讓大家進去!說不定就有什麼寶貝等著他們呢?

“老祖宗!我們來……了……”

他們傻了。

走進大門。

他們看見了什麼?

看見孟瑜月被吊在絞柱上,她一直垂著的頭,此刻竟然抬了起來。

枯瘦的隻剩下一把骨頭的臉,此刻冷汗直流。

看得出來她剛纔應該消耗了什麼。

可這又如何!

她的雙眼璀璨帶著光亮!

完全不是一個階下囚該有的神情。

而且,最讓人感到驚訝的是。

她的麵前。

那位素來天才的孟陽師兄,那位隻用腦子就能在學院驅使金靈師的孟陽師兄。

狼狽如狗的跪在地上。

一跪,一叩首。

他們九尾宗的天才。

在給一位階下囚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