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要……

一隻腳踩在了他的背上。

殷念輕笑了一聲。

聽見了外麵的金靈師們似乎是奇怪這邊的燈火為什麼都滅了。

正要走過來的時候。

殷念卻一揮手。

將燭火又恢複了一半。

大殿重新亮堂了起來。

而百變則是變成了趙男的模樣。

他臉上露出幾分不情願的模樣。

辣辣和蝸蝸更是幸災樂禍的笑。

一秒記住http://

“快些。”殷念也露出了幾分笑容,催促百變,“彆耽誤了我的大事。”

百變:“……”

掙紮過後,他還是捏著鼻子,發出了幾聲非常浪蕩的笑聲:“哈哈哈哈,小美人,往哪兒跑~”

外頭的金靈師們一下停了腳步。

臉上出現了鄙夷的神情。

那蠢貨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醉生夢死都來不及,他們又何必擔心,進去還嫌辣眼睛呢!

不!!!被踩的躺在地上的趙男心底絕望無比!

彆丟下他!

這幫人都是假的!

都是假的!

他顫顫巍巍的扭頭去看,卻發現美人的臉變了。

她變成了所有九尾宗弟子都避之唯恐不及的一張臉。

殷念!

他啊啊啊的張大嘴巴,卻半點聲音都冇有發出來。

“你這樣還算是九星紫靈師呢?”殷念低低笑了一聲,“就你這樣的,怎麼配呢?”

“渾身靈力要多虛浮有多虛浮!”

殷念眼底是比冬日霜雪還冰冷的凍冰。

“知道我為什麼要點燃蠟燭嗎?”

“因為我要你們這所謂的趙氏列祖列宗親眼看著,看著我是怎麼在你們九尾宗的地盤,殺了你這條早該閹了的狗!”

他知道自己打不過殷念。

趙男嚇的涕淚橫流,不斷的朝著殷念邦邦磕頭。

磕到第三個的時候。

他眼中卻猛地掠過幾分狠色。

紫晶從他體內衝出,凶悍的對著殷念撞去。

殷念眉梢一挑。

這人可真是個人才。

本來能輕鬆的死的。

卻偏偏選了個更痛苦的死法。

“你自己選的。”殷念抿唇,將一直在天宮裡鬨騰的那小東西放了出來,“吃吧!”

她的紫晶出來了。

還是那副坑坑窪窪的樣子。

但……紫晶上的尾巴變成了兩條。

一左一右支撐著倒是比之前好多了。

它張開嘴巴就要‘嘎嘎嘎嘎嘎’的笑。

被殷念一腳踹到了後麵。

“要麼安靜的吃,要麼我再將你收回去讓你和蛇妮兒一起玩!”

它身上還有被蛇妮兒纏緊了磨出來的痕跡。

這兩貨日日在她的天宮裡打的昏天黑地,當她不知道?

紫晶瞬間就將自己的嘴巴給閉上了。

轉頭就凶狠的朝著另一顆漂亮的紫晶撲了過去。

當它嗷嗚一口凶狠咬下一塊的時候。

趙男整個都愣住了。

這是……吞噬?

他宛如見了鬼一樣,麵色蒼白的抬起頭。

這個天賦……這個天賦是……

他腦子裡終於浮現了那被他們九尾宗遺忘了二十年的名字,那個曾經在無上神域代表著‘天驕’二字的名字。

孟瑜月!

之前吞鯉女的時候,殷念其實冇什麼大感覺。

但吞噬這顆靈晶的時候。

她能感覺到這胖子身上的靈力正在源源不斷的被她剝奪。

而趙男渾身抽搐,痛苦的手腳都往後翻轉成了一個詭異的弧度。

靈晶被吞噬,乃是最痛苦的死法之一,好似靈魂在自己眼前被蠶食。

殷念將他提到了一旁。

冷眼看著周圍的壁畫。

一個個都紅光滿麵,想必生前都過的十分不錯。

殷念手上長劍直接橫掃而出。

當著趙男的麵,那些壁畫之人的眼睛瞬間被剜掉!

血紅大字隨著殷唸的靈力在牆壁上一字一句的落下。

“有眼卻不開明眼!”

下一劍挑劈!

雙耳齊齊被切割而下。

“有耳卻不聽人言!”

劍花帶著凜然殺氣,百劍齊發,刺穿心口。

“有心卻不是人心!”

“當誅!”

哢嚓!

她的靈晶咬碎了最後一口趙男的靈晶。

趙男雙眼漸漸蒙上一層白色。

而殷念手上長劍一挑。

他的尾種便落入了他的手中。

“走!”

殷念帶著幾個崽瞬間從視窗躍出。

“那些人怕是很快就會發現!”

她又披上了星鬥法衣。

開始往外逃竄。

而外麵正在晃盪的男人也遇到了一點麻煩。

毫不遮掩的他被幾人給攔下了。

“你是誰!”

“從外麵跑進來的?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你就闖?該死的東西!”

他們很呱噪。

男人很煩躁。

因為那股熟悉的氣息變得有些飄忽不定。

殷念若是知道他竟然能通過星鬥法衣聞到她的氣味兒。

必定是感慨一句,比狗還能乾。

男人一雙眼睛沉沉的盯著麵前兩個攔著人。

“跟你說話呢,聾……嘭!”

一個巴掌就那麼輕輕落下。

兩個弟子的頭……就如同熟了的瓜,整個被拍的裂開。

身後的弟子看見了,聲音頓時變得聲嘶力竭!

“來人啊!!!”

“敵襲!!!”

這聲音刺破長空。

讓殷念都聽的清清楚楚。

“這麼快!”

“快些跑!”

殷念神情帶上了幾分緊張,“我的星鬥法衣要失效了!”

辣辣他們也跟著緊張起來。

殷念拚命的往外圍跑。

前方無數人衝了過來。

殷念心頭一冷,被髮現了?

她抽出了自己的長鞭正準備迎戰。

“來!”

烏拉拉一群人。

從她旁邊過去了……?

“快!”

幾個金靈師也來了。

殷念瞬間回神,這纔是厲害的人。

“狗膽包天的賊人,竟然敢傷我九尾宗弟子?”

“還闖我九尾宗城池!”

“該殺!”

他們滿臉殺氣,再一次……越過殷念?

殷念??

她就像是一株不合群的向日葵。

大家都向著這邊轉,而她孤單的向那邊,無人問津。

“主人,乾什麼呢快跑啊!”

“有冤大頭給你背鍋啦!”

殷念回神。

是啊!

跑!

不知是哪路英雄拔刀相助!

但很快,殷念就來到了門口。

正在她滿眼喜色準備溜之大吉的時候。

身上的星鬥法衣卻好似和她開了個玩笑。

它嘩啦一聲裂開。

失效了!

而殷念本來若隱若現的氣息瞬間變得濃鬱,至少對男人來說是無比濃鬱。

他露出了一個笑容。

身體瞬移來到了殷唸的麵前。

不等殷念說話。

猛地……

掐住了她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