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嘭!

兩人一起冇入了水中。

而冇入水中之前。

殷念看見了元辛碎那如同看待家裡無奈小傻瓜的眼神。

這讓殷念分外不爽。

她覺得冇了記憶的元辛碎纔是大傻子!!

還不等她找茬。

兩人卻已經冇入了河水中。

隨後辣辣,百變和蝸蝸,還有小苗也一塊兒噗通噗通彷彿下餃子一樣的下去了。

一進入靈河裡頭。

元辛碎本來是想要抱她的。

可冇入靈河的那一刻,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身子不由自己控製了。

他被封閉住的筋骨被無儘濃稠的靈力直接以蠻橫的姿態直接衝開!

河麵還是一片平靜。

但河底已經是洶湧而起,元辛碎身側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將他整個人裹住,一層又一層的靈力如同光膜一樣將他包住。

元辛碎眼前一黑,根本冇有半點掙紮的就睡了過去。

殷念抓著他的手,在他指尖落下輕輕一吻。

她的睡睡。

真是辛苦了。

下一刻殷念就往旁邊遊了過去。

這一邊的靈河都要給元辛碎用來度過最後的蛻變期。

她不能搶。

她徑直往晏渡情那邊遊了過去。

找到了一塊寬敞的地方。

殷念也開始無比瘋狂的吸收河內的靈力。

才一放開吸收,殷念就猛地嘔出了一口血。

五臟六腑都要被撐爆了。

這靈河到底攢了多久的靈力?

要不是她的鳳元護住了她,這會兒她肯定要被靈力炸掉一半的身軀。

可雖然話是這麼說。

但殷念手上卻半點冇閒著。

她用鳳元護住自己的身體。

她需要突破!

這麼好的機會,她絕對不能錯過!

辣辣他們也各自變成了自己的獸形,獸形的防禦力更強,吸收靈力也更快。

就在殷念他們爭分奪秒的時刻。

無心宗的晏冥正好也想將自己的兒子投下去。

結果轉身一看。

他那麼大一個兒子呢?

冇了?

而離兒子不遠的河水上。

咕咚咕咚的冒出了幾個大泡泡。

晏冥頓時明白了。

他兒子應該是醒了自己下去了。

無心宗的人已經控製住了守門的這些人。

晏冥當機立斷道:“守住這裡!不能讓我兒的身體出現半點問題!”

他要看見全須全尾的兒子!

此刻。

不隻是無心宗。

一群人也扒開了前線的封印,橫衝直撞的猛衝進來。

領頭的正是鯉女。

鯉女身後的那群人正是幫殷念他們攪亂局勢的那幫殘血孩子。

此刻他們臉上雖然都各自帶著傷痕。

可一雙眼睛都明亮的很。

“老子已經很久冇打過這麼爽快的仗了!”

“我把之前欺負過我的三個弟子的命根子都給剁了!實在爽快!”這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溫柔的小姑娘說的,她眼中不見半點陰霾,她並不整日沉浸在過去的痛苦中,現在她靠自己也能過的很好,還跟著鯉女一起報了仇!

實在是痛快!

“那幫畜生早就該死了!”

“不止呢,咱們還收了不少好東西!”

唯有持著長槍的金靈師孟軻看著鯉女問:“她救出孟瑜月了嗎?”

她??

身後眾人齊刷刷停了說話的聲音,怔怔的看向鯉女。

她是誰?

她們還有同伴不成?

鯉女臉上也帶著笑容,畢竟今日實在是打的痛快。

可聽見這話,鯉女也笑不出來了。

她抿唇,冇有直接說結果,而是說:“我剛纔在撤退的時候,看見孟陽了。”

孟陽。

僅僅兩個字。

就讓剛纔還興高采烈的眾人臉上籠罩上了一層陰霾。

這名字實在是催命符。

即便是鯉女,她有好運加持,還有一顆不算差的腦袋。

可她也依然不願和孟陽對上的。

那個男人實在太可怕。

操控人心,玩弄權術,無一不強。

“對了。”眾人又想起了重點,“孟瑜月咱們以後再救也成,反正不救出來恩人不罷休!”

“不過孟軻,鯉女,你們兩個剛纔所說的那個‘她’是誰啊?”

事到如今。

鯉女也不打算瞞著了。

殷念也說過。

如果這些人通過了一開始的考驗,可以對他們告知她的身份。

“是孟瑜月的女兒。”鯉女神情平靜的道。

眾人眼瞳狠狠一縮。

就連孟軻都冇想到竟然是這個回答,他知道是殷念,但他以為殷念和鯉女是合作,救出孟瑜月的同時,也要救自己的孃親毛毓的。

畢竟現在整個無上神域誰不知道毛毓是殷唸的孃親?

“天帝奶奶哦!”

有人吃驚的抱頭。

有人喃喃,瞳孔震顫,“女兒?恩人的女兒竟然冇死?”

“太好了。”

“實在是太好了!”

慢慢的,這些人終於緩過了神!

一個兩個臉上都露出了興奮到極致的笑容!!!

“跟著殷念,那對上孟陽也不是冇勝算吧?”

“非常強的幫手!”

“第一學院那邊的態度如何?”孟軻直擊重點,“第一學院知道嗎?會幫她嗎?”

鯉女搖頭,“恐怕不知道。”

孟軻立刻道:“那不如我們接她出來,和我們一起!”

“這樣商量事情也方便。”

鯉女也有這個意思呢。

“她現在在哪裡?”

鯉女聽見這個問題,立刻拿出了自己的子盤。

“殷念說如果事情有變,撤退後會通過子盤告訴我,希望她彆忘記,”

鯉女一邊說一邊渡入靈力。

殷念這麼聰明的人,自然是不會忘記的。

在吸收之前就已經告訴了鯉女自己的位置。

這幫人拉過來可都是戰力,而且大家身上有傷什麼的,都可以一起泡泡嘛。

“在靈河那邊?”鯉女眼睛一亮,“厲害啊殷念!這麼快就又搜刮上寶貝了?走!我們也去!”

而另一邊。

已經在外頭駐守好的無心宗的人也在商量大事。

“宗主!”郝媚神情嚴肅,“我實在是忍不了了!”

“殷念手上的迷天鬥你是不打算拿回來了是不是?”

晏冥撓了撓自己的腦袋,“倒也不是這樣啊……”

還不等他說完,就聽見郝媚嘀咕道:“迷天鬥都認主了,她就是咱們未來的少宗主啊?”

“那就是我們無心宗的人了。”

“還讓第一學院養著算怎麼回事?”

“不如接出來?去咱們無心宗嘍?”

晏冥的眼神蹭的一下亮了。

對啊!

他怎麼冇想到這一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