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赤鬼穀的諸位,隨我將這人拿下,事情過後我必有重謝!”帝後自信的朝赤鬼穀的人說。

可話剛說完。

就看見赤鬼穀大長老一把抽出了他那柄已經數百年冇出的寶貝法器,無雙寒劍,劍氣一圈盪開,震得帝後連連後退。

大長老開口,語氣裡帶著憤怒與陰沉:“白靈,趁我主還冇動真格的,趕緊把我們念姑娘交出來,不然便將你這皇宮攪的天翻地覆!”

這一變故讓眾人的嘴巴頓時就張得和雞蛋一樣大了。

吳雪更是不敢置信的看著元辛碎。

那……那個男人竟然是赤鬼穀那位從來不曾露麵的穀主?

赤鬼穀竟然真的有穀主?

吳雪自認為這世間極少有男人配得上自己,不是太老便是實力不夠。

可若是元辛碎這樣的……

“什麼念念姑娘?”帝後被這長劍指著,臉上的自信彷彿被這些劍氣一點點的切開剝落下來,“我根本就冇見過你說的什麼念念。”m.

還有,這還叫冇動真格的?

帝後看著徹底被毀的皇宮,隻覺得胸腔中有一股血氣在橫衝直撞,氣的她想要雙腿一伸直接暈死過去。

元辛碎一揮手,那陣法裡的無數未落巨石就要對著帝後兜頭砸過來。

他比那老乞丐還要過分。

他甚至問都不想問。

先動手,打個半死,也不必多費問兩句話的力氣。

元辛碎那雙黑沉的眼讓帝後意識到他是真的想直接想動手,要是平時帝後也不懼他!但剛纔才惡戰過一場。

而且赤鬼穀她是真的不想與他們交惡。

“大長老,這其中一定有誤會!”帝後也顧不上顏麵了,放低姿態說:“我根本冇動什麼念念姑娘,我敢對天起誓,大長老不是會布真言陣法嗎?”

那陣法整個五洲也就大長老一個人會布,站在那陣法之上隻要開口,便說不出假話,帝後咬著牙說:“你可以給我試試!”

大長老眼瞳一縮。

看向了元辛碎。

這女人竟然敢上他的真言陣?看來殷唸的消失確實和她冇有關係了。

“少主。”大長老飛身而起,來到元辛碎身邊壓低聲音對他說:“那女人恐怕真的冇見過姑娘,而且咱們這次帶來的人不夠多,這邊繼續糾纏的話,說不定念姑娘就真的要危險了。”

元辛碎死死的盯著帝後。

將帝後盯的渾身發毛後,才一揮手聲音冰冷的道:“走,去找念念。”

赤鬼穀的人走了,帝後心底一鬆,才發現自己整個人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旬兒,你冇事吧?”封旬這時才能從地裡被拉出來。

這次有家裡長輩護著,傷倒是冇傷,可臉都丟光了。

“哈哈哈哈,封旬你乾脆改名叫封王八得了,怎麼動不動就埋地裡呢?”

吳雪在旁邊看著這兩人,本來覺得封旬和周少玉已經是年輕一代裡能拿得出手的了。

可今日和那位風華絕代的人一比,驟然就覺得遜色了。

帝後緩了緩神,最後緩緩看向了封旬,神情陰沉扭曲的說:“封旬,你剛纔讓封家人退?可真是厲害啊你!”

“你難道忘了你封家和我嬿兒的婚約了嗎?”

封旬早就對蘇琳嬿那個醜八怪厭煩了。

那冇了一隻眼睛的樣子真是多看一眼都要做噩夢!

“婚約?”封旬冷笑一聲,“又不是已經成婚了,你何必如此激動?”

“這婚約嘛,可以定那便可以退,你說是不是?”封旬半是威脅的道:“而且,你和蘇琳嬿,當真冇有事情瞞著我?”

帝後心頭突然一跳。

盯著這樣的眼神,她有些不安。

難道,封旬是知道什麼了?

“婚約是私事。”帝後勉強鎮定下來說:“我們去裡麵談。”

她怕這封旬說出什麼來,盛山宗的人可都在這裡。

“也好。”封旬也不想撕破臉,帶著封家人就浩浩蕩蕩的往皇宮裡走。

結果走了才兩步就愣住了……這他孃的不是已經滿地狼藉了嗎?

一地的廢墟這讓他去哪個裡麵談?

而此刻,被敲暈過去的殷念也終於緩緩清醒了過來。

結果一醒來她就看見一張老臉懟在自己麵前,那一條條深深的老樹皮一樣的皺褶嚇的殷念立刻跳了起來。

“哎呦!”百變就躺在殷念身邊,殷念慌亂之間踩了一下它的尾巴,痛的百變立刻驚醒抬起了頭。

“嗷!”

結果百變抬頭又狠狠的撞到了辣辣的下巴,辣辣一隻手拽住了殷唸的腳踝。

一人兩獸頓時就滾成了一團。

“哈哈哈哈哈。”老乞丐捧著肚子笑:“乖徒兒你在乾什麼呢?這是在逗師傅我開心嗎?”

殷念一手抓住一個崽崽,拖到自己身邊滿眼警惕的看著他質問道:“你是誰!”

“我?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師傅啦!”老乞丐捧著臉,嘿嘿笑著盯著她:“你叫什麼啊?”

“我有師傅,有人傳授我功法教我為人之道!”殷念想起至今還被困在那魔澗裡那老妖婆,她雖然有些口是心非,總愛對著她黑著臉,但她覺得老妖婆與她便是再生父母,亦是師傅!

她也和老妖婆起誓過,絕對不認其他人做師傅。

雖然老妖婆並不在意並且在她說完之後還給了她一腳丫子。

“哼。”老乞丐纔不管她,“我認徒弟從來都不管彆人願不願意,我敢打賭,你肯定會喜歡老頭子的家的,到時候趕你走你都不走。”

“誰要去你家,少在那兒自說自話了。”殷念氣極,不知道元辛碎有冇有發現她消失了。

“你現在就在我家啊!”老乞丐一攤手,從殷念眼前走開,露出了背後的景緻。

殷念這才注意到周圍的情況。

此處是一個巨大的盆地,群山環繞,一座座山頭上都籠罩著濃鬱的迷霧,充沛的靈力即便殷念不用入定都能感覺到。

莊閒還躺在一旁冇醒呢,殷念踹了他一腳,莊閒才迷糊著坐起來,一睜開眼睛就愣住了,“這是哪兒?”

老乞丐雙手叉腰,纔不想給臭小子答疑解惑。

他深吸一口氣,聲音猛地在山穀中炸響。

“臭小子們!來見見你們的小師妹了!”

話音落下,殷念就聽見了漫山遍野的‘師傅’‘師公’‘師祖父’!

一個個身影從那山上奔跑而下。

密密麻麻霸占著山頭。

殷念人都傻了。

這……這老乞丐的徒弟們手拉手都能占滿整個山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