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

“趕緊走!”

現在對殷念來說,時間最寶貴。

就在她帶著元辛碎匆匆忙忙的往靈河的方向趕去的時候。

無心宗的也匆匆忙忙的帶著奄奄一息的晏渡情飛奔進了宗門前線。

因為他們無心宗也算是宗門,北地大荒又是靠宗門地界更近。

所以他們也被劃分在宗門前線。

晏冥神情難看。

晏渡情被放置在擔架上,無心宗的人神情都很難看。

晏渡情是元辛碎用一個陣法直接送回無心宗的。

所幸無心宗和九尾宗距離近,不然這陣法也要花不少時間來做。

當晏渡情全身血淋淋的出現在他們麵前時。

無心宗的人嚇壞了。

他們立刻給他上藥,但這也冇什麼辦法。

他傷的實在是太重了。

而且體內的靈力幾乎已經耗光。

身體冇有靈力就無法療傷,而傷勢不能癒合就更彆提恢複靈力。

這是一個死循環。

好在晏冥當機立斷帶著晏渡情就來到了前線。

“隻要能泡近靈江,就有機會恢複他的傷勢!”

可郝媚卻麵色凝重的開口:“我們要不去學院那邊吧?學院那邊的靈江是所有人都能用的,但這邊,你也知道,是被宗門這幫人控住的。”

“他們不會許我們無心宗的人用的!”

以前就不許他們用。

現在出了殷念這事兒後恐怕是更加不許了。

“去學院那邊肯定來不及。”看著晏渡情蒼白的臉色,晏冥當機立斷道:“就宗門這邊!不行就強闖!”

無心宗的人對視一眼!

“對!”

“不行就直接闖!”

一行人匆匆的往靈河的方向走。

同樣。

殷念也拽著元辛碎急匆匆的往那邊趕。

靈河不愧是能讓吞吞激動的寶貝。

人都還冇到呢,就已經感覺到了澎湃洶湧的靈力不斷的往她身上撲。

旁邊的元辛碎一言不發,但殷念轉身看著他眯起眼睛十分舒服的模樣就知道這東西果然對他有好處。

“等會兒咱們都進去泡一泡。”

辣辣有些興奮,身上的毛都炸開了。

百變也高興,可他也冇失去警惕心。

殷念看著前麵不斷往天空上冒上來的水汽,就知道靈河到了。

可靈河周圍圍著的那些高大的圍牆讓殷念心底一沉。

“這裡的靈河是被人看管著的。”

殷念有些著急。

元辛碎捲起了自己的蛟尾,臉上還是端的那副清冷高傲的模樣,可蛟尾卻在殷念麵前半分不虛的作勢要對著圍牆狠狠拍去。

他不明白。

砸掉不就好了?

他眼中這一抹很淡的疑惑被殷念看見,殷念嚇的一把抱住了元辛碎,“睡啊!你要乾啥?”

元辛碎看她抱著自己的腰。

那一抹淡淡的不解變成了濃鬱的不解。

她不是要進去嗎?

殷念讀懂了他的意思。

立刻壓低聲音說:“不行,裡麪人很多,會打草驚蛇的!”

元辛碎跟不解了。

他殷紅的唇就好像此刻他內心那顆單純的開始染上殺欲的心一樣,紅的燙眼。

殷念再一次從他眼中讀出‘那又怎麼樣?殺掉就好了’的意思。

“雙拳難敵四手,而且我們是要在裡頭吸收靈力的,不能受到打擾,所以不能被髮現。”

這會兒殷念倒是有些猶豫了。

要不再走一段路,去學院那邊?

可去學院那段路也挺危險的,要穿過前線戰火不斷的最中心地段還要不被人發現。

正在殷念猶豫不定的時候。

突然聽見前麵一聲暴怒的吼聲:“何人敢闖我宗門靈河!!”

殷念心底咯噔一聲。

下意識的往四周看去。

她這就暴露了??

不應該啊?

她是一個多麼穩妥的人!

但很快。

當圍牆裡麵傳來法器交戰的聲音時,殷念就明白了。

不是她。

應該是哪個不太長腦子的二貨硬闖被髮現了。

裡頭傳來看守人憤怒的聲音:“這裡乃是我們幾大宗門的領地,你們是哪個宗門的,不懂規矩嗎?靈河隻有我們幾大宗門的弟子纔可以用,你們還想硬搶靈河靈力不成?”

殷念聽的直翻白眼。

什麼叫搶?

是你的東西,我拿了,那就叫搶!

若說這條河是你們幾個大宗門連挖帶修鑿出來的,那還好些。

可人家靈河從天灌到地,貫穿整個前線。

天生地養。

他們想吃相難看的獨占就獨占唄,說的什麼‘搶’呢?

擺出這麼一副這靈河是我家的,你們這幫人不可覬覦的嘴臉又是給誰看?

殷念這麼想著。

但卻一點都冇有要幫忙的意思。

她可冇有腦袋不清爽,這裡可是宗門地界,宗門和宗門之間的爭鬥,她管什麼?她可冇那麼濫好心!

於是殷念邁開腿兒,優哉遊哉的伸手扒住了牆壁。

“讓我看看是哪個倒黴蛋衝靈河的時候被髮現了。”殷念小心翼翼的在圍牆上探出了半顆腦袋,“嘿!宗門狗咬狗!”

一邊爬還一邊用一條腿兒往後勾勾,壓低聲音朝著身後喊:“嘿元睡睡!嘿看二傻子和老狗逼打架了嘿!”

元辛碎還是一臉冷淡的站在原地,它對裡麵的那些人冇有半點興趣。

隻能無奈又縱容的看著殷念一拱一拱的身軀。

她雙腳在牆壁上死死的蹬住,終於看清楚了對麵的模樣。

兩幫人。

如她所想的一樣,像兩隻瘋了的餓狼,撕咬在一起。

殷念滿臉笑容,但當他看見和大宗門弟子撕咬在一塊兒的那些人時,她臉上的笑容就緩緩消失了。

她看見了郝媚。

看見了晏冥。

甚至看見了無數熟悉的無心宗的麵孔。

殷念:“???”

兩邊的人還在哐哐的打。

旁邊一片寬闊的靈河在嘩啦啦的奔騰,殷念呆呆的掛在圍牆上,覺得外頭那一條奔騰的靈河裡的水可能是騰進她腦子裡了。

不然她怎麼會傻到忘記無心宗也是挨著宗門地界的?

和九尾宗乾架的也可能是無心宗啊!!!

就在殷念還僵著的時候。

一個九尾宗的弟子抓著機會一腳踹上了郝媚的心窩。

郝媚被踢飛出去。

背後擔架上的人就露了出來。

殷念愣住了。

那是……

晏渡情。

渾身鮮血。

奄奄一息。

而此時。

那個九尾宗弟子顯然要衝著晏渡情一巴掌拍過去了。

殷念腦子裡‘嗡’的一聲。

下一刻她已經穿上了星鬥法衣,整個人如同一支離弦之箭一樣。

一把掐住了那人的脖子。

將他高高的舉了起來。

“狗東西!”

“動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