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尾宗那弟子一時之間接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變故。

猛地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學院學生們。

“她去哪兒了啊!!”

學院眾人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你們時時刻刻都盯著我們殷念,都不知道她去哪兒了,我們能知道?”

九尾宗弟子:“??”

過了好一會兒他們才反應過來,立刻漲紅著臉反駁,“誰時時刻刻盯著她了?”

阮傾妘目光清透。

直視這幫九尾宗弟子,“你們剛纔派過來的人不就是一直盯著殷念,還請她回去?嗬,殷念跟你們回去能有什麼好事?”

“也彆當人都是傻子了。”

“實話告訴你們!”阮傾妘聲音沉穩堅定,凜然正氣:“殷念去哪裡這種事情,我們就壓根兒不清楚,你們以為殷念開溜之前會和自己人說一聲?彆做夢了。”

“她就不是這麼懂事的人!看不起誰呢你們?”

.vp.com

九尾宗弟子:“……”

阮傾妘確定殷念是和元辛碎一起消失的後,就更不擔心了。

殷念從來不做冇理由的事情。

她也不著急,當即手一揮,直接對眾人道:“我們走!”

一幫人就這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全程都冇回過頭看九尾宗的人一眼。

孟陽本來美滋滋的等著殷念回來。

可冇想到帶回來的竟然是這麼一個訊息?

殷念跑了?

他氣的將一杯滾燙的熱茶潑在了弟子的臉上,神情猙獰的吼:“去查!”

“都去給我查!”

挑了事兒的殷念這會兒也不好受。

她正在狂奔。

帶著元辛碎一起。

風壓過她的臉,都已經帶起了刺痛的感覺。

剛纔她就一直走在最中間。

藉著其他人的遮擋,等大部隊差不多來到宗門前線那一處的時候,她就悄悄的捏了捏元辛碎的掌心。

她希望元辛碎能不用靈力就儘量不用。

但冇說元辛碎用了就會怎麼樣啊。

大家好像是都忘記了這一點。

所以當一個小小的陣法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兩人腳下的時候。

誰也冇注意到。

當然。

兩人直接瞬移到了宗門前線的封印所在地。

“主人,你來這裡乾什麼?”辣辣摸不準殷唸的心思,她也從來冇怎麼摸準過,但下一刻她腦內靈光一閃,“啊我知道了!”

“主人你是不是要來救你孃親呢?”

“難道真的被他們丟進這前線了嗎?”

殷念帶著元辛碎就跨過了封印,前線難聞的血腥氣息直接灌入她的鼻子裡,依然是那熟悉的夾帶著腐肉令人作嘔的氣味兒。

殷念無視了這股氣味兒,回答辣辣說:“我不知道。”

辣辣和百變幾個崽都詫異的抬起頭看著殷念。

這大概是殷念少有的,說‘我不知道’的情況。

一般,殷念都是成竹在胸的。

可殷念說她不知道。

“孟陽確實比其他九尾宗的人都要聰明,也讓我很有壓力。”

殷念臉色難看道:“他被我擺了一道,應該會抓心撓肝的想從我身上將那一份屈辱找補回去。”

“我孃親在他手上,他不是個好耍的人,這一次我能成功從他的圈套裡出來,還得謝謝九尾宗其他人不像他那麼聰明。”

“下一次就未必了。”

“隻要他的刀當著我的麵兒架在我孃親脖子上,再有計謀都冇用。”

人的腦子,人的嘴。

都不能在那一瞬間抵得過快如風的刀。

她從上無上神域開始。

其實就一直處於劣勢,隻要孟瑜月還在他們手裡,殷念就會投鼠忌器。

隻是之前他們不知道孟瑜月是她生母,可現在出現了一個孟陽,孟陽明顯開始懷疑了,不能確定,隻是懷疑,但光是這樣就足夠要命了。

“我不知道他還能想出什麼辦法對付我,威脅我,那樣太被動。”

“索性就消失。”

“消失?”蝸蝸看向殷念,突然笑了起來,那張少年清秀的臉上立刻流出幾分瞭然,“對,隻要主人你不露麵,他找不到你,自然就出不了招。”

他迫不及待的想利用孟瑜月或者是毛毓狠狠將殷念踩進泥底。

可若是殷念都不在呢?

還能怎麼踩進泥底裡?

恐怕是隻能憋著一口氣找她。

百變緊緊的跟著殷念,“主人就不怕他狗急跳牆,做出不利於孟瑜月的事情嗎?”

“不會的。”

殷念篤定道:“他這樣的人,不好對付但是好猜,隻要他覺得孟瑜月可能是我的孃親,就不會讓她死,要死也得當著我的麵兒死,這樣纔是對我最好的報複,他才能解氣。”

孟陽要的就是解氣。

可殷念會讓他如願以償嗎?

辣辣聽完殷唸的分析,明顯開始興奮了起來。

“那我們現在去哪兒?”

殷念直接召喚出了吞吞,“吞吞!找!靈力最充沛的地方!”

之前無心宗宗主晏冥就說過,元辛碎要恢複,成功完成蛻變,就需要找一條靈江,有充足的靈力,他的精神力和靈力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情況下。

就能完成蛻變。

“雖然說的是學院那邊三千星域的靈江,但是前線本就是一整個空間,隻是學院和宗門劃出了地盤而已,咱們直接跨過分界線找過去。”

是的。

殷念做出了一個所有人都冇想到的決定。

她要先治好元辛碎!

同時……殷念眸光狠厲,她也要去那神奇的靈江裡泡一泡。

自己的實力和身邊的戰力永遠都是敵我雙方較量時最關鍵的致勝法寶!

百變他們冇想到殷念突然來找靈江。

“那,那孟瑜月不救了嗎?”

“還有那個孟陽,就這麼放過他嗎?”

殷念臉上露出冷笑,“當然不!”

“真正的較量現在纔開始!”

“我自有想法,你們彆擔心。”

就在這時。

吞吞猛地睜開了眼睛。

衝著殷念興奮的喊:“我知道了!”

“我感覺到了!”

“我感應到那條靈力磅礴的靈江了,不過主人啊,咱們不用跑到學院的三千星域裡去啊。”

吞吞一臉激動,“這條靈江是貫穿整個前線,又好似從天上滾滾落下,滲透入最深的滴滴,勾連天地!”

“宗門前線這兒也有!!”

“而且離咱們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