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門處。

九尾宗的弟子和長老們幾乎是被壓著打的。

“夠了!”

一道聲音湧入大家的耳朵裡。

隨後。

就看見內門無數人湧出來。

正是孟陽率領的人,這些可都是金靈師,平常隻聽孟陽調動。

這些人一過來。

阮傾妘立刻揮手。

學院這邊瞬間停手。

再打下去他們學院就要受傷了。

阮傾妘皺眉,剛纔打這麼凶的時候,這幫人不出來,現在倒是出來了。

不過……

“孟陽,好久不見。”阮傾妘的視線落在站在最前麵的這個文弱男人身上,她語氣和神情都有說不出來的凝重,“你竟然冇死。”

“我自然不會死。”

“倒是阮首席,一年不見,脾氣和修養都大不如前了。”

“一位首席,現在竟然也和市井潑婦一樣鬨上門來,這就是第一學院的涵養?”

阮傾妘品是最重視學院名聲的。

孟陽這簡直就是在阮傾妘的雷區上跳舞。

這還冇完。

孟陽又看向了阮傾妘身後的洛雪,“逆風首席,你也在啊?”

“逆風學院一向來最正直不過,怎麼也和這幫村婦一起胡鬨?”

洛雪對學院的榮譽感隻會比阮傾妘更重。

孟陽已經能想到兩個女人暴跳如雷的模樣了。

“還有你們!”孟陽看向身後四獸學院,醉墨學院等等一眾學院的人,“三千學院如今真是拿不出手,這可是你們自己將臉麵往地下踩!”

“我們九尾宗至少輸得起,資源被劫那也是劫匪的錯,你們不去找劫匪,竟然來跑到我們宗門,怎麼?是找不到劫匪,就來我們宗門刮油水不成?”

“三千學院若是已經赤貧到如此地步,我們倒也不是不能開庫房救助你們,左右你們也不要臉了。”

說完這些話,他就靜等著這些人發飆。

可冇想到。

麵前這些學院的人隻是默默的盯著他。

阮傾妘冇說完。

倒是那些老實巴交的逆風學院的人說話了。

逆風學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頂著一張純正忠厚的臉問:“你說的真的嗎?”

孟陽愣了一下,眉頭皺了起來。

洛雪擦了擦自己的劍,“你說開庫房,是真的嗎?”

“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洛雪看向身後,“把法器拿出來。”

唰!!!

身後一群逆風學院的人竟然都將自己準備好的空間法器都掏了出來。

而且每個人都不隻準備了一個????

逆風學院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洛雪一臉嚴肅,滿意點頭。

很好。

這一次。

她們逆風學院也不是冇有準備。

袁潔對著洛雪點了點頭。

低聲說:“首席,我們剛纔和宗門的人打架的時候就已經把能搶的都搶來了,穩!!!”

“嘶!!!”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炸響。

彆誤會。

那不是九尾宗的人,九尾宗的人連帶著孟陽都還冇發聲呢。

出聲的是三千學院那邊除了逆風學院的人。

“呦!臭不要臉!”陳鋒陰陽怪氣的叫起來,指著袁潔說:“你們逆風學院這群濃眉大眼的,什麼時候也學會玩心眼了?出門在外弄這麼空間法器乾什麼!恩?是不是想乾不好的事兒,信不信我和你們院長舉報你們!”

陳鋒心底在流血。

太虧了太虧了,他的空間法器都塞滿了,後來好些都冇從那些九尾宗弟子身上扒拉下來,他說怎麼逆風這幫‘老實頭’都越打越高興呢。

敢情人家口袋多?

“呸!肮臟!”第一學院如此鄙視道。

孟陽緩緩捏緊了自己的手。

這幫人!

是在愚弄於他??

“還有!”醉墨學院的人不等孟陽說話,不太高興的轉過身看著孟陽說:“你剛纔的話說的不對,高位學院是我們三千學院的領頭學院,我們都是跟著幾個高位學院乾的。”

四獸學院頓時炸毛了,看著醉墨的說:“你們這幫吊車尾不要含血噴院!我們是萬年老三呢!我們聽老二的好嗎?”

洛雪四兩撥千斤,扭頭看向阮傾妘,“老二不說話,老二看老大。”

阮傾妘氣定神閒。

不急不緩道:“學院學生都是由首席統一管理,這次是學生的外出活動,要問我們第一學院的首席,彆問我。”

眾人直勾勾的盯著阮傾妘,你不就是嗎?阮首席?

阮傾妘拍了拍自己的衣角,輕鬆道:“我已經成功突破金靈師,畢業了,按照規定,首席在畢業的那一刻,就不再是首席了,首席的位置自動落入預備首席的頭上。”

“都是殷念乾的。”

“我們都聽殷唸的。”

“你罵給我們聽冇用,你該罵給殷念聽。”

阮傾妘真誠的說。

孟陽好不容易壓下的怒火,被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差點又給重新挑了起來。

不行。

不能讓這些人看笑話。

他隻用力咬了咬牙,就重新露出了笑容,“一年不見,諸位……都變得讓我不認識了。”

陳鋒頓時‘嘿’了一聲,討好的看著自家的女學姐們:“聽見冇,他誇你們變了呢,絕對是變漂亮了。”

孟陽深深的看了陳鋒一眼。

這一眼看的陳鋒猛地喉嚨一哽。

這人的眼神就和夜間的毒蛇一樣,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既然如此。”

“將你們那位了不起的殷念首席叫出來。”

孟陽左右看了看,“怎麼?殷念首席竟然不在?”

“她莫不是做了什麼……”孟陽的話都冇說完。

就看見對麵第一學院的人已經齊齊暴起,指著他一臉悲憤的問:“對啊!我們殷念首席去哪兒了?”

“天!”

“我們早就知道你們九尾宗看她不順眼因為殷念是雜血,說!”

第一學院眾人齊齊往前一步,“你是不是把我們殷念首席給帶走虐待了!!!”

“交出來!!!”

什麼叫賊喊捉賊?

這就是了。

這種事情是技術活,不好做,一定要聲音夠響亮,人數夠多,纔能有如此讓人瞠目結舌說不出話的效果。

至少現在。

孟陽這個聰明的不得了的人就說不出話了。

孟陽臉色陰沉。

還不等他說什麼。

身後又猛地響起了爆炸聲。

轟轟轟!

還有殷念那浮誇的聲音。

“哎呀!”

“元睡睡,你怎麼能砸人家的房子呢?哎呀你怎麼把弟子們都打暈了呢?”

“這樣不好的呀,快住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