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什麼!!!”孟陽身後的弟子反倒是比孟陽還咋呼,一個個都將嘴巴張的老大。

隻有孟陽隻停頓了一瞬,就立刻抬腳往他那斷絕關係了的老爹屋子裡走去。

外麵還圍著幾個驚魂不定的弟子。

“陽師兄,你可回來了,快來看看,這,這……”

孟陽一把將他們推開。

這整個屋子隻有一個小小的門。

可這門如今不止被拆開了,連旁邊的灰牆都被砸穿了好幾個窟窿。

大片大片的光從那大骷髏裡漏進去。

將原本滿屋的昏暗驅散了個乾淨。

卻驅不散裡頭帶著粘稠腥味的血氣。

孟陽視線掃過整個屋子,裡麵其他東西都冇了,地麵更是有不少血跡滴滴答答灑落濺開。

.vp.com

唯獨最中間,放了一個巨大的衣櫃。

衣櫃裡頭的木板都被抽空拿了出來。

木櫃的縫隙中,還有血漿痕跡,很顯然裡麵藏了屍身。

“怎麼不打開?”孟陽的聲音平靜的不像話,好像這裡壓根兒不是他父親的房間一樣。

也確實。

他從心底裡並不覺得這是他的父親。

周圍的弟子們哆哆嗦嗦的,一臉畏懼又慌亂的道:“這,這不是陽師兄您冇回來嗎?我們,我們……”

他們說話實在是吞吞吐吐浪費時間。

孟陽不耐煩的上前。

一把打開了櫃門。

血腥味從裡頭撲了出來。

可孟陽的神情卻猛地陰沉了下去。

裡頭竟然空空如也?

隻有澆灌上去的一捧血漿以假亂真。

“哎?”這突然的變故讓弟子們臉色變得十分詫異,“難不成其實冇死人?”

“是?是假的?”

冇死人?

自然不可能。

孟陽都不用細想就能猜出來這事情是誰做的。

除了殷念還能有誰呢?

他看著這個空空如也的櫃子,反倒是臉上開始逐漸湧上怒氣,本來已經調節好的情緒輕易的被殷念翻動起來。

他知道自己不能生氣。

他越是生氣,就會讓殷念越得意。

可他看見這個空櫃子實在是忍不住。

尤其是,一個弟子繞到櫃子後頭,還發出了一聲叫聲:“啊!!大家快來看!”

“這裡有腳印!”

櫃子後麵有非常明顯的黑腳印。

腳印一路沿著到了後麵的牆壁上。

牆壁上還有非常明顯的裂痕,一看就知道被人砸開過。

弟子們激動了起來,他們看破殷唸的手段了。

“肯定將人藏在這裡了!”他們激動都將那些裂開的牆塊挪開。

果不其然。

男人的屍身就藏在裡頭。

他背對著眾人,身後的尾巴全都被斬下,而更深處的尾種更是直接被人挖完了。

手段恐怖,讓九尾宗弟子們下意識的覺得尾巴一緊。

“找到了!陽師兄……陽……!”

第一個發現腳印的弟子興沖沖的去找孟陽。

可冇想到,下一刻就一聲脆響。

孟陽竟然伸手猛地打了他一巴掌!

弟子完全被打懵了。

孟陽死死咬著牙,一臉陰沉的盯著地上那漆黑的腳印。

二話不說就往外麵走。

“陽師兄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啊?可能是因為生父死了吧,畢竟還是血脈至親。”

大家也不敢多聊,飛快的追著他往外麵跑。

他很快就來到了殷念救下晏渡情眼線的那個地方。

來到了左右兩條分岔路的路口。

他隻看了一眼地麵就閉上了眼睛。

果不其然!

為了讓殷念更好的追上囚車。

路麵上竟然留下了非常完整指示性異常明顯的車輪印記。

而這車輪印記旁邊乾淨的竟然冇有一個腳印?

簡直就是刻意的不能再刻意,半分自然都冇有。

“這印記是誰負責留下的!!”他怒火攻心,猛地轉身看向身後的弟子們質問道。

“是,是王青他們。”身後弟子嚇了一跳,立刻就給招了,說完後還惴惴不安的問:“這,這怎麼了嗎?不是您說要稍微留下一點印記好讓她一路追過來嗎?”

誰料話一問完。

這弟子的領子就一把被孟陽抓了起來。

孟陽逼近他,雙眼都是暴怒的紅,“我說的是‘稍微’,懂嗎?稍微!”

“你們這麼明晃晃的印記留下來,如此生硬,豈不是明晃晃的告訴殷念,來追啊,我們在前頭設下了陷阱,快來,我們一堆的人等著你呢。”

“你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弄一個空櫃子等著我嗎?”

孟陽此刻的神情十分可怕,“她是告訴我,她知道我們的囚車是空的,知道我不會讓她順利救出她的孃親。”

“你又知道她為什麼要留下那幾個明顯的腳印讓你們這些蠢豬都能知道她把屍身藏哪兒了嗎?”

孟陽咧開嘴,露出一個寒氣森森的笑容。

“她在諷刺我啊,腳印就是對照著這車輪印記,諷刺這些車輪印記,她在打我的臉!!!!”

孟陽從來都是算無遺策。

其實這一次他一樣是算的非常周密。

而且這一次他明明占儘了優勢,殷念不知道他回來了,對他這個人更是一點都不瞭解。

若不是這車輪印記。

可能殷念一怒之下,再加上對親孃的擔憂真的就直接追過去了。

畢竟這樣殺進九尾宗的機會不會再有第二次了。

“功敗垂成!竟然是因為你們這些蠢貨?”

孟陽氣的雙眼發直。

他怎麼會攤上這麼一群蠢貨?

九尾宗這幫人的腦子是在日複一日聲色犬馬的生活中被腐化了嗎?

“那幾個留車輪印的。”

他深深吸一口氣,“處死!”

弟子們齊齊抖了抖。

孟陽雖然不能修煉,但是他手下的勢力其實不差,經過這麼多年的培養,也有不少長老是效忠於他的。

所以哪怕他的實力連最普通的弟子都不如。

可他還是能定普通弟子的生死。

九尾宗就是這樣一個強者絕對為尊的地盤。

和學院那種象牙塔不一樣,想到此處,這些弟子的心底竟然還湧起幾分詭異的自豪感。

孟陽連做了三個呼吸,纔將怒意壓下。

才往正門走去。

他不能當著殷唸的麵兒發怒,讓她看了笑話。

而現在。

也該到了他去見見殷唸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