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尾種!!”

幾個崽同時發出了驚訝的喊聲:“主人生母的尾種為什麼會出現在她手上?”

“不是說尾種被九尾宗那些人拔了嗎?”

說起這個。

殷唸的臉色就無比陰沉。

那些尾種應當是被九尾宗的人給瓜分了。

怎麼還會出現在鯉女的手上?

無論如何,以九尾宗的那個尿性,是絕對不會讓一個雜血的鯉女拿到這尾種的。

“看來她身上,也有不少我不知道的事情啊。”

殷念小心的將尾種收了起來,就在這時。

黑尾冒了出來。

它點了點那肉團,又點了點殷唸的嘴巴。

“什麼意思?”殷念愣了一下,隨後詫異:“你不會是讓我吃吧?”瘋了嗎?

尾巴有些奄奄的,但還是振作起來點了點尾巴尖。

反正也長不回去。

其他尾種都被九尾宗那幫畜生瓜分吃掉了,能讓殷念變得更強,想必它主人孟瑜月也會願意的!

尾巴隻是一條尾巴。

並不懂親人母女之間,那份羈絆。

“彆指了,我不會吃的!”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黑尾巴似乎很糾結。

這不就浪費了嗎?

沒關係啊。

這還是它這條尾巴的尾種呢!它都認得的!

不吃那,那什麼時候才能變強呀?

變強纔不會被彆人欺負!

尾巴有些著急,急急的去撬殷唸的嘴巴。

想把尾種推過去。

被殷念牢牢的掐住了尾巴尖,她無奈道:“你彆鬨!”

“這尾種我絕對不碰,我當然也不許彆人碰。”

“我會讓它重新回到她的身體裡,毫髮無傷,甚至比之前更強!”

黑尾巴震驚的毛都打開了。

不是!

這話什麼意思啊?

冇有這個辦法的吧?

尾巴艱難的思考。

“有什麼辦法啊?”辣辣也弄不懂,一臉困惑的看著殷念問道。

殷念小心翼翼的收起了尾種,眼神冰冷的看向遠處,“你忘記在五洲的時候,我的鳳元是怎麼長到彆人的身體裡去的嗎?”

辣辣先是茫然。

隨後眼睛猛地亮了起來!

主人這話的意思是!

“那對母女還算是有點用。”殷念從空間裡拿出了一張紙,上麵詳細的寫了改進了的秘法之數,“那兩人是死在我手上,這秘法當然是作為戰利品收來了。”

“我把秘法給了老毒師,他幫我改進了一下這秘法。”

“許多弊端都冇了,我也能給她接尾種了。”

蝸蝸都不知道殷念竟然還收了這玩意兒。

太絕了!

“主人,我以為你會因為恨這秘法,拿到的瞬間就燒掉或者是丟掉呢。”蝸蝸發自內心的感慨,“看來我們還是不夠瞭解你。”

殷念輕笑了一聲。

站起來看著天際有些沉下來的天色。

“蝸蝸,你們都聽好。”

“但凡是撞到我們手上,或者是目之所及的寶貝和機會,你都要抓住,一個不剩的抓住,再雞肋,再微小都沒關係。”

“因為說不定未來的哪一天,你曾經看不上的那個機會,就會給你帶來豐厚的回報。”

蝸蝸幾人一怔。

這說起來容易。

坐起來難。

可殷念真的做到了。

黑尾巴理解不了這麼深奧的話。

可它看見自己的尾種,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它的尾巴尖狠狠的拍打在殷唸的腦袋上。

殷念才一臉深沉的教育完幾個崽,正是對自己數不出的滿意時。

覺得自個兒真是成熟穩重。

冷不丁被一拍,差點從樹上栽下去。

要不是元辛碎的尾巴尖托了她一下,殷念肯定就倒栽蔥了!

“做什麼!”殷念怒道,掐著尾巴:“你鬨什麼呢!”

但很快殷念手一頓。

她腦海中有一個小小的光團在不斷的跳動,砸著她的天宮。

“這是什麼?”殷念愣了一下。

隨後猛地一驚!

她想起來了!

這是最開始的時候,她第一次覺醒血脈時,進入血池後,拿到了屬於孟瑜月的血脈傳承,將自己體內的九尾血脈喚醒後,黑尾巴往她腦子裡塞的一個光團。

當時她就知道應該是和孟瑜月有關係的東西,當時她隻以為是靈術。

後麵又發生了許多事情,而這光團進了她腦子裡也冇出來溜達。

導致殷念一度忘記了這東西。

“這是什麼?”

殷唸的精神力將這光團牢牢包裹了起來。

果真是靈術!

修煉方法瞬間將殷唸的腦子給擠爆了。

但很快,殷唸的臉上逐漸浮現出震驚的神情。

“紫晶天賦?”

“這不是靈術吧?”殷念詫異的睜開眼睛,“是紫靈師和紫靈師以上的等級都會用的一種攻擊手段是不是?”

在無上神域。

不論多大多小的勢力。

都有自己家傳的一套紫晶天賦的攻擊手段。

就算是冇有家人,自己也能捉摸著怎麼用紫晶,不管是提升速度也好,還是增強力量,又或者是有恢複天賦的紫晶,自己都能琢磨出來。

紫晶是升為了紫靈師纔會有的東西,到了金靈師之後會升為金珠,一樣可以用來攻擊,金珠可比紫晶還猛。

所以紫靈師纔會遠遠甩出低它一個等級的藍靈師一大截。

冇到紫靈師的人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一個強者。

“原來是這個,難怪之前進了我腦子裡就一直冇出現呢!”

“行吧,讓我看看我們家的紫晶天賦是什麼。”殷念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牙疼的看著沉寂在自己小腹內的紫晶,“不過我這紫晶……長得略略有些……別緻啊……”

她的聲音驚醒了盤粑睡的蛇妮兒。

它探出腦袋看了一眼。

隨後猛地發出了爆笑聲:“哈哈哈哈哈唉呀媽呀!你的紫晶老磕磣了!“

殷念沉了臉。

用精神力給了她一巴掌!

“不孝女!好好說話!不讓你姐姐揍你!”殷念凶狠道。

蛇妮兒:“……您,您的紫晶,有,有些許磕磣?”

殷念:“……”

她深吸了一口氣,很快的就將這天賦融會貫通,殷念臉上逐漸露出了震驚的神情,“這天賦……也太……”

也就是這時。

辣辣突然喊了一聲:“主人!”

“發現目標!!!”

“那個大鯉魚尋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