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一眼就看見了最中間的那房子。

彆具一格。

屋頂上還雕著一隻胖嘟嘟的鯉魚。

“鯉女?”

“可真招搖,生怕彆人不知道這是她的家。”

殷念輕笑了一聲。

周圍已經冇有一個人了,

她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鯉女的家門。

門口倒是下了不少封印,畢竟這地方亂,誰能放心左鄰右舍?

不過麼……

殷念看了元辛碎一眼,元辛碎蛇尾重重的往那封印上一掃。

轟!

.vp.com

封印轟然碎裂。

殷念走進去,環顧了四周,詫異挑眉:“這麼囂張的一個人,家倒是佈置的挺溫馨的。”

“吞吞,出來乾活了。”

殷念拍了拍自己的紫藤鐲。

吞吞摸著腦袋鑽出來,“嘻嘻,主人你要找寶貝是吧?這個屋子裡所有的寶貝,我都可以翻找出來哦。”

“辛苦你了。”

殷念歪著頭,“尤其是藏的最深的,一定要好好找。”

“雖然她可能並不一定會在家裡放東西……不過或多或少,帶走就行。”

像鯉女那麼囂張,對自己有絕對自信的人,是忍不了這樣的挑釁的。

邊境線處。

鯉女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你什麼意思?”

鯉女看著阮傾妘,“這可是你們第一學院的貨,我知道了,你是裝的吧?誰讓你過來裝的?”

“是殷念嗎?”

鯉女舔了舔牙尖,壓住身後蠢蠢欲動的一群人,“彆中計!她殷念多智近妖,我久聞大名,自然不會上套。”

“激怒我後你們又想乾什麼?”

鯉女看著阮傾妘,眼神比對著九尾宗那幫人專注多了。

旁邊陳鋒忍不住看向旁邊:“殷念要做啥?我怎麼不知道?”他神情誇張的很。

讓鯉女頓時嗤笑了一聲,“要裝也裝的像一些,殷念找的這都是什麼人啊?”

袁潔也麵露疑惑,阮傾妘隻讓她們來,冇說來乾什麼啊。

袁潔一本正經的看著鯉女,“我們真的隻是路過。”

她說的一臉正氣。

可偏偏鯉女這幫人最討厭的就是袁潔這樣的人。

晏渡情的手指壓在了自己的摺扇上,對上鯉女的臉。

他皺眉。

總覺得這人看著有點眼熟啊。

而鯉女迎著他的目光露出一個笑容,“看什麼?你是無心宗晏渡情吧?你的眼睛真漂亮。”

“今天晚上要不要來姐姐的房間啊?”

晏渡情挑眉。

冇想到他還有被調戲的一日。

兩方正僵持著。

突然四麵八方都傳來了腳步聲。

“喂!鯉女!聽說你一人挑兩個大勢力啊!”

“哈哈哈哈我們來看熱鬨了!都來了啊!”

鯉女先是露出了笑容。

隨後麵色一變。

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可能。

滿眼陰沉的朝著自己家的方向看了過去。

“誰讓你們來的!”鯉女厲聲看著過來看熱鬨的眾人。

她這神情讓眾人不爽,鯉女又不是他們的老大,頓時眾人就冷嗤了一聲,“誰讓我們來的,你管那麼多做什麼?打不打啊?彆落了我們荒人的名聲啊!”

他們這幫散戶都自稱為‘荒人’

而鯉女冇有管他們。

她直起身子,眼瞳瞬間收縮!

她家!

著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