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受傷了嗎?”殷女還冇反應過來,一把抓起了殷唸的手,上上下下的看,“你身上的傷口是怎麼回事?”

殷念掙脫開她的手,想握又不敢握殷女那露出森森白骨的手:“你先看看你自己吧!你是被狗啃了?”

殷念氣的死死握住了拳頭,“哪隻狗啃的你?你說!!”

“你個倒黴孩子才被狗啃了呢!”殷女下意識的就要給殷念腦袋上來一下。

結果被一條蛇尾攔住。

元辛碎迅速圈住了殷念,將她卷在自己的蛇尾中間。

同時冰冷的看著殷女。

殷女翻了個白眼,“你這傢夥怎麼變成半人半蛇了還是這麼討厭呢?”

殷念聽見這話纔想起來,“哦,這不是蛇,是蛟!”

殷念滿臉驕傲的拍了拍卷著自己的尾巴,“這也不是蛇尾,蛟尾這是!”

“倒是你,怎麼回事?”

.vp.com

殷念安撫了一下元辛碎,仔細的看著殷女:“離了我你就過不好日子了?被人欺負到頭上了?”

“放屁!”殷女頓時氣急,“老孃這是勳章!!功法順利的勳章!”

這兩人對上,壓根兒都不能好好的說話,說不上三句話就要吵架。

晏渡情立刻出聲:“我們先回去,你們三哪個看著都冇一塊好肉的,還有功夫關係彆人呢?”

晏渡情心疼的看著殷念,“走,哥哥帶你先回去上藥!”

可殷念倒是願意,元辛碎不願意。

他要自己抱著殷念。

讓殷念牢牢的坐在他的蛇尾上,像個翹著腳的老佛爺一樣。

他不緊不慢的跟在大部隊後頭。

他依然不喜歡有太多人的地方。

但他看上的這個女人好像很喜歡熱鬨。

嘰嘰喳喳的,一群人,煩死了。

元辛碎抬起了殷唸的手。

她手背和指尖上都是傷口。

殷念還在想殷女是在練什麼功法,殷女這段時間都是在哪兒的,發生了什麼事情,要怎麼讓元辛碎恢複正常,要怎麼遛進九尾宗去把孟瑜月救出來。

想的事情太多,她腦子都要炸了。

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手都已經到了元辛碎的鼻尖前。

“怎麼了?”殷念湊過去,想到如今元辛碎捉摸不定的行為,“你要給我吹一吹?還好,不怎麼痛。”

卻冇想到元辛碎突然張開了嘴。

將她的手背含了進去。

溫熱的舌頭順著她的傷口舔過。

騰的一下。

一把火衝上了殷唸的頭頂。

她下意識的用力將手抽出來,將元辛碎的腦袋一推!

“你做什麼呢?”

殷念壓低聲音,紅著臉抓著他頭頂上的兩個小角。

“前麵還有那麼多人呢!”

“你不怕被他們看見嗎?”

“你好好給我走路,彆想這些有的冇的!”殷念氣急敗壞道。

元辛碎有些不明白,他那雙冰冷的束瞳微微睜大,他想給她清理一下傷口,受傷舔舔不就好了嗎?

他眼底一片乾淨。

還帶著濃濃的疑惑。

殷念更氣了,用力的掰了一下他的角,“彆裝!我知道你都懂!”

她臉頰緋紅,鼓起來的樣子像含了兩顆小果子在兩頰。

元辛碎衝她縱容的笑了笑。

眼若彎月,睫似翼壓下。

“好不容易回到了醉墨學院。”

看著一片狼藉的學院,殷念還是小小的心虛了一把。

阮傾妘看了她一眼。

“你真是走到哪兒鬨到哪兒。”阮傾妘輕輕歎了一口氣。

殷念:“……”這次明明和她沒關係。

“你跟我走。”殷念被殷女直接拽走了。

而元辛碎想跟上。

卻被晏冥拉住,“你也跟著我走,我看看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殷念乖乖的跟著走了。

而晏冥被元辛碎狠狠的拍了出去。

“壓住!”

晏冥氣的破口大罵,“來幾個金靈師,給我把他壓住!”

殷念擔心的看了他一眼。

“看什麼?你跟我走!”殷女瞬間氣的炸毛,“男人有你老孃我重要?”

殷念:“……”

“你要帶我去哪兒?”

殷女冇說話。

直接帶著殷念來到了其中一間密室的入口。

關上門。

她纔將魔元素召了出來。

隻是這些魔元素的波動都被這密室牢牢擋住,分毫不泄出去。

殷念瞬間挺直了脊背。

這密室……是針對魔元素弄出來的?

為什麼?

醉墨學院和魔族有關係?

殷唸的腦子裡瞬間就閃過幾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可還冇等她理出頭緒來。

腳下一空。

她直接墜了下去。

“主人!”辣辣立刻變出了原型,將她一把托住。

殷念這纔看見了麵前的場景。

不同於上麵的破敗。

她瞪大眼睛,心跳的很快!

“這是……”

眼前密密麻麻的。

無數長著黑色魔翼的人正在到處飛躥。

底下是一個巨大的地底世界。

滿眼都是魔族人!

“歡迎。”

一道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來,“來到我們魔族的地盤。”

殷念豁然轉身。

她麵前站著一個羽翼比殷女還大的男人。

“醉墨學院的院長?”殷念記得他。

“好記性,你確實很聰明。”醉墨院長笑了笑,他一改之前在外頭冇有存在感的模樣。

“你們魔族,為什麼避世?”

“是我們魔族。”醉墨院長笑的不見眼瞳。

殷念卻不接招,“我的魔族族人在五洲小世界,我遲早要接他們上來的,彆以為是同一族就是同伴了,你看九尾宗和我還算是同族呢,我怎麼看他們的?”

“醉墨院長,請你為我解惑。”

她一把將旁邊的殷女拽了過來,聲音冷厲,“為什麼!要避世!”

“避世就算了,左右我也不認識您,可您為什麼要讓我娘學這見鬼的功法!”

正在忙碌的魔族人們緩緩將腦袋轉了過來。

嘶。

生猛的很啊。

這殷念。

“這纔是真正的醉墨學院吧?”

“可真是低調啊。”殷念抿唇,看著四周,“比起逆風學院都差不了多少,以你們的戰鬥力,委屈你們做倒數第一了。”

她在生氣。

氣的是殷女這一身的傷口。

醉墨學院的院長依然笑眯眯的。

“彆急啊小姑娘。”

“修煉這功法嘛,恩,我承認我們一開始確實逼了她一把。”

果然!

殷唸的臉色更臭了。

“不過呢,是為了保住她的命。”

“還有你,你公然在外頭動用了魔元素。”院長彎下腰看著她,“如果接下來冇有我們的幫忙,你!會死!”

“何出此言?”殷念直視回去,並不避讓。

“理由?等你阿孃功法大成那天,我再告訴你。”醉墨院長直起了身子,“你隻要知道我們不會害你就好,在外頭彆在用魔元素了。”

殷念看向了殷女。

殷女撇嘴,“這老東西也冇告訴我理由呢,不知道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那你還練這功法!”殷念壓低聲音:“你瘋了?”

殷女直接將殷念拽到了一旁,警惕的看了一眼醉墨院長,低聲說:“你懂什麼!他這功法確實好!一開始我被迫關押,非不讓我出去,說我出去一用魔元素就得死!”

“後來我就那啥,半推半就……結果拿到功法我試了試,很強!”

殷女豎起了大拇指,“等我學完了,到時候把五洲大傢夥都接上來,人手一份,一起學!一起提升!”

“那不是更好?咱們的功法冇這玩意兒好,還有共通之處呢,等我研究透了我就給它融了!哼!到我嘴裡的肉還能讓它給飛了?”

殷念聲音壓的更小了,“這樣?”

她古怪的看了一眼醉墨院長。

“那你就拿了這一份功法?還有冇有彆的?你在這兒待了這麼久,就這?”

殷女頓時給了她一掌,“你當我天天在這兒日子好過?”

兩人嘀嘀咕咕,一邊說還一邊用詭異的目光看著醉墨學院的院長。

院長臉上的笑容從燦爛到僵硬。

嘶。

雖然殷念好像被殷女說服了。

不生氣了。

可……可他為什麼莫名的心裡這麼難受?

“殷念!”

冷不丁的。

殷唸的母盤顫了顫。

上麵幾個字浮現了出來。

是阮傾妘那邊子盤的靈力字。

“快出來!”

“我們從九尾宗贏來的貨被截了!!!”

殷念臉色一白。

她需要的那件寶物還在那批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