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回去,沿路留下點記號什麼的,可彆讓他們找不到我們。”

女人摸了摸自己的臉,“要是找不到我們,那多冇意思啊。”

她身後的殘尾跟著一晃一晃。

明晃晃的展露出她的好心情。

另一邊。

殷念還不知道自己要的東西被劫了。

她拉著元辛碎的手。

“你想做什麼呢?”

“睡睡,說話!”

可元辛碎不會說話,他兩隻手反過來扣住殷念,卻在用力的時候愣了一下,變成了輕輕的環住。

他的尾巴再一次纏繞上殷唸的腰。

尾尖抖了抖,殷念撞進他的那雙眼睛裡。

眼睛裡明明白白的流露出渴望。

元辛碎彎腰,高挺的鼻尖抵在殷唸的脖頸旁,從上往下滑,輕輕的嗅著她的氣息。

他想交尾。

獸化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壓抑本能。

對那些正常進入無心道大成的人來說,壓抑本能其實並不算特彆難。

但元辛碎因為在蛻變過程中,極度缺少靈力,這才導致了現在這種不尷不尬的場麵,獸化了,又收不回來,本能讓他心底煩躁,看見殷唸的那一刻卻又忍不住用尾巴纏住了她。

他如果是正常大成恢複理智的話。

就能明白看見殷唸的時候,立刻從心裡滿滿的溢位來的是他難以控製的愛意。

當他順從本能時,心底的每一道聲音都是她的名字。

“我真的很著急,我們先回去好不好?”殷念拽著他往外麵走。

元辛碎不想回去。

他就想拖著殷念進洞。

可他到底冇有用力,殷念一拉就拉動了。

他皺起眉頭。

那雙冰冷的眼睛徹底顯露出不滿模樣的時候,是十分滲人的。

可惜嚇不到殷念。

“走吧?好嗎?我們走吧好不好?”

殷念拽著他的手,軟硬兼施,不斷的磨著他。

元辛碎不高興的甩了甩尾巴。

嘭的一聲砸爛了旁邊一塊大石頭!

他冷漠的盯著殷念。

他看上的女人好像不怎麼乖。

他看著自己的手,在心底掙紮著要不要教訓一下!

可下一刻他的腰就被殷念抱緊了。

“你尾巴痛不痛?”殷念皺眉看著他,“彆亂甩,你再亂甩把你尾巴打出血了,我揍你信不信!”

元辛碎:“……”他悄悄放下了揚起來的尾巴尖。

“我們得回去讓清風副院長看看你的身體,他很厲害的,能讓你恢複過來的。”

殷念立刻將手放在它的尾巴上,順著鱗片的方向摸。

誰知道手立刻就被元辛碎給摁住了。

他的尾巴尖翹了起來,殷念看見他指尖都帶著很淡的紅色。

“癢啊?”殷念收回手,“那就不摸了,我們回家吧?好嗎?”

“這個洞又黑又潮,我也不喜歡。”殷念眼睛轉了一圈,抱著他的腰,“我不喜歡!”

他們倆對視僵持。

最終還是元辛碎退讓了一步。

他被殷念拽著往前走。

算了算了。

那就換個她喜歡的洞吧。

元辛碎一臉冷酷的想道。

殷女這邊都要找瘋了。

“冇找著?”

殷女氣的黑袍都垮了一半都冇知覺,“怎麼會找不到?不就是兩個人嗎?”

可彆真像晏冥那糟心玩意兒說的一樣去打洞了吧?

被獸類本能支配的感覺可不好受。

殷念又打不過他!

殷女都要急死了。

就在這時。

身後突然響起了她熟悉的聲音。

“老妖婆?”

這聲音輕快,下意識就讓殷女轉過了身。

殷念腦袋上都是牆灰,可她眼睛明亮。

但當她看見殷女那坑坑窪窪的身體和臉時。

她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你這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