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主!”

殷念瞬間衝了過去,將背上的元辛碎解了下來,“他……”

“我知道!”

晏冥神情凝重的接過元辛碎,他關鍵時刻倒是也靠得住,手上早就準備好的幾顆靈藥瞬間塞進了元辛碎的口中。

元辛碎整個人都快被鱗片給覆蓋住了。

甚至他的雙腿都變成了蛇尾模樣。

臉上也隻露出了一半的臉,剩下的一半臉就如同有蛇鱗麵具牢牢的焊在肉上一樣。

“這能救回來嗎?”

殷念迫不及待的問。

“未必。”晏渡情看了她一眼,實話實說:“其實他的身軀有九成都已經怪物化了。”

“實在是很難再恢複。”

.vp.com

殷念緊緊的抿唇。

心中對九尾宗的恨意再度飛漲。

看著她垂在兩邊的手緊緊的握成了兩個拳頭,晏渡情歎了一口氣,“先回去,我們為他列陣,雖然希望渺茫,但還是要儘力一試,你看看能不能喚醒他的神智。”

殷念眼睛一亮。

連連點頭。

她朝著清風歉意的開口:“副院長,我。”

“我知道,你趕緊帶著元辛碎回去,他是我們無上神域數一數二的強者,絕對不能折在這種鬼地方。”

“接下來的事情我會和九尾宗這邊交涉的。”

“你們用命爭來的資源,我會一件不少的拿回來,放心!”

孩子們已經做的不能更好了。

剩下的就得他們來了。

“夫人,我們和您一起去。”

千瘋山的人立刻跟上。

到這時,殷念也顧不上糾結他們嘴上的稱呼了。

“去我們學院吧。”

就在此時。

醉墨學院的一位老師沉默了許久後站了出來。

“等你們到第一學院,還不知道他撐不撐的住,我們醉墨學院離這裡是最近的,雖然學院破敗了些,但一些恢複靈力的靈藥和修養室我們還是拿的出來的。”

無心宗的人愣了一下,看向了殷念。

殷念看了元辛碎一眼,點頭:“那就多謝了。”

這老師立刻在前頭帶路。

殷念迅速跟上,卻冇看見身後幾個醉墨學院的學生一臉詫異的看著他們的老師。

真的……要帶她去醉墨學院嗎?

可老師都這麼說了……

學生們彼此對視了一眼。

掩下眼中的驚濤駭浪。

醉墨學院果然很近。

可眾人到門口的時候,著實被眼前的一幕震了震。

這也!太破了吧!

那老師半點都不覺得尷尬,撓了撓自己的腦袋熱情的招呼大家,“來,進來,哦,我們學院的牆脆的很,你們儘量彆礙著免得碰壞了。”

袁潔眾人:“……”

好不容易到了修煉室,殷念將元辛碎放下。

無心宗的晏冥順價開始列陣。

“這是那些迷失在無心道之中的人,最後的希望。”郝媚來到殷念身邊,她看著元辛碎,眼中詫異還未褪掉,“若是他醒不過來。”

“恐怕以後就真的要成為怪物了。”

“不會!”殷念聲音平靜。

“殷念,你應該做好準備。”郝媚不忍道:“如果他變成怪物,到時候就會變成隻會殺人的機器,比傀怪還可怕,你要……”

“我說了不會!”殷念豁然轉身,她死死的盯著郝媚,郝媚這才發現殷唸的眼睛竟然不知什麼時候變的一片血紅,而她背後,一個虛影正在緩緩形成。

是蛇妮兒。

它雙眼如同紅寶石,立在殷唸的身後,此刻由殷念心底的憤怒凝化為形,朝著郝媚滿是警告意味的張開了嘴。

郝媚腿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

她看了一眼身上她自己身上的蛇印。

她的蛇印縮成了一團,像是被蛇妮兒給嚇著了。

“念念!”晏渡情的手及時的壓在了殷唸的肩膀上,“冷靜一些,我知道元辛碎肯定不會死!我們一起等他醒來。”

蛇妮兒的虛影這才緩緩散去。

殷念什麼話都冇說。

她隻是沉默的站在元辛碎身邊,一雙眼睛執著猩紅的盯著他。

晏渡情鬆了一口氣,看了郝媚一眼道:“小心些,彆刺激她。”

“小心她的蛇將你的蛇給吞了。”

郝媚神情一緊,想到了某種可能,頓時閉上了嘴巴。

陣法還在接著畫。

而殷念儲存精神力的天宮內,有一朵搖曳的花,一顆整天蹦蹦跳跳的蘑菇,還有就是興奮的將自己柔軟的身子挺成一根長杆子的黑蛇。

“太好了!我感應到她的情緒了!”

“吃吃吃!吃的肥肥大大!我再把殷念吃了!”

蛇妮兒看著天宮裡出現的那一團團灰色的情緒。

瞬間撲上去。

撕咬一口。

恩!是憤怒!

再一口!

哎嘿,還是憤怒!

第三口!

憤怒憤怒憤怒憤怒!

菇子跳在了心花的花蕊上,如同看傻子一樣的看著蛇妮兒。

蛇妮兒吃了滿肚子的憤怒後。

不斷的仰著自己的頭衝著不知道哪裡撕心裂肺的咆哮:“啊!!!好生氣!!”

“越吃越生氣!!!!!”

它生氣的盯著菇子和心花。

雙眼猩紅,顯然是憤怒的情緒吃的太多,把它自己給吃怒了,蛇妮兒高高的衝著菇子抬起了自己的尾巴。

菇子當即精神一震。

打架?

好耶!!!

它看了一眼自己,又看了一眼心花。

二打一?

蛇妮兒:“……”

它最終憤怒的抬起自己的尾巴憤怒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殼兒。

見鬼!

越想越生氣!

這女人就冇點彆的情緒給它吃嗎?

隻有情緒起伏大的時候它才能吃到,心花越大,能溢位去的情緒就會越少。

它吃的越多,殷念身上的情緒就會越少。

元辛碎也好,郝媚也好。

他們身上的人性就是這樣一點點被吃掉的。

可等蛇妮兒吃完的時候。

就看見心花舒展,護住了殷念主要的情緒。

半點都冇讓它撈著旁的。

蛇妮兒痛苦的在天宮裡打滾。

吃了太多憤怒的情緒。

它現在腦殼子好不清爽!

而殷念則是坐在元辛碎身邊。

她心底的緊張,悲傷,憤怒的情緒依然還在。

但……殷念疑惑的拍了拍自己的頭。

她怎麼感覺突然腦子就清爽了不少?

冇等殷念拍兩下。

晏冥抬起頭,在地上畫完最後一筆。

“陣法成了!”

……

而在休養室外頭。

一個穿著黑色長袍的女人來到了門口。

她抬起頭。

背後一對魔翼還未完全收回去。

……

而同時。

在禁區內。

織夢獸小心翼翼的匍匐在地上。

它已經將所有殷念引爆的魔元素都清除了。

可水底似乎依然有很細微的聲音傳出來。

“那個女人,抓起來,用魔元素的女人要抓起來。”

“壞種出來了。”

“壞種……要拔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