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兒!”

孟荊怒極咆哮。

拚儘全力一掌將麵前的晏冥給拍的連退三步。

“殺了她!”孟荊的聲音傳遍整個賽場,“殺了殷念!所有人,圍剿!我要見屍不見活人!”

這其中的所有人也包括了其他宗門安排在大賽場地裡的人。

九尾宗的人很快就動了起來。

九尾宗的附屬宗門也一臉殺氣的朝著殷念殺過去。

剩下的宗門愣了一下。

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心底煩躁的罵了兩句。

還是抬腳跟著九尾宗的人一起去堵殷念。

殷念將孟昊葉踹下去之後。

.com

就立刻帶著元辛碎繼續往外走。

老師們被九尾宗的人拖著。

她卻冇時間繼續待下去。

她得去找無心宗的人。

那邊的人或許有辦法救他。

她一定要救他!

“殷念!”

可偏偏前麵很快就出現了攔路虎。

他們臉色難看的將殷念攔住。

也不多說什麼,領頭那九尾宗的金靈師抽出腰間的彎刀就對著殷唸的脖頸斬了過來!

“多說多變!對付你這樣的人呢,就是要速戰速決!”

殷念這女人太邪門。

從一開始就不能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殷念抱著元辛碎猛地躲開。

卻因為元辛碎實在是太沉,殷唸的手被劃開,鮮血噴湧,但好歹還算是避開了致命的位置。

“跑?”

“圍住她!”

不得不說,這次來的真的是九尾宗的精銳弟子,比起孟昊葉那幫人不知道強橫了多少。

殷念才站定,就發現自己已經被圍了起來。

“呼。”殷念緩緩吐出一口氣。

她眼中聚起微光,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她都要帶著元辛碎衝出去!

大不了斷手斷腳……咚!

當殷念正發了狠的打算硬衝的時候。

她麵前突然落下一個身影,筆挺如長槍。

殷念一愣。

看著突然出現在她麵前的阮傾妘,“你怎麼來了?你自己一個人來的?”

九尾宗這兒可有好幾個金靈師。

“我的速度最快,就先到了。”阮傾妘還是那副不近人情的模樣,她的一隻手按在了自己腰間的長劍上,“幾個剛變成金靈師的人而已,慌什麼。”

殷念被猛地一噎,“你自己不是還冇到金……”

可下一刻。

她就看見麵前這些九尾宗的金靈師警惕的後退了一步。

他們死死盯著阮傾妘摁在腰間的這隻手。

殷念瞬間就記起來了。

那時候學院大賽的時候,阮傾妘還受傷呢,當時也是這麼一個動作,震懾的周圍一圈學生動都不敢動。

“你這……”

殷唸的話還冇說完。

阮傾妘手上的長劍猛地抽了出來。

眼前像是炸開了血紅色和深藍色交織的光,耳中是一片嗡鳴聲。

還夾雜著那些人慘叫聲。

“快跑!”

“阮傾妘竟然是金靈師了!”

光華褪去。

殷念看見了那些扭轉過身體想跑的金靈師。

可惜。

他們轉過去的半個身子被整個削開。

切開的那一麵肉骨平滑的像是用磨石打磨過。

這可是七個金靈師,哪怕是剛升上金靈師不久,那阮傾妘不也應該是才變成金靈師嗎?

殷念扭過頭看向了阮傾妘。

阮傾妘的長劍已經再次入鞘。

華麗又血腥的一擊。

見血方收。

在這一刻,殷念終於明白,阮傾妘為什麼是三千學院第一首席,為什麼強如洛雪,為逆風學院締造了無數神話的洛雪都一直隻是跟在阮傾妘的身後。

天纔是天才。

阮傾妘是阮傾妘。

天與地的差彆,該如何追趕?

“看什麼?”阮傾妘轉過身看向殷念,“就一個孟昊葉而已,還需要你退學?”

“殷念,彆淨說些不爭氣的話。”

“打上門來的傢夥,殺光了又如何?”

“我們第一學院還冇窩囊到那種程度。”

殷念心口微暖。

她確實做好了退學的準備,她和九尾宗的恩怨,以後絕對是不死不休,她不想將第一學院拉下水。

“走,回去了。”

阮傾妘站在了殷唸的麵前。

眼神直視那些還在猶豫要不要衝上來的其他宗門的人,“上來,我陪你們玩!”

他們臉上露出驚恐的神情。

第一學院阮傾妘陪她們玩兒?

拿命玩兒?

阮傾妘往前邁出一步。

嘩啦!

一群人迅速的後退。

殷念看的眼瞳發顫,心頭滾燙。

她就是想要這樣的實力。

因為實力不夠,所以要步步為營,可再多的算計再多的計謀,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也抵不過她的這一步。

麵前的人終於不甘心的散開。

一條路鋪開在殷念麵前。

“殷念!”

“你嚇死我們了!”

袁潔他們也到了,陳鋒差點一邊狂奔一邊飆出淚花,“要死啊你!是不是要嚇死我們?”

她們紛紛來到了殷念身後,警惕的看向了周圍的人。

“你冇事吧?”袁潔上上下下的看著殷念,“你冇受傷吧?”

“冇事,好著呢!”

殷念抬起手,正想展現一下自己強健的身軀。

卻忘記了自己的手剛纔被劃開了。

血噗呲一聲隨著她的動作噴出來,濺了袁潔一臉。

袁潔:“……”

殷念:“……”

阮傾妘站在了最前頭,指尖仍然壓在自己的長劍劍柄上,“走!”

眾人立刻跟上。

“老師們來了!”袁潔突然看向天空,拉了拉殷唸的衣袖。

是巔峰金靈師強者們終於到了。

九尾宗的人再不甘心也隻能將目光給挪開。

隻是那滿是仇恨的目光彷彿滾油一樣落在殷唸的身上。

殷念大步向前,在她身上的目光越多,殷念心底就越興奮。

她故意翹起唇角,舉起手,朝著四周示意:“九尾宗的朋友們,辛苦你們了。”

“再會!”

“再會再會!”

氣的九尾宗眾人一口血差點噴出來。

偏偏他們穿透結界口的時候。

這賽場上的播報聲音還響了起來。

大概九尾宗的人啊,以為他們是贏定了。

這為第一獻上的祝賀詞說的那叫一個漂亮。

“恭祝大賽最強獲勝者,今日是王,往後依然是王!”

就像是幾個連環巴掌打在了九尾宗這幫人的臉上。

學院眾人瞬間歡撥出聲。

殷念卻在這歡呼聲中第一眼就瞧見了站在一旁的無心宗。

她臉上的笑容終於撐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