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半點不害怕的迎著他的目光。

元辛碎髮現盯著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隻覺得這女人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自己。

會有人敢這樣直視他的眼睛嗎?

他的腦海中下意識的就出現了這麼一句話。

就在他出神的這一瞬間,殷念卻伸出了手,猛地拽住了他的指尖,“問你呢?剛纔是你打的我嗎?然後你現在還想打我?”

殷念心底想著。

如果這人說是。

那她就……跑!

打不過!

握上他指尖的那一刻,殷念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接著這悄悄一握,她瞬間感受到了他體內比自己多許多的精神力。

不成不成!這個太強!

還不如打骷髏。

元辛碎被握住指尖的那一刻,他的臉上迅速渡上了一層紅。

猛地甩開了殷唸的手:“你一個女孩子家?為什麼這麼不知羞?”

殷念詫異,摸了摸自己的臉,“你才幾歲啊?”

“姐姐摸摸你怎麼了?”

她覺得這人看起來不像是要打她的樣子,頓時膽子也大了一些,直接往前一步走,“你說說看,我怎麼不能碰你了?”

元辛碎的視線從她的臉緩緩滑下。

落在小腹處的時候,他皺起了眉。

“彆說陌生男女不該如此,你,你還是有身孕的人,怎麼如此……”輕浮!

可是輕浮兩個字滾在了他的舌尖,盯著殷念那張臉,他卻死活說不出來。

這感覺讓元辛碎覺得新奇。

身?身孕?

殷念低下頭。

見到她的肚子鼓起來了。

鼓的和之前完全不一樣大。

“怎麼會?”殷念嘴角抽搐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它!它之前不是這麼大的!”

可她並冇有感覺到任何的難受。

難不成是因為她喝了水?

可,可她喝了水蟒半個腦袋,那腦袋再加上三四個都冇有這麼大的肚子啊!!

大大的像是要炸了。

“我?我有身孕了?”殷念摸著自己的肚子。

耐心的感受著。

好像裡麵是有什麼東西存在,一團。

還一動一動的。

“胎!胎動??”

見這陌生女人一驚一乍的樣子。

元辛碎不知怎麼就無比頭痛。

“怎麼回事?”殷念下意識的抬起頭問這裡除她之外唯一的活人。

可抬起頭才發現元辛碎竟然大步走了,都走出好長一段路了。

他站在殷念身邊就覺得心煩意亂,他不喜歡這種脫離自己掌控的感覺,而且這女人看起來古古怪怪,她能吞噬他的精神力,那他就殺不了她。

剛纔他透過水蟒隻看見一個模糊的身影,當時她的肚子好像冇這麼大?

算了。

可能是他看錯了吧。

反正以後永遠都不會再見,不必想太多。

元辛碎有些睏倦的半闔上眼睛,他想找個地方,睡一覺。

他對萬事都不感興趣,做什麼都覺得睏倦,還不如閉眼睡過去。

“恩?”

元辛碎半闔上的眼睛猛地睜開。

看向了旁邊。

殷念抱著自己的大肚子走在他身邊,見他猛地睜眼瞬間後退一步,警惕的眯起眼睛看著他。

元辛碎:“……”

他忍了忍,接著往前走。

蹬蹬蹬。

殷念又開始跟著。

元辛碎耐心全消。

“你想做什麼?”元辛碎眼神冰冷的看著殷念,“再跟著我信不信我殺……殺……”

話到一半竟然又說不出口?

元辛碎握緊了拳頭。

一臉難受又隱忍的模樣。

這模樣讓殷念誤會他果然要打自己了。

下意識的就挺起了肚子。

可一想不對,又急忙抱著讀者轉身用背對著他。

殷念又摸了摸自己的臉,她在水中看著自己的倒影,見自己年紀應當是比這孤傲少年要大許多的,姐姐該同弟弟講道理。

“我不是要跟著你。”

“是我見到你之後,我的肚子才這麼大的。”

元辛碎嘴角一抽,“誰是你肚子裡孩子的父親,你該去找誰。”

“我覺得你是。”殷念直接道。

元辛碎愣住了。

隨後低低冷嗤,“我今日才第一次見到你。”

殷念不甘示弱,“我今日也是第一次見到我的大肚子!”

元辛碎垂著手,盯著殷念那一段修長白皙的脖頸,語氣平靜的彷彿他纔是哥哥而殷念是妹妹一般,“無理取鬨。”

殷念被堵了一下。

“你怎麼對長輩說話的!”殷念轉過身盯著他,“那不如你摸摸我的肚子?”

“看看是不是因為你大起來的!”

元辛碎壓根兒不想和她糾纏,不知道為什麼,見到這個女人他就心跳極快,自己都變得不像自己。

彷彿被掌控?

這簡直可笑!

這女人很弱,弱的就算他們各自不用精神力,若是他一定要她死,光憑**強度,元辛碎也有自信能輕易捏斷她的脖子。

他繼續往前走。

殷念繼續跟。

元辛碎加快了腳步。

她竟然抱著大肚子開始飛奔。

她自己覺得冇什麼。

倒是嚇了元辛碎一跳,轉過身就對著邁開大步子要跳起來的殷念一聲厲嗬:“不許動!”

殷念嚇了一跳。

元辛碎站在她麵前,神情變換了好幾次之後。

終於無奈的走了過來,他臉色非常難看。

不情不願的伸出手,輕輕落在了她的肚子上。

罷了。

就碰一下。

讓這女人知難而退也好。

可他的手一貼上她的肚皮。

就明顯感覺到裡麵的小東西咚咚咚的開始拍著殷唸的肚皮,不斷的想要往外跳,似乎對他很親昵!

這怎麼可能?

元辛碎的眼睛緩緩瞪大。

這錯愕的樣子,搭上他如今唇紅齒白的模樣,倒是真有了幾分嫩生生的少年感。

殷念笑了起來,“看吧看吧我就說吧!”

“這怎麼可能?”

元辛碎不信。

再一次用感知去探查。

這一探查卻讓他徹底懵了。

裡麵確實有一團小東西。

而且這小東西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息。

既然是和他同源同根。

看起來……是是,是他的孩子?

“不可能啊。”

元辛碎徹底慌了。

而殷念歪著頭。

盯著他試探性的叫了一聲:“雖然你年紀好像不大。”

“但是,孩子他爹。”

“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