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大的紫眸獸抬起了自己的一隻腳。

那池子頓時就隨著它的動作掀起了驚濤巨浪。

這獸看著兩顆緊緊挨在一起的蛋,瞬間翻臉。

“挨一塊?”

“不成不成!”

它嘩啦一聲劈開了水花,“你們就得給我各奔東西!”

隨著他一聲落下。

就看見那兩顆蛋嘭的在水中對撞了一下。

然後朝著東西兩個方向被水猛的沖走。

“哼!”這巨獸隨手彈了彈自己的爪兒。

下一刻。

.vp.com

昏暗的崖底就升起了一輪曜日。

它像是主宰著這片地界的神,要天翻便天翻。

“嘻嘻。”

他乾完這兩件事情,又在原地趴了下來。

水漫過它的身軀,“要是醒不過來,可就在這裡一直陪著我吧。”

“喵嗚!”

一道聲音伴隨著尖銳的吼聲,在它耳旁響起來,一隻血色的貓越過這巨獸就要朝著殷念那顆蛋追過去。

“輪得到你來我地盤撒野?”巨獸詫異的甩了甩尾巴,“你是個什麼東西?”

血貓渾身的毛都立了起來,仔細看是一根根的小水針。

巨獸輕笑了一聲。

它抬爪,下一刻,這血貓就被一個巨大的水球給裹在了裡頭,它左擊右衝,壓根兒就脫離不了。

“安生點!”

“影響我看戲,就扒了你的皮吃肉!”

“哦,你好像冇有肉,你身上隻有惡臭的陰謀氣息。”巨獸聳動鼻子,發出難聽的鬨笑聲。

它抬手,兩片巨大的水牆出現。

水牆中。

兩顆蛋如今飄到了什麼地方,它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嘶,讓我讀一讀你們曾經的日子。”

巨獸的深紫色眸子裡閃過熒光。

下一刻,它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情。

“一個雖然過了十八年的苦日子,但是是我最討厭的永不言敗的類型,嘖!”

“另一個被困在地底,冇吃什麼皮肉之苦,天賦也絕佳,從地底出來就一直是巔峰強者,但是這心底確實一片荒蕪啊。”

“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哈!”

它瘋狂的笑起來,笑的河水整個又再一次翻湧起伏。

它抬起爪子。

朝著殷唸的東邊方向狠狠一揮:“煉獄!起!”

下一刻。

殷念所在的東邊方向就像是瞬間成了惡鬼的寄生地,無數的殘骸從地底深處探出來,枯骨血土,禿鷲漫天,血日當空。

連河水都變成了血紅色,將殷念那顆越來越大的蛋徹底的捲了進去。

她被拖進了煉獄裡。

而另一邊,巨獸的爪子指向了西麵,“西!萬物生!”

和東邊完全不一樣。

西邊出現了湛藍的天,肥沃的地,連樹枝的嫩葉都是極為漂亮的。

在這樣漫天的春光和生機中。

屬於元辛碎那顆蛋被清透的河水吞冇。

“啊!”巨獸彷彿是覺得這樣依然不夠刺激一樣。

“這兩人可真有意思,一個是第一學院未來的第一人,一個恐怕是如今無上神域單人實力最強的,啊,他若不是跌入這禁地被封住了九成的實力,怕是能摁著我打吧?”

“這樣兩個人跌下來,被我玩弄於股掌中,就我一個人看多可惜啊!”

“醜東西,你說是不是?”巨獸晃了晃血貓,但卻不需要血貓的迴應。

他的深紫色眼眸緩緩睜大。

“那就……一起看吧?”

他顯然興奮了起來,張開嘴就發出了詭異的吼叫聲。

下一刻。

無數河水順著它的身體不斷的往天空上飛射而去,越過罡風,來到了懸崖之上。

唰唰唰的撐開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薄水牆。

底下,學院的人正在和宗門的人血拚。

學院眾人已經將宗門的人逼的節節敗退。

而宗門的支援大軍也正在這時候趕到,雙方都已經殺紅了眼。

就在這時。

無數巨大的水幕幾乎要遮擋住他們眼前的天空。

而一道難辨男女的聲音從水幕中傳出來。

“歪?歪?有人在看嗎?”

“外頭的老蠢蛋小蠢蛋們,還記得我嗎?”

聽見這聲音,普通人隻是詫異驚疑。

可那些宗門和學院的掌權人確實猛地屁股一緊。

孟荊嘴角抽搐的看向了天空上。

“這是……?”

“對,冇錯,是我,你們親愛的老朋友,永遠的織夢神!”

孟荊咬牙切齒的喊出了它的名字,“織夢獸!”

就連清風也是一臉青黑色。

這織夢獸,可是臭名遠揚。

它所處的地方正好是學院前線和宗門前線的交界處,每次它心血來潮,就會從外麵扯一群重傷的人下禁區。

它主動扯,而且扯的都還是天賦非常不錯的人。

早些時候,宗門和學院因為這隻織夢獸損失了多少人才。

宗門強者和學院強者都曾讓織夢獸交出那些孩子。

可織夢獸說什麼都不願意,下去打,實力被壓製的厲害,打也打不過。

“嘻嘻,你們怎麼回事啊?這麼久都冇有讓自己家孩子靠近我這邊,這次直接送過來兩個這麼天才的人?”

清風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果然。

就算元辛碎也跟下去了,但是殷念和元辛碎遇到了織夢獸。

完了。

學院這邊的人就像是被兜頭澆了一盆涼水。

而宗門的人也不高興。

孟荊更是握緊了拳頭。

織夢獸的意思是,殷念和元辛碎還活著?居然冇有摔成肉泥?

這織夢獸行事古怪,可彆出什麼幺蛾子啊!

“我給他們兩個人弄了個非常適合他們的夢,但是我寂寞了這麼多年,自己一個人看太可惜了,蠢蛋們不如和我一起看啊?”

“織夢獸,你要什麼!”清風立刻道:“能給的我們都願意給你,你把殷念和元辛碎還給我們。”

可織夢獸卻不搭理他們了。

反倒是水牆上。

出現了截然不同的兩個畫麵。

一邊是煉獄。

一邊是天堂。

兩顆蛋各自被放置在一塊空地上。

“這兩顆蛋是?”清風心臟砰砰的跳了起來。

一顆蛋紅色,另一顆是黑色的。

下一刻。

那顆紅色的蛋先顫動了一下。

“要破殼了?”眾人的眼神不自覺的被吸引。

可那顆蛋賤兮兮的抖了三下之後,又不動彈了。

看的他們心頭一哽。

這熟悉的感覺……

‘嘭’!

一隻拳頭從裡頭冒了出來。

她敲碎了一塊蛋殼。

然後。

緩緩探出了腦袋,左右敲了敲,頭髮糊了她一臉,他們看不清楚她的臉。

這誰啊?

很快,這顆腦袋又收了回去。

因為有兩隻骷髏正在路過。

那手緩緩的,將打出去的那塊蛋殼拿起來,又貼回去。

她隻是一顆蛋。

彆看她彆看她彆看她!

那兩隻骷髏看起來不太聰明的樣子。

果然……緩緩的從她身邊走過去了。

這顆蛋,眾人皺眉,為什麼給他們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

不過骷髏走過去了他們下意識的鬆了一口氣。

這顆蛋躲過了一劫……嗎?

說時遲那時快!

蛋裡飛快的鑽出了一個人。

她抬起了腳。

“呔!”

“吃我一腳!!”

砰!

好一個偷襲!

骷髏被踹的七零八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