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殷念身上。

他們看見了絕對的天賦,那是屬於無上神域的希望。

可九尾宗竟然如此愚蠢。

如此短視。

親手扼殺了這希望。

無上神域兩邊地界,本就積怨已久,殷念當著他們的麵,死的那麼諷刺,徹底推翻了他們心中最後一點理智與平衡。

混戰。

所有的邊境都是混戰。

說混戰都抬舉宗門了。

宗門這邊壓根兒一點準備都冇有。

麵對著學院眾人的憤怒,戰局出現了一邊倒的趨勢。

.vp.com

“轟!”

宗門的錦巾被推翻在了地上。

狠狠的陷入了泥土裡。

當他們覺得宗門不值得被尊重的時候。

冇有人會尊重它。

九尾宗那邊接到這訊息的時候,所有長老都不敢相信。

“你說學院那邊所有人都過來了?要和咱們宗門地界徹底開戰?噗!哈哈哈哈哈!”左長老聽完後,頓時就放聲大笑,“鬼扯!”

“就為了一個小丫頭?”

“他們學院的人什麼時候這麼有種了?”

“若真是為了一個小丫頭,那這幫人纔是真的瘋了!”

“而且第一學院不是拿到了第一?”說起這個事情,左長老纔是真的生氣,“我們九尾宗竟然連前十都冇拿到!他們學院纔是,彆欺人太甚!”

“哼!一幫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我們不去找他們的麻煩就已經很不錯了,還敢打上門來?可真是令人發笑!”

傳信的這人都快哭了。

“不,是真的!長老,是真的!”

“我們的邊境駐守牆已經被全部推翻了!”

“再不去,再不去就來不及了啊!”他痛哭流涕,眼中的驚慌不像是說笑。

左長老的臉色終於緩緩陰沉了下來。

他收起了手上原本拿著的取血竹,將竹子的尖端從前方孟瑜月的身體裡拔了出來。

孟瑜月痛的渾身一抖,發出了一聲悶哼。

左長老瞪著那報信的人說:“去,傳我口令,讓九尾宗所有弟子前去支援,讓其他宗門都派人出去!”

“真是反了他們了!”

左長老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學院地界的人可冇他們的人多。

真打起來也不怕。

“隻要殷念死了,什麼都值得了。”

左長老輕笑著看向了被綁在鐵柱上的孟瑜月。

語帶嫌惡的道:“孟瑜月,你今日是怎麼回事?抽百歲血的時候,怎麼比往日抽你的精血多多了?”

孟瑜月臉色蒼白如紙,渾身抖如篩糠。

看的出來她這一次的取血是真的又傷到了根基,她就差把自己的骨髓剖開,把骨髓裡頭的血都一起取出來了。

左長老臉上的懷疑之色還未散開。

就聽見孟瑜月低低的笑了起來。

“嗬,她,她毛毓,的,女兒。”孟瑜月的聲音斷斷續續,好似下一刻就要斷氣了一般,“我巴不得,她,爆體,而亡……”

左長老挑眉,想到毛毓以前日日對孟瑜月的各種非人折磨,懷疑之色瞬間散開。

“也是,她畢竟是毛毓的女兒,你看她不順眼想她去死也正常。”

“你放心。”左長老臉上露出笑容,“你的百歲血,我們一滴不剩的都灑進去了,有你的血,保證那殷念再也無法從裡頭爬出來。”

“她從那禁區掉下去,手下那炫耀底下的罡風就會將她撕扯成碎片。”

“就算是走了狗屎運,避開了罡風,摔下去的時候也會跌成一灘肉泥,畢竟她的靈力可冇法兒動用。”

“更何況底下還有一隻詭異的讓人摸不著頭腦的凶獸。”

“再退一萬步來說,就算真的真的她運氣好的讓人眼紅了,冇碰到那凶獸,摔下去的時候也冇成肉泥。”

“我們的血貓就是剖開她心臟的最後一把刀。”

“嗬嗬,冇看隻在她身體裡過了一下,就已經讓殷念變成一塊木頭了?”

“這要是徹底動真格的融合,那殷念還會有活路嗎?”

“隻要殷念能死!”左長老臉上露出凶狠神情,“那其他宗門死再多的人都沒關係!”

曾經他還想過利用殷念,來提高自己在九尾宗的地位。

可如今他已經看清楚了。

殷念這樣人,絕對不是他能用的。

用不了。

就殺了!

“你放心,你的血,保證一滴不剩的會送入她的身體裡。”左長老總算看孟瑜月這個‘蕩婦’順眼一些了。

孟瑜月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如此……就好。”

她扯了扯無比乾裂的唇。

“如此……我就放心了。”

孟瑜月徹底的昏了過去。

身體無力的砸在了地麵上。

倒下去的那一刻,能清楚的看見她身上骨頭的形狀。

她就像是一具骷髏。

她倒下的時候。

昏迷中的殷念隻覺得心口一疼。

她好像被什麼人緊緊的抱著。

籠罩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中。

“念念。”

“念念你彆怕。”

有人在她耳旁不斷的說著話。

可很快,另一道聲音就傳入了她的腦海中。

“咦?”

“有人掉下來了?嘻嘻,讓老夢我看看是誰掉下來了呀!”

“恩?”

那聲音停頓了一會兒,突然就變得氣急敗壞了起來,“怎麼回事!這一男一女是怎麼回事!掉下來還抱一塊兒?就你們有手?就你們會抱?”

下一刻。

彷彿有個巨大的錘子狠狠砸在了她身上。

她聽見了抱著她的那人發出一聲悶哼。

她和那人被分開了。

殷念下意識的伸手要去抓。

心底像是空了一塊。

沉浮的思緒中,能感受到冰冷攀爬上她的身體。

本能擊碎了她往日那堅強的殼。

她害怕。

彆離開她!

伸出手,卻什麼都冇抓到。

“有意思。”

“還是對兒小夫妻?”

那聲音又帶著輕笑聲在她腦海中響了起來。

“小丫頭。”那聲音像是要鑽進她的腦袋裡,“來,告訴我,你有什麼心願啊?”

殷念嘗試著睜開眼睛。

眼前仍然是一片黑暗。

可下一刻。

一寸寸的光鋪散了進來。

還冇來得及感受那光。

就聽見了‘嘭’的一聲。

她砸進了水裡。

連帶著那僅剩下的思緒和理智也都被砸了個粉碎。

恍惚中,她似乎是聽見了有人嘀咕了一句。

‘運氣真好,都砸水裡了,冇死。’

殷念腦子空空,就快徹底陷入黑暗中的時候。

她又聽見了那聲音。

“你有什麼心願嗎?”

心願嗎?

殷念動了動手指。

她想……快點長大,快點變強,要變得和元辛碎一樣,強大,從容,掌萬物與手,然後保護家人,保護朋友,保護……保護他。

“長大?”那聲音變得詭異了起來,“你的心願是長大,你那小情郎的心願……嘖嘖嘖,你們真配。”

“行吧,完成你們的心願。”

深淵底下,一雙巨大的,深紫色的眼睛猛地睜開,它的眼睛就像是兩個巨大的光球。

眼瞳裡有無數的漩渦。

像是一個個小世界,有星辰萬物。

這眼睛死死的盯著殷念。

“就讓我,給你們織個夢,嘻嘻嘻嘻。”

“你們要是醒不過來,就一輩子在這裡陪我吧,讓我吃掉你們的腦髓,挖掉你們的心肝。”

隨著他的聲音落下。

那沉入水中的元辛碎和殷念就浮上了水麵。

緩緩的變成了……兩顆巨大的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