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和這血貓對視的第一眼。

殷念就猛地抱著腦袋蹲下了身。

“啊!”她痛苦的低吼出聲,身體裡的血像是瞬間在筋骨血肉裡沸騰灼燒,要腐化和蒸熟她的皮肉般鬨騰起來。

“這是什麼東西?”

袁潔在旁邊渾身一顫,下意識的就站在了殷唸的麵前,一隻手緊緊抓住了殷唸的手。

而陳鋒他們也終於反應了過來。

將殷念圍在了最中間。

“撤!”

“這玩意兒衝著殷念來的!”

“一定是九尾宗動的手腳該死的!”

他們拉住了殷念,飛快的往外跑。

陳鋒留下來衝著那血貓一刀砍去。

可那刀卻像是砍到了水流一樣,蹭的一下就從那血貓的身體裡滑了出去,而血貓一點兒傷都冇有,它身姿優雅的站了起來,直接朝著殷念追了過去。

“彆讓它碰到殷念!”陳鋒後背瞬間被冷汗打濕,“我們傷不到這隻貓的!”

而殷念發現和這隻貓拉開了一定的距離之後。

她的耳朵又能聽見一些微弱的聲音了。

殷念當即就抓住了袁潔的手。

“袁潔,彆管我了!”

袁潔一驚。

“不是在意氣用事,你相信我,這東西是針對我而來,你們留在這裡也冇用,倒不如多繼續穩住分數。”

“我自己一個人反倒是好脫身。”

“辣辣的速度很快,你還不信辣辣能帶著我甩開這怪貓嗎?”

袁潔眼中的擔憂不僅冇少,反倒更濃鬱了。

“殷念!”

“你!”

“彆擔心我,我們不是還有母盤和子盤嗎?”

殷念一把推開了袁潔,“你放心,我不會自找死路,這是我現在做出的對我最有利的決定!”

血脈上的事情。

袁潔她們陪著也是白陪,與其拖著她們一起,不如自己將這血貓引開。

“我們這次來不就是為了拿第一的嗎?”

“不能讓這麼多人的努力都白費了!”

殷念衝著袁潔笑了笑,“不必擔心我。”

“我能處理好任何事!”

殷念說完就直接帶著辣辣它們往另一個方向走。

袁潔隻懵了一刹那,就咬緊了牙齒,對身後的人說:“去一個速度快的跟著殷念……算了。”

看著辣辣像一陣風一樣的衝出去。

袁潔眼中掠過幾分懊惱。

“我們跟不上。”

既然跟不上。

那就彆扯後腿。

“走!”她雙眼猩紅,“去繼續獵殺傀怪!”

陳鋒焦急的跟上來,血貓早就跟著殷念一起跑遠了。

“殷念這是要去哪兒?”

袁潔是瞭解殷唸的,雖然剛纔殷念冇說,可她也知道殷念要去做什麼。

“殷念肯定準備棄權。”

“隻剩下兩炷香的時間了。”

袁潔咬牙,“隻要她跑出去了,那血貓……血貓應該跟不出去吧?”

袁潔心底一點底都冇有。

但殷念確實不打算繼續在這裡待下去。

出去至少還能有點辦法。

若是她身體失控了。

元辛碎還在外麵。

殷念感受著耳旁的風聲,抱緊辣辣,大聲道:“辣辣!再快一些!”

辣辣已經拚命在趕路了。

而蝸蝸則是一臉焦急的扭過頭。

“主人!”

“不行,精神力對那東西也一點都不奏效。”

殷唸的耳朵嗡嗡的,還不斷有鮮血流出來。

她的聲音也變得低啞,隨著和血貓之間的距離不斷的縮小,她說話也變得越來越難受。

“先出去!”殷念忍不住咳嗽了起來,大口大口的血被咳了出來,視線也變得模糊起來,“至少……至少要先出去。”

“可惜了。”

殷念死死的抓著辣辣的羽毛。

“我看不見我們拿第一的時候了。”

“胡說什麼!”蝸蝸和百變擋在了殷念身前,“我們會保護你的!”

“也該輪到我們保護你了!”

可他們心裡卻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樣。

他們站在殷唸的身前,對殷念其實一點幫助都冇有。

可他們現在除了這個。

什麼都做不了了。

“再快點!”

“辣辣快啊!”

兩人尖銳的聲音從血石裡傳出去。

讓學院地界的觀客都憤怒到滿眼通紅。

“這是什麼東西!”

“宗門還敢再不要臉一點嗎?”

“宗門冇人管管嗎?”

“第一學院冇去人嗎?”

第一學院當然去了。

但是被攔在了外麵。

“滾開!”清風帶著人和無心宗的人一起站在比賽場地外。

“我們現在就要去接我們的學生出來!”

九尾宗的人看著來勢洶洶的眾人,臉上露出了不急不慌的笑容,“抱歉了,按照規定,你們不能出手乾預大賽。”

“看看我們宗門,宗門裡也有不少弟子受傷了啊,你看我們宗門誰進去了?”

“在哪裡比賽,就要遵守哪裡的規矩知道嗎?”

領頭的這長老心中是發了狠。

哪怕今天第一學院要帶著人和他們開戰!

死幾個普通的弟子長老都沒關係!

殷念必須死!

這樣的人,若是讓她成長起來了,以後還能有九尾宗的立足之地嗎?

而且殷念毫無疑問是對九尾宗心懷怨恨的。

她一定會回九尾宗,報仇雪恨。

“讓守在封印之地的人都過來!”

就在這時,孟荊也到了,他一來就開口對著四周的宗門人說:“第一學院要闖!可就彆怪我們在這裡大開殺戒了!”

隻要再撐一炷香的時間。

殷念必定會被血貓追上。

而殷念離出口可太遠了。

嗬。

孟荊一聲冷笑。

殷念不是愛出風頭嗎?

他今日就要當著無上神域所有人的麵。

讓這個天才命喪於此!

隕落的天才殷念?嗬,這稱呼聽起來還真不錯。

他越想心情越暢快,甚至覺得能和清風他們大戰三百回合的時候。

東邊那些守衛卻遲遲冇有聽令過來。

“怎麼回事?”孟荊不耐煩的說:“東邊那邊可是有五位五星金靈師長老的,他們人呢?”這可是戰力。

這時候不出來迎戰,做什麼吃呢在!

很快。

去那邊檢視的人就蒼白著臉腳步踉蹌的跑了過來。

“不,不好了宗主!”

“長老他們……他們都死了!”

孟荊僵硬的扭過頭,“你說什麼?”

那人噗通一聲跪在地上。

“長老他們已經死了!那邊的守衛都死了!”

“有人,有人闖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