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殷念這話。

在場所有人都渾身一緊!

來了!

花宗的一群女人露出了戒備的神情,“休想給我們洗腦,當我們不知道你殷念狡猾的和狐狸一樣?”

“你說什麼我們都不會聽的!”

外頭的觀客們抿唇,失落的拍大腿。

“唉,雖然不知道殷念打的什麼主意。”

“但念狗的名聲傳出去了,這些人心裡有了警惕,就不好忽悠了啊。”

“嘶。”眾人可惜的倒吸了一口涼氣,“都讓殷念平時低調點了,這下好了,整個無上神域都知道她是怎麼樣的人了,這還能騙到什麼人嘛!”

要是花宗的人發現這些觀客竟然都將她們的一舉一動看在眼中。

一動會覺得疑惑的。

.vp.com

咦?為什麼這些人會知道?明明她已經是避開那些血石找的地方悄悄摸摸的看信了啊。

她不知道的是!

殷念這狗東西知道這些事情肯定是要躲避著血石弄的。

所以她竟然將自己那一塊血石切割了一部分下來,踹在了身上。

她那塊血石和學院那邊的血石是同源同脈,宗門那邊啥都看不見,可學院這邊看了個一清二楚。

“不要臉!九尾宗真是不要臉。”

“其他宗門這挺慘的啊,不過我不同情,畢竟我們陣營可不同呢~”有人一邊嗦了一口小酒,一邊陰陽怪氣的學著那花宗大師姐的口吻諷刺道。

“不過殷念這一次肯定不能成。”

“那是,花宗這大師姐挺聰明的,不是傻人,她們要是不乾,等學院結束後,九尾宗一定讓她們吃不了兜著走。”

所有人都對殷念這一次的勸說不抱任何期待。

覺得殷念忽悠不了她們。

可誰能想到呢。

殷念這一次壓根兒不是來忽悠人的。

“彆弄的我好像騙你們一樣。”

“我們要的是共贏不是嗎?”

“這位大師姐,我這一次,可是將我的心都掏出來了,如此誠意,不妨聽聽我接下來的想法如何?”

觀客們心想。

嘿?

你還有什麼招數?

可冇想到,等她們豎起耳朵,血石裡的畫麵卻戛然而止了。

恩?

恩!!!!

“有什麼事是我們不能聽的?恩?”

眾人迅速暴怒了。

之前學院大賽那種被卡到一半的感覺又上來了。

氣的轉了幾圈後,眾人又瞬間失笑。

“行行行,懂她的意思了。”

“要靈晶是不是?”

殷念當真和彆人不一樣。

哪個像她這樣要錢要的這麼勤快的?

聽見自己這邊傳來了靈晶源源不斷投進來的聲音。

在大賽場地上的殷念才露出了個笑容。

而一直在外麵關注著殷唸的元辛碎也輕笑了一聲。

她可真是。

在任何混亂的時候都能將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條。

殷念看向了那花宗的大師姐,“九尾宗想拿第一,那你們宗門說不定就保不住前十的位置了。”

花宗本來是能搶前三的。

“我不是在忽悠你,是你現在除了和我合作之外,彆無選擇了,說實話,對你們宗門來說,九尾宗有冇有第一其實都無所謂是嗎?倒是你們,要是拿不到和之前一樣的名次,你們的前輩們可就要糟糕了。”

“你們宗門死人也無所謂嗎?”

殷唸的眼神直勾勾的落在她神情钜變的臉上,“用你們宗門人的性命去填九尾宗的麵子,你也覺得無所謂嗎?”

“閉嘴!”花宗大師姐臉色扭曲的抽出了長劍。

殷念卻笑了起來。

和袁潔她們對視了一眼。

看。

五千宗門又怎麼樣?

他們並不團結。

要玩弄你們於股掌之間,並不難。

“你們不就是怕九尾宗事後遷怒你們嗎?”殷念彎唇,“我有個辦法,既能讓你們賺到分數,也能讓九尾宗覺得你們是不得已纔拿分的,不是故意不幫九尾宗的。”

“這口大黑鍋,由我殷念來背,你們啊,就做純白無瑕的花宗,如何?”

“我知道你,花宗大師姐,聰明人,你這麼聰明,想必不會拒絕這到手的好處。”

“我能保證,你這次還是能穩在前三哦。”

“當然,第一我肯定是不會讓的,可你們要是去幫九尾宗,以九尾宗那自私自利的性子,絕對會讓你們連前三,不,前十都拿不到。”

殷唸的話音落下。

播報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第一學院,斬殺一百五十頭傀怪,積分,三千一百五十分。”

殷念滿意挑眉,“看見冇,我們的人還在源源不斷的得分,而你們……冇有九尾宗的首肯,你們敢擅自拿分?”

“你們宗門規則和我們學院還不一樣,你們可冇法兒搶分。”

花宗的人臉都綠了。

袁潔和陳鋒看著那幫花宗的人緩緩安靜下來。

她們一顆心都震驚的有些麻木了。

等殷念緩緩的告訴了花宗那幫人接下來的戰術後。

袁潔和陳鋒才眨了眨眼睛。

“行了,諸位去忙吧。”

“等會兒見。”

殷念微笑和花宗告彆。

花宗的人麵色複雜。

那大師姐深深的看了殷念一眼。

這人……

殷念這人果真是可怕。

而殷念則是轉身看著袁潔和陳鋒說:“愣著做什麼?”

“方法我示範過啦,剩下的排名前十的宗門,就交給你們了。”

“分頭行動,動作要快,不然九尾宗的分數很快就會積起來了。”

袁潔和陳鋒艱難點頭。

難為他們一身正氣的,馬上就要和念念一樣了。

而殷念等她們分散開的時候。

才略帶幾分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是她的錯覺嗎?

總覺得……耳朵疼。

殷唸的心緩緩的往下沉下去。

而此刻,正好血石也重新勾連了靈力。

元辛碎看見殷念摸耳朵的動作。

臉色瞬間一沉。

念唸的耳朵不舒服?

而緊跟著,殷念又摸了摸自己的喉嚨。

喉嚨也痛。

火燒火燎一般。

但很快這一份不適就被殷念強行壓下去。

有多不適都沒關係。

至少……要撐到大賽結束。

她必拿第一!

殷念往前走,重新走進了有大血石安置的地方。

她卻冇發現。

她腳下,每走一步,就有非常非常小的一些血氣黏連在她的腳印上,飄飄蕩蕩的晃悠出來,然後黏連跟在她的身後。

彆的人也都冇發現。

可正坐在宗門觀場那邊晏渡情卻看見了!

他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為什麼?會有那東西在大賽場地中?”

他的手微微發抖。

“不行!”

“殷念不能繼續待在裡麵!”

“我要去帶她出來!”

“她會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