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唸的話音落下的那一刻。

學院這邊的人終於確定!

啊!

是殷唸啊!

真的是她!

他們一張原本煞白的臉迅速的如同煮沸的蝦一樣變得鮮紅,又像是心底的熱血噗噗的翻滾上皮膚,要將剛纔的絕望和鬱氣一股腦的泄出來!

他們死死的握住了拳曲著腰身將拳頭用力揮下!

一瞬間,學院地界的每一寸領地上都響起了瘋狂的吼叫聲。

“啊!!!!!!”

“殷念!!!!!!”

去你孃的孟昊葉!

看見了冇?

那是殷念!

第一學院的殷念!

此時的前線。

那些賴著休息的宗門弟子渾身血液都要被凍住了。

怎麼……會呢?

“殷念!!!!”人群中不知是誰發出了一聲怒吼。

這一刹那,已經跌落穀底的士氣和戰意再一次以十倍的差距膨脹噴發。

“我們會贏!!!”

刀起!

傀怪頭落!

他們再度殺出了一道血路。

羅無霜臉上終於露出了一個笑容。

她的視線飛快的轉向了還在那兒呆坐著的宗門弟子們,這時候她終於有閒工夫去搭理他們了。

“偷懶的,直接丟到戰場中央去!”

羅無霜冷笑了一聲。

“你們就等著看看,你們不儘力,受傷的情況下,你們能拿到多少傷藥。”

“宗門的諸位,我警告你們。”

“諸位來到這裡,是我們已經付出了資源的。”

“若是再給我偷懶。”

“你看我們會不會放過你們。”

不得不說。

有的時候說話還是要有底氣的。

如今宗門的人還有底氣嗎?

冇了。

被殷念狠狠一個巴掌抽冇了。

那些守在邊界線準備搶地盤的人臉上的神情最是滑稽。

“我們的……錦巾。”

他們往後退了一步。

對麵學院的領地守護人們不同於剛纔的苦苦支撐,他們氣勢暴漲,直接摁住了他們的腦袋往地上砸。

“搶!你們再搶啊!”

“老子今天不把你們的腦袋摁到糞坑裡!都對不起我們念念這麼努力的拿到兩千分!”

“學院!!”

“必勝!!”

情形徹底顛倒了過來。

此時的學院眾人。

勢不可擋!

“哈!”清風副院長最終發出了一聲短促有力的笑聲,“這可怎麼說啊?孟宗主!”

清風那雙溫和的眼睛裡此時已經掛滿了寒霜。

他猛地拍了拍手,“肖青!”

“在!”肖青鬥誌昂揚的應了一聲。

清風聲音發狠,滿是底氣,“帶人!去九尾宗呆著!”

“再過不久,九尾宗該庫房大開,給咱們第一名送資源了!”

孟荊不是看不起肖青?

嗬。

那今日他就要讓肖青帶著人去九尾宗當眾抽爛他們的臉。

“你敢!”孟荊失聲,聲音尖銳帶著幾分不可置信的慌張,“誰允許你的!”

“怎麼?你輸不起嗎?”

清風的眼刀瞬間就飛了過來,“孟荊宗主之前對我說的話,我現在如數奉還,輸有什麼?輸不起纔是丟人現眼的東西,是不是?”

“還是說……”

清風眯起了眼睛,“你以為阮琴院長不在,你就可以上門來辱我第一學院了!”

清風話音落下。

一道龐然大物的身影就從天空猛地落下。

咚!!!!

巨大的紅龍直接落在了孟荊前麵,將地麵砸的深深凹陷下去。

它鼻翼鼓動,噴出了兩道熾熱的火柱,擦著孟荊就轟了過去。

孟荊側身避開,臉色難看的像是被人扒光了吊在市集上一樣難看。

“孟荊宗主,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學院的守護神可還在呢!”

而第一學院的人也不再低著頭。

連帶著其他學院的也是一樣。

不得不說,殷念在年輕這一輩中的影響力正在逐漸擴大。

而還在比賽場中的殷念則是彷彿已經料到了這一幕一樣。

她抬手在血石前虛虛壓了一下。

那神情,實在是讓親者愛仇者恨。

“都彆激動,這就是一碟開胃菜。”

殷念已經非常清楚這種時候,血石肯定是對著自己的。

所有觀場的血石上,都隻會出現一個人的臉。

那就是她的臉。

殷念將外麵那還暈著的九尾宗弟子一塊兒拖了進來。

她敲了敲這弟子的腦殼。

“多虧九尾宗的人送來的情報,讓我們拿到了不少分。”

孟荊原本以為自己的心已經跌到了穀底。

可聽了這話之後。

心底卻猛地變得更加不安。

那已經跌的不能再跌的接受底線好像又嘩啦一下坍塌下去一大塊。

“給大家變個戲法吧。”

殷念輕笑了一聲,眼底卻是森然寒意。

“這裡看的不是特彆清楚,咱們去外麵看。”

她一手扛起一塊巨大的血石,一手拖著那還在昏睡中的九尾宗弟子走到了外麵。

這洞穴旁邊是一座小山丘,殷念輕易就上了這山丘的山頂上。

山頂上能看見更遠的地方。

“我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啊。”

殷念笑了一聲。

將血石放置在旁邊。

“現在唯一的金火罩在我知道精準的位置後點燃了。”

“播報怎麼回事?你們宗門大賽冇播報嗎?”

殷唸的話音剛落下。

天空中就響起了播報的聲音。

“第一學院,殷念,積分兩千。”

殷念點頭,這播報就是來的有點兒遲。

但這彷彿就是一個幸好。

殷念朝左邊伸出了手,“這個位置,五百裡外,有一個紅火罩。”

她的話音落下。

手指著的那方向真的有火光沖天。

紅色火光。

“這個位置。”殷念又換了一邊,“一千裡外,紅火罩。”

轟!!果真又中!

“還有這裡。”

“這裡!”

“這裡!”

“那邊!”

她一個個的指過去。

而隨著她手指的方向。

那些地方竟然都緊跟著亮起了紅色的火光。

乍一看,殷念那手就彷彿神之手,能預知一般。

學院的人頓時大驚。

殷念怎麼知道的具體位置?

她該不會是作弊了?

不得不說學院的學生們還是太正直,第一反應竟然是擔心殷唸作弊。

可很快他們就反應過來,“不會,殷念上哪兒知道這位置去?這些火罩可都是各大宗門的宗主們為了確定公平親手放的。”宗主能告訴她?

不趁機弄死她都算好的。

“除非。”

他們猛地轉身看向了孟荊,“除非,宗門的人都知道火罩的位置,殷念套出來的。”

殷念扭動了一下手腕。

孟荊以為今天她就抽他們一巴掌?

可想多了。

她準備的是連環抽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