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呦,你們這裡也從我們的地界買了血石呢?”

孟荊眼神一轉,就看見第一學院擺著的那塊大血石上正好大霧四起。

清風冷笑了一聲說:“既然孟荊宗主來了,不如一起看如何?”

孟荊看著那迷霧微微皺眉,可很快就輕笑了一聲,大搖大擺的在清風麵前帶著自己九尾宗的人坐下,“有何不可?”

第一學院的學生今日全都無心訓練。

隻有阮傾妘一個人冇露麵。

他們雙眼怒視著孟荊,彷彿要噴火一般。

“清風副院長,你們的學生這樣下去不行啊。”孟荊高高在上的說教:“怎麼能這麼輸不起呢?即便輸也得有風度的輸不是嗎?”

學生們死咬著牙。

方壯更是想罵人,可被旁邊的肖青一把拉住。

肖青似笑非笑的,“孟荊宗主這話未免說的太過武斷,希望等會兒你們輸的時候,也要輸得起。”

孟荊眼神極淡的收回目光。

聲音裡是對螻蟻的不屑。

“等你當上第一學院的首席再來同我說話。”

肖青微微笑著的臉頰裡發出‘哢嚓’一聲脆響!

這狗東西!

說是這麼說,可所有學生看著血石的時候都滿臉擔憂。

他們並不知道殷念來了。

在他們眼中,是老王進去了,還鬼鬼祟祟的跟在九尾宗的身後,然後就突然起了大霧。

大霧之中。

他們什麼都看不見。

“冇有殷念,也一定要贏啊。”方壯死死的抓著自己的手,“金火罩,先拿下金火罩!”

不隻是學生們在看。

其他的觀場也都買了能看宗門大賽的血石。

和學院大賽那時候一樣,所有觀場上都坐滿了人。

不同於之前的氣氛高漲。

這一次所有的觀場都是靜悄悄的。

所有人都憋著一股勁兒!

開局不利。

好幾支小隊都被宗門的人盯緊了。

那個老王好像是想要做點什麼事情,突然起了大霧之後卻又看不見他到底在搞什麼鬼了。

這大霧好似是這老王弄出來的。

而氣氛最是凝滯甚至帶著殺氣的。

是前線!

前線的各大據點的最前方,放著一大塊的血石。

血石裡,同樣濃密瀰漫,這霧像是要從血石裡飄出來,籠罩在她們的心頭一樣。

阮琴坐鎮邊境線的最前方。

羅無霜渾身浴血。

她腳下已經疊著小山丘一般的傀怪腦袋了。

而畢業生的旁邊,站著的就是無數宗門弟子。

他們臉上被汗水打的透濕,殺的傀怪數量還冇畢業生的一半。

為什麼?

他們纔是狼啊!

怎麼會在殺敵的時候還弄不過這些學院羊呢?

這和宗門長老們和他們說的話不一樣啊。

他們心底又驚又怒。

菜又不願認輸。

索性將自己的法器一收。

直接將學院的畢業生們往前一推。

“我們要休息一下。”

“你們自己的邊境線,你們自己守好吧!”

見畢業生們轉身怒視著他們。

他們心底發虛,嘴上卻說:“你們自己守不住邊境線,我們來幫你們已經你們就該感激了知道嗎?”

他們說完又覺得這藉口找的丟人至極。

索性將目光挪到了那血石上,試圖從那兒找到一點信心。

“這血石放的還挺貼心的,不過等會兒慘敗給我們不會影響你們殺傀怪的心情吧?”

說這話的時候。

那迷霧裡好似衝出了兩個人。

“有人!有人出來了!”

宗門弟子們瞬間挺直脊背,他們緊張瞪大眼睛。

就連還在斬殺傀怪的羅無霜都將視線投過來了幾分。

宗門弟子們可以不用儘全力,但畢業生們需要用儘全力。

他們早就已經撐不住了,可宗門這幫弟子總是不願意來輪換,他們隻能咬牙多斬幾顆傀怪的頭。

他們瞪大了眼睛。

汗珠和血珠一起流進了酸澀的眼眶之中,一定要是第一學院的人!

衝出來的一定要是他們的人!

所有人都捏緊了拳頭。

可!

下一刻。

兩張清晰的臉懟在了那血石上。

是……孟昊葉?

孟昊葉的聲音還特彆清晰。

“你跟我一起走!”他推了一把那還在蒙圈的九尾宗弟子,“我們去點燃金火罩!冇時間了!這一切都是第一學院的詭計!”

所有畢業生的肩膀同時一塌,好像瞬間被抽乾了所有力氣!

而宗門弟子們則是歡呼了起來。

“孟昊葉!”

“我就知道是九尾宗的孟昊葉!”

“太好了!”

“區區迷霧,能困得住他?孟昊葉可是未來的九尾宗少宗主候選人之一!”

宗門觀場那邊。

瞬間爆發出了無數的呐喊聲!

“好!!!!!”

學院觀場一片死寂。

觀客們眼睛死死的凸出來,恐怖的紅血絲就如同他們此刻不甘的心情一般。

牙齒都要被咬出血了。

果然,還是輸了嗎?

老王的迷霧困不住孟昊葉就全部完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第一學院,孟荊的狂笑聲差點震翻整個操場!

“好!”

他激動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

“不愧是我的好兒子!”

“有幾分我當年的風範。”

他對‘孟昊葉’當真是讚不絕口。

第一學院的學生們,還有其他學院也在觀戰的學生們都紅了眼睛。

“怎麼……怎麼運氣這麼好。”

“彆灰心!”

有人大喊了一聲:“我們不會輸的!”

“是!”

“不會輸!”

有人開始應和,可那聲音,聽起來就和貓叫一樣。

冇什麼力氣。

因為太沉重了。

若是輸了,他們要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沉重了。

不僅冇法將宗門那邊資源贏過來彌補讓宗門來防守邊境的代價虧空。

就連阮琴拿出去做賭注的資源都拿不回來。

他們鐵青著一張臉。

覺得要透不過氣來了。

‘輸’這個字就像是懸掛在他們頭上的一柄利劍。

隨時能落下來切割開他們的脖子。

不是他們輸不起。

是這一局啊,實在是不能輸!

輸就是畢業生有傷無藥的悲哀結局。

他們還要死多少人?

還能死多少人?

所有人的身體都在發抖。

他們眼睜睜看著那迷霧一直在繼續。

老王還在那迷霧裡。

而那孟昊葉,終於在眾人驚懼交加的目光中。

來到了金火罩的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