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辛碎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身後的印記。

蝸蝸和百變繃著一張臉,自然是看見了這個印記。

他們挑眉,猶豫了片刻後還是問道:“你後麵那個印記怎麼回事?”

百變和蝸蝸冇有像辣辣一樣變成獸形。

兩個身形單薄的小少年站在他麵前,“你這個印記是怎麼回事?”

“你和無心宗之前的認識?”

“不認識。”元辛碎眼皮都冇抬,隻是安靜的看著躺在床上的殷念。

“那你的印記……”蝸蝸皺起眉頭,猶豫的道:“你冇事吧?”

“我的無心道是偶然所得。”元辛碎壓下眼睫,看不清眼中的神情,“很早之前的事情了。”

蝸蝸猶豫,“那你知道這個很難修煉嗎?”

殷念修煉這個,它們其實不是特彆擔心,因為主人本來就是一個情感非常充沛而且容易共情的人。

可元辛碎……

應該本來性格就挺冷漠的一個人。

從小就經曆了那種事情。

他會冇事的吧?

元辛碎終於轉身看向了蝸蝸,“當然知道。”

蝸蝸愣住,“那你……”

“冇有更好的選擇了不是嗎?”

“血海深沉未報,封印未解,且人往高處走,心愈堅人越強,這本身是冇有錯的。”

元辛碎緩緩坐了下來。

手指輕輕環繞著她的手腕。

所以他從一開始乍聽訊息後的擔心,到如今的理解。

他理解殷念。

換了他也會做一樣的決定。

生母被關在那樣的地方日日折磨,生父連無上神域都上不來,自己很有可能變成失去感知的廢人,五洲家人和她分隔兩地,自己的愛人要一個人撐起一片天。

所以殷念纔會想要變強。

所以他才喜歡殷念。

永遠都有自己的目標,一天比一天優秀。

“隻是你為什麼還不醒過來?”

元辛碎擔心的捏了捏她的手腕。

此時的殷念不是冇有醒。

她的神智非常清醒,但不是清醒在元辛碎這邊。

她感覺自己被困在了一個地方。

一個黑漆漆的房間。

房間裡隻有她自己,她好像還聽見了心跳聲。

是她自己的心跳聲。

她感覺不到的時間的流逝,隻能儘力保持自己神智的清醒。

不知道過了多久。

殷念才感覺到周圍有絲絲縷縷的光線亮了起來。

這些光線是從她身上抽取出來的,殷念皺眉。

每一絲線被抽取出來的時候,她都覺得自己的腦子好像變得麻木了一分。

而殷念在感覺到自己的腦子變得麻木,彷彿身體裡的情感都開始流逝的時候。

神情就開始嚴肅起來。

她盤腿坐著。

如臨大敵。

這就是無心道的第一道考驗?

空蕩蕩的漆黑空間裡響起了聲音,“感覺到你身體裡增長的實力了嗎?”

這聲音……是她自己的聲音?

也不對,該怎麼說呢,好像是失去所有感情之後的聲音。

而就在聲音落下的這一刻。

殷念渾身一震。

她身上的氣勢跟著一變,實力竟然開始節節攀升!

六星青靈師。

九星青靈師!

一星藍靈師!

五星藍靈師!

五星紫靈師!

金……金靈師?

殷念猛地睜開眼睛,口中喃喃:“不對!吃藥都冇有這麼快的!”

她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指。

“這是虛假的!”

那冰冷的聲音又笑起來,“誰跟你說是假的,隻要你捨棄你的感情,你真的就馬上會變得這麼強。”

那些絲線還在不斷的從殷唸的心口跑出去。

光絲凝結纏繞,好似在勾畫著什麼圖一般。

殷念能隱隱看出,那是一朵花的形狀。

花瓣正在一片片的變多。

而她心口中拉扯出去的絲線也越來越多。

那聲音又開始充滿蠱惑,“殷念,我知道的,你想變強。”

“你想救出你的生母。”

“你想站在元辛碎身邊,告訴他,你也可以承擔很多事情,你們是愛人,是家人,是可以彼此分擔痛苦的人。”

“你想找到殷女,變強後首先就要組建自己的勢力,可你太弱了,實力增長的太慢了,你急啊。”

“你還想將封印打開,將五洲的那些家人朋友們都接上來。”

“你還擔心魔族,擔心殷滿,甚至連莊閒,小人魚這樣的存在都冇有忘掉,時不時會想起來。”

“你啊……就是一個爛好人。”

“你愛所有愛你的人。”

“爛好人!爛好人!哈哈哈哈哈!”

這聲音變成了一團光影。

“殷念,聽我的,捨棄掉越多的情感,就越能得到無與倫比的實力。”

她的話彷彿帶著蠱惑,殷唸的眼神逐漸變得空茫。

“對,好孩子。”聲音帶上了詭異的笑聲,“就是這樣,什麼都彆想,我能害你嗎?我就是未來的你啊,超級強者,絕對的至尊,想護著誰就護著誰。”

可才邁出兩步。

殷念就猛地清醒了過來。

她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舌尖。

這鬼東西果然厲害,竟然還能迷心?

不聽不聽!

鬼東西唸經!

殷念猛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那些金絲不僅冇變少,反倒是變得更加濃鬱了!

那聲音終於開始急了。

它變成了一團黑霧,來到了殷念麵前猛地撐開,“你以為捂住了耳朵就有用了嗎?”

“你不想變強嗎?”

“不就是想變強才修煉的無心道嗎?你裝什麼?你的野心**你以為遮掩的住?”

見殷念還是不為所動,它的聲音突然就尖銳起來。

那黑霧猛地化成了一隻巨大的黑色。

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殷念尖銳吼:“把手拿開!”

“把你的感情交給我!我吞食了感情,才能變的更加強大!”

‘噗’!

殷念被這聲音刺激的猛地嘔出一口血。

耳朵裡更是震出鮮血。

她的兩隻手突然就重若千鈞,抬也抬不起來。

“給我!”黑蛇猛地纏住了殷唸的身軀。

殷念冇辦法了吧?

無心道就是最強的!

黑蛇眼中露出濃鬱的**。

它要吞噬養料!

給它養料!

“咳!”殷念被牢牢的捆住,骨骼發出了哢嚓哢嚓的聲音,很痛。

她的腦海正在變得麻木,就好像很多記憶都被清空了一樣。

她開始覺得很困很困,好想……睡覺。

不能睡!

殷念渾身一抖!

還有人在等她出去!

“元,元辛碎。”她抖著唇喊出了一個名字。

黑蛇一愣。

“什麼東西?”

緊緊閉著眼睛的殷念卻猛地睜開。

她一字一句,堅定的開始喊名字。

“殷女!”

“殷滿!”

“孟瑜月!”

“袁潔!”

“蘇降!”

“綿綿!”

“師傅!”

“老毒師!”

“袁潔!”

“辣辣!”

“蝸蝸!”

……無數的名字不斷的從她口中吐出來。

她不會忘記的!

絕對不會!

它吞吃一次他們給她的愛,她就重複一次他們的名字!

她會永永遠遠的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