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猛地握緊了手。

“下麵是……”

她整個人下意識的往船外探去。

被旁邊的晏渡情一把拉住。

“不能下去!”

“你放心,這些年我在九尾宗安排了一些人,孃親現在並冇有看著那麼虛弱。”

他在安慰她。

殷念清楚的聽到底下那些人是怎麼習以為常的說出要去折磨孟瑜月的話的。

突然。

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橫捲上來。

殷唸的精神力瞬間刺通,收回來的時候還收了點輕傷。

晏渡情一手扶住她,一隻手控著船的方向,瞬間加速。

“九尾宗的孟荊感知力最是靈敏。”

“竟然這麼快就發現我們了。”

晏渡情眯起眼睛,“可真是煩人。”

殷唸的拳頭從剛纔開始就一直緊緊握著。

她抖著唇不斷的深吸氣,再緩緩撥出來。

反覆幾次之後才重新找回理智。

從她出生之後,她和孟瑜月一樣,都受儘了折磨。

前麵十八年她都忍下來了。

這會兒自然也能冷靜下來。

“快點去無心宗吧。”

殷念說完這話就開始盤腿修煉。

辣辣他們幾個早就圍成了一圈攏了一塊地方在對練了。

接下來,殷念和晏渡情兩人都十分沉默。

殷念開始不斷衝擊六星青靈師的境界。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

殷念隻覺得船身一震。

她睜開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她還是不適應自己現在看不見的事實,精神力展開纔好受很多。

茫茫沙地,卻不是殷念以為的那種黃沙萬裡。

在這廣闊的沙地上,竟然矗立著一條條巨大的蛇像,真的是巨大。

一圈圈盤起來,尾巴和身體連接的地方全圈出了一大塊的地盤,而在蛇身之中則是綠草地麵,湖水碧綠,儼然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綠洲。

那些巨大的蛇像是可供人居住的無數房間,能容納的人比起一些宗門和學院也不差多少了。

殷念還能看見一個個細小的視窗,遠遠看去,這些視窗就和蛇身上的鱗片融為一體。

“這就是北地大荒。”

乾燥的風吹到晏渡情臉上,他露出幾分真心的笑容,“我帶你去見我的父親。”

就是抱養了晏渡情的人吧?

殷念點頭。

郝媚已經興奮的立刻從船上跳了下去。

“我回來啦!”

“都出來迎接老孃!”

底下自然是冇有一點聲音。

冷漠的住民們和郝媚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反差。

看的殷念目瞪口呆。

“這些都是大荒外圍的住民們。”晏渡情臉上不見笑影,“外圍的人……是心花即將徹底枯死的人。”

“甚至已經有不少枯死的人。”

“北地大荒的人對比學院和宗門那邊的人來說不算多,但人人都學了無心道,他們的實力都還不錯。”

“隻是……”

隻是無心道並不看實力。

殷念沉默的看著郝媚拉了幾個臉上的肌肉都彷彿僵硬了的人出來,不斷的笑著和他們說著什麼。

還用手去扯他們的臉,擺出一個笑的模樣。

那兩個人的眼神都有些麻木了。

“郝媚是在外圍混跡的最多的人。”

“大概是想救他們。”

“自己都救不了的人,還想救彆人,她也算是個癡人。”

晏渡情搖頭說完,突然抬起手拍了拍殷念肩膀,“看,前麵就是我們無心宗。”

來到了內圍。

殷念看見一條比之前看見的巨蛇還大的蛇像盤桓在中間。

蛇的口中還叼著一朵盛放的花,很容易就認出來這是無心宗了。

“走,下船!”

隻是殷念剛下去。

幾道氣浪混著劍氣就一起撲了過來。

殷念卻像是早有準備一樣。

抬手圈勢用處,身側傳來了幾聲很輕的‘咦’。

他們的速度變慢,而殷唸的精神力飛快的就捕捉到了這幾個人。

三個人,從不同方向攻過來。

殷念看的清楚,卻並不自己動手。

咚咚咚三聲。

巨獸在殷念身側猛地顯出原形。

蝸蝸帶著辣辣和百變直接呈三角包圍住殷念。

將殷念護在最中間。

對著那三人就直接衝殺過去。

殷念都冇有出手,那三人就直接被擊退了。

這還不算,他們往後一腳踩下,才發現殷念不知道什麼時候在他們後麵佈下了陣法。

陣法中的靈力光束變為囚牢,直接將他們三人罩住。

眼睛看不見的這會兒,殷念發現衝六星青靈師失敗的時候,乾脆就耐下性子學了個新陣法,囚陣。

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殷念手上的獨龍鞭在她看不見之後,這鞭子竟然很有靈性的挺的直直的,像是要給她當盲杖用。

殷念也隨它去。

老龍的獨苗有它自己的想法。

龍杖在地上輕輕敲了三下,殷念饒有興趣的說:“抓到三隻小老鼠。”

“喂!你說誰小老鼠?”

殷念:“誰吱聲說誰。”

“你!”

“行了!”旁邊一個囚牢的人朝著殷念抱了抱拳,“聽晏師兄說你要過來,你是學院預備首席中的第一人,我們和你差不多的實力,好奇纔出手試探的。”

話雖然這麼說。

但!

殷念看向四周。

周圍不知什麼時候密密麻麻的出現了一圈又一圈的人。

他們彼此之間都不互相挨著,也不聊天,和學院那邊很不一樣,但每個人臉上,殷念都看見了‘不服氣’和‘就是她?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類似的神情。

也是。

有了靈感之後,人確實會對自己更自信一些。

她手上的盲杖輕輕在地麵上敲了兩下。

“和我差不多的實力?”

“你們怕是對自己的實力有什麼誤解。”殷唸的盲杖指向他們三人,“你們三個一起上,彆說平局,十招都難。”

很好。

殷念這話一出。

周圍瞬間又冷了一整個度。

“哈哈哈哈!好!”一道粗狂笑聲傳過來,殷念皺起眉,一個矮墩墩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她麵前,“好小子,這就是你從第一學院拐回來的?”

“不錯啊。”

“挺狂!”

殷念一愣。

這身形,讓她想起了還在五洲的豆丁將軍,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過的如何。

思緒還冇拉回來。

男人就突然跳了起來在殷念肩膀上狠狠一拍,“好閨女!聽說你很欣賞我們無心道啊!有眼光!”

差點被拍飛出去的殷念:“……”

“父親。”晏渡情對這男人十分尊敬的說:“這是第一學院的殷念妹妹。”

原來這就是收養了晏渡情的人。

男人深深的看了晏渡情一眼,笑道:“恩,知道了,知道是你妹妹了。”

“既然是我兒帶來的人,我自然不會不讓你學。”

“隻是丫頭。”

“我們就講究個爽利,冇什麼思考的機會。”

他從口袋裡掏出了一道記錄了無心道修煉法的靈印,“你要是要學,現在就學,我們彆浪費時間。”

“我數三下。”

“你考慮一下。”

“三……”

三才說出來。

殷念已經將手伸進了那靈印中。

修煉方法瞬間就塞滿了殷念整個腦袋,那靈印也慢慢消失。

殷念渾身刺痛,心臟彷彿要從身體裡被人生生抓出來一樣。

而就在她盤腿坐下的時候。

一道身影帶著巨大的壓迫感出現在了無心宗上空。

元辛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