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元辛碎冇有朝第一學院的方向去。

這個時間……殷念肯定往北地大荒去了。

無心道,元辛碎太瞭解她了。

不管引導眼睛有冇有出事,當她體會過無心道的強大之後,就絕對不會放棄這樣變強的機會。

至於晏渡情。

殷念是眼睛看不見了又不是心盲了,而且,元辛碎相信她,若是有朝一日殷念真的不喜歡他了,隻會當著他的麵告訴他,絕對不會在背後捅他一刀。

元辛碎神情平靜的往北地大荒的方向爆掠而去。

風壓將他身上的血漿吹的脫落下來,後背衣領緊貼,遮住了他的蛇攀花印記。

此時的殷念也坐在法器飛船上飛速的往北地大荒趕。

郝媚看起來倒是比殷念還開心。

“嘖。”

.vp.com

郝媚笑眯眯的盯著殷念,“你說你練了無心道之後,還會喜歡元辛碎嗎?”

殷念抬起了眼皮,空茫茫的無神眼睛盯著郝媚。

“你要是不喜歡了,就送給我唄。”郝媚舒服的在躺椅上伸了個懶腰,緊貼衣服的衣裙將她的細腰勾勒出來,“我倒是很喜歡元辛碎。”

她說完還衝著晏渡情挑眉。

仗著殷念看不見,無聲的用嘴型說:“她一定會生氣的。”

晏渡情神情並不好看,他本來是靠在船壁上,這會兒已經站直了身子正要對郝媚走過去。

可下一刻卻聽見殷念笑了一聲。

她微微抬起頭,一張臉沐浴在陽光中,生氣?

不。

此刻的殷念很溫柔。

“騙人。”殷念轉頭看向郝媚,“你根本不喜歡元辛碎。”

她說的十分肯定,不容置喙。

郝媚半躺著的姿勢都維持不住了,她坐直身子笑容不變,“哦?小姑娘可真是敢說,是,我不喜歡元辛碎,我愛他,你懂什麼是愛嗎?”

這話可真是新鮮。

殷念倒是覺得這一路可能冇那麼無聊了。

她看向郝媚,精神力瞬間鋪開,郝媚猛地站起來。

她神情凝重,上揚的嘴角瞬間變得平直。

剛纔她有一瞬的毛骨悚然,不是因為精神力,而是殷念那雙眼睛,好似突然活過來了一瞬。

彷彿被一隻凶獸給盯上。

讓她身上所有的皮都跟著一緊,收縮的心臟現在還在難受。

是她的錯覺吧?

殷念卻已經轉過了臉。

繼續說:“你和我說愛?這話就和你大腿根上那朵殘了一半的花印記一樣,冇有任何的可信度。”

殷念歪著頭,似乎低低的笑了一聲。

她聲音輕快,又帶著幾分挑釁,“郝媚姐姐,你的花快敗了,你的心也快枯死了,你不是愛元辛碎,你隻是想愛他,以此來拯救你那顆乾涸的心。”

郝媚站在她麵前,那張一直嘚吧嘚吧的嘴終於閉上了。

一片祥和的安靜。

晏渡情臉上露出笑容,又重新舒服的靠回去。

“郝媚,我不是說了嗎?彆招惹我們妹妹。”

晏渡情伸出手,他始終站在殷唸的旁邊,一伸手就能摸到殷唸的腦袋。

“我們妹妹可不是好欺負的,郝媚,你找彆人玩兒去。”

郝媚冷哼了一聲,“你喜歡她啊?”

也是。

晏渡情這傢夥,明明修了無心道,怎麼還是一副多情種的樣子呢?

她們的多情和千嬌百媚都是刻意的,為了不讓自己真的變得生冷無情。

可晏渡情……這傢夥就應該叫晏多情。

“喜歡?”誰知道晏渡情瞥了她一眼,情真意切帶著幾分激動的說:“膚淺!”

“你就是一天到晚腦子裡隻想著男人女人那點子事情纔會變得半殘花的!”

郝媚:“??”

“我和我們妹妹,嗬。”晏渡情微微揚起臉,“那可比喜歡有更深的關係。”

郝媚開始撩袖子了。

“你找打!”

殷念在旁邊冷靜的坐著,這兩人還真的就在這飛船法器上打起來了。

殷念趁機觀察兩人的打架招式。

太快了!

之前冇怎麼看兩人出手,一定是因為有那靈感的緣故,這兩人出手的速度比她都要快上一倍。

靈感的可怖之處在於,可以讓對手無處可逃,任何的遮蔽物和小花招都是冇有用的。

看他倆打架簡直就是一場極致的享受。

就好像……在看元辛碎的戰場比鬥一樣舒服。

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殷念明顯一愣。

隨後唇角上翹,一隻手撐在前麵的石桌上,露出了溫暖的神情。

晏渡情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一眼殷念,頓時笑了,“想什麼?笑這麼好看?”

“是在想哥哥嗎?”

“不是。”殷念眨了眨眼睛,“想元辛碎。”

還在交戰的兩人瞬間停手。

就……瞬間覺得好冇意思,不想打了。

郝媚直接衝殷念‘哼’了一聲,掐著腰風情萬種的往船艙裡走。

“郝媚。”殷念又喊住她,“你要真想救你的半殘花,彆在元辛碎身上下功夫了,他不會愛你,我也不會繼續允許你在他身邊轉悠,那樣的話你遲早會死。”

“人的感情又不是隻有情愛,家人,朋友,對手,都是你的感情。”

“甚至,實在要是冇有家人朋友冇有對手。”

“你還可以愛自己,那也是感情的一種。”

郝媚定定的看了殷念一會兒,倏然露出一個笑。

“小屁孩少管姐姐的事情,姐姐肯定比你活的久。”

殷念也不再說。

聰明人就該明白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你對你的元辛碎可真好啊。”晏渡情在旁邊有些吃味,“嘖嘖。”

“我對他稱不上好,甚至我們兩聚少離多。”

“隻是,他信我,我信他。”

恩?

殷念說完就聽見了歡呼聲。

“小心些。”晏渡情神情冰冷站在殷念身邊,底下的景物和螞蟻一樣的人從她眼前掠過,“到宗門地界了。”

殷念將精神力探下去,就看見了無數宗門。

比五洲的宗門要氣勢磅礴多了。

其中最打眼的還是九尾宗的宗門。

晏渡情打了個響指。

飛船法器的速度瞬間慢了下來。

讓她更清楚的聽見了底下的歡呼聲。

那是屬於九尾宗的。

“殷念肯定瞎了吧?哈哈哈哈瞎的好!”

“她都不敢出來,肯定是瞎了!”

“如果殷念敢參加學院大賽,直接想辦法弄死她不行嗎?一個汙了我們九尾血脈的傢夥。”

“啊,說起汙了血脈,我火氣又上來了。”

“孟瑜月和毛毓那兩隻吃裡扒外的母狗!他孃的,去看看她們?”

“嗬,什麼看看,你是想著這兩人又養了一段時間,有血脈之力還抽了是不是?”

“走著唄,一起。”

“一個九尾天賦,一個八尾天賦,也就剩下供血這點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