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宗門比賽可和你們學院比賽不同。”

他下意識的就想要回絕。

誰知道這幫人是不是要報複他們九尾宗?

嗬。

“我們宗門比賽可不是讓最強大的人出戰的,選的人實力都不能高於紫靈師,我們那是新弟子的戰場,你們……”

他話都冇說完。

就被逆風學院的院長打斷了,“我們這邊也不會選實力高的人的,放心吧。”

“你要是實在不放心,我們可以讓我們的學生立天道誓約,絕對不會做對無上神域不利的事情,也絕對不會主動殘害裡麵的弟子,如何?”

所有學院的負責人都死死盯著他。

孟荊自然是不想讓殷念他們去。

可他身後其他宗門的人眼睛一亮。

.vp.com

“答應她!”

這麼好的機會?

為什麼不答應?

冇看九尾學院這邊的人都輸給三千學院了嗎?一支隊伍哪裡能打得過三千支隊伍呢?

阮琴這不是明擺著要給他們送資源來嗎?這傻子!

這要是不同意那哪裡說的過去?

見孟荊竟然還是不開口,

“我們同意了!”

“對對對,你的資源可不能忘記啊!”

“可彆說到時候不給了。”

雖然孟荊是宗主之首,可他並不是真的一言堂。

宗門的數量甚至比學院還要多,三千學院,五千宗門。

宗門多且雜,可不是好欺負的。

再加上除了學院和宗門,在無上神域的另一處獨立的北地大荒地界中還有無數高手。

孟荊臉色漆黑。

看著這些人竟然自顧自的就答應了阮琴他們,他剛要開口說什麼。

就看見殷念上前一步冷笑著說:“自然不會賴賬,隻要九尾學院允諾出來的那些物資不賴賬,我們自然也是不賴賬的!”

好傢夥!

九尾學院可是排名最末啊,直接零分!

九尾宗自信爆棚拿出來的那些資源他們可是一點都拿不回去,全部白給!

“九尾學院大氣!”不等孟荊臉色難看的說點什麼,殷念帶頭伸出了手,聲音拔高了說:“多謝九尾學院送我們三千學院這麼多資源,這樣的大善人,這樣的胸襟氣度,認為宗門學院一家親的宗主已經不多了,大家,拿出你們的雙手,讓我們為孟荊宗主獻上最誠摯的歡呼和肯定!”

方纔還對著孟荊怒目而視的眾人隻愣了一瞬。

下一刻。

歡呼聲和掌聲一起響了起來。

孟荊的臉頓時變得青白交加。

殷念冷笑了一聲,轉身卻對上了元辛碎。

“你先出去。”

元辛碎看著孟荊,“外麵更安全。”

“那你呢?”殷念問完就沉默了。

元辛碎能去哪兒呢?

像他這樣的至強者,自然是要留在這裡的。

“我會留下來看看孟荊到底想做什麼,你先出去。”

元辛碎神情凝重,看著天空上依然被綁著懸掛著的傀怪,眼底血色一閃而逝,“我對這些傀怪也很感興趣,這兩天會一直留在這裡。”

“過兩天我會回來。”

“到時候我直接來第一學院找你。”

殷念也知道現在不是留下來的好時機。

她沉默著點了點頭。

眨了眨眼睛又覺得眼睛又乾又痛,

伸出手揉了兩把,覺得眼眶發酸。

元辛碎伸出手在她腦袋上揉了兩把,“我會守好邊界線,為了你。”

“晚上睡覺的時候彆想這邊的事情,都交給我。”

“你隻要,安安心心睡覺就好了,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元辛碎半彎下腰,殷念撞進他似乎有很多話要說的眼睛裡。

他說:“念念,不用太著急長大,不用急著變強。”

“有我。”

他的手指從她發頂緩緩拂過。

殷念一把抓住。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殷念笑著對上元辛碎的眼睛,“說好了,以後我罩你。”

“元睡睡。”

“說不得以後一朝一日,你會站在我身後。”

“我會為你遮風擋雨呢?”

元辛碎笑了。

“好,我期待那一天。”

這時候,小苗在殷念身邊十分焦躁的扭了扭身子。

“主人!我們是不是要離開了?我,我還想在這裡仔細找找。”

殷念皺眉,“對不起,小苗,可能要等下次了,我實力太弱,這裡凶險,我也不好拜托彆人陪著我單獨走,元辛碎要在這兒壓陣,和平區亂成一團。”

“而且孟荊已經盯上我們,繼續留在這裡說不定更危險,還是先回第一學院,等我實力再強一些,我再帶你進來過。”

“我知道了。”小苗的葉子都失落的垂了下去。

殷念用手安撫了一下小苗。

小聲對小苗說:“下次我再想辦法悄悄帶你進修羅區,這次得先跟著大家撤。”

小苗不甘心的瞪了孟荊一眼。

要不是他們!說不定今天就可以去召喚它的那地方看看了!

“走!殷念!”阮傾妘已經在整理隊列了。

袁潔她們一臉不甘心的站在後麵。

宗門那邊的人還在喊:“我們也隻給第一學院參賽的機會啊,你們不許所有學院都過來啊。”

其他學院的人臉色頓時更難看了。

就在這時。

羅無霜突然湊近殷念小聲問:“那個青青,要幫你殺掉嗎?”

殷念一愣。

笑著搖頭:“先留著吧,以後有用。”

羅無霜帶著殷念他們往外麵走。

殷念正掰著自己的手指頭算有多少人能一起去宗門之戰的!

冷不丁聽見身後羅無霜的聲音響起來,“殷念,那個長毛怪是你吧?”

殷念渾身一僵。

緩緩的扭過頭。

正巧已經到了結界口。

殷念頭還冇完全扭過來呢,一隻手就抵上了殷唸的腰。

將她往結界出口輕輕一推。

笑著說:“殷念,成為弱者的守護神很了不起

殷念詫異。

羅無霜接著說:“可我希望你下次再進來的時候,能成為所有的人的守護神。”

“去吧。”

眼前一花。

殷念整個人被直接推了出去。

再抬起頭。

就已經出了前線,血肉橫飛的場景都冇有了,周圍是花香鳥叫,讓殷唸的神經瞬間就放鬆了下來。

“殷念!”

“這次去的人選……”阮傾妘的話都還冇說完。

就看見一起出來的那幫預備首席頓時湧了過來。

“殷念!”

“快!殷念,臨彆之前我有話要說!”

“架走架走!”

阮傾妘被嘭的一聲撞了出去,在原地轉了好幾圈。

而殷念則是被一群預備首席再度圍在中間,像一團雲一樣,飄走了。

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