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東西就千年難遇了?

眾人一驚:“是傀怪攻過來了嗎?”

大家齊齊衝過來。

又齊齊被麵前的一幕震翻了。

“那,那是我們學院的孩子嗎?”

有人甚至擦了擦眼睛,“怎麼?怎麼勾搭在一起?”

其實各大學院的關係是兩極分化的,在校期間的學生關係那簡直就是勢如水火,因為要搶奪資源。

可在修羅區的畢業生們感情其實是不錯。

可萬萬冇想到,還能看見在校學生們打成一片的模樣?

“中間那個被圍著的……是你們第一學院的人?”眾人聲音都變尖了,不敢置信的轉身看著羅無霜,“你們第一學院的人什麼時候人緣變得這麼好了?”

第一學院是公認的人緣差啊!

因為這個學院的人真是讓人從心底無法親近,天賦又好,又都挺聰明的,而且都該死的努力。

雖然很多人經常因為他們的天賦而忽視他們的努力。

連羅無霜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那是他們第一學院的人?

而此時。

被團團圍住,‘眾星捧月’的殷念真的頭疼死了。

袁潔威脅道:“你不許單獨行動,你要是要去搞事……帶上我!”

陳鋒立刻跟上,“還有我,不是說我們是家人嗎?”

“我我我,還有我!”

“鋒啊,你不能跟著你們四獸學院嗎?我纔是需要人帶的,我們學院是保守型的,我想出去殺傀怪,殷念你帶我一個!”

“你要是不帶我們,我們今天就不走了,就粘著你!”

冇辦法。

首席他們眼看著是要將他們列為‘不能出戰’的人員。

畢竟他們是眾人眼中未來扛大梁的希望,不能過早的折損。

可他們也想戰鬥!

反正殷念肯定不會乖乖聽話的。

他們跟著殷念就行。

阮傾妘看著幾乎要被這群人夾帶著單獨一窩的殷念,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可真是稀奇。”

洛雪在旁邊感慨了一句,“從來冇有哪一屆的預備首席們關係這麼好過。”

“我以前想都不敢想。”

阮傾妘深深看了殷念一眼。

轉過頭的時候神情卻激動了起來。

她忍不住高喊了一句,“首!首席!”

而阮傾妘身邊三千學院的首席們也愣愣的看著出現在麵前的眾人。

一瞬他們就紅了眼睛。

紛紛朝著前方激動的喊:“首席!”

殷念他們詫異的轉過身,自己首席喊彆人首席?

轉過身的殷念就看見阮傾妘直直奔著一個女人跑了過去。

那女人並不高大,可阮傾妘卻很激動,乖乖的站在她麵前,眼中有無儘的敬佩之情。

“羅首席!”她激動的握緊了雙拳。

殷念從冇看見一人撐起一片天的阮傾妘臉上露出過這樣的神情。

羅無霜朗笑了一聲,她比阮傾妘矮,可氣勢上卻強了阮傾妘太多。

羅無霜伸出手摸了摸阮傾妘的腦袋,“我早就不是首席了,現在的首席是你!”

“是!”阮傾妘大聲應道。

羅無霜是她的首席,是她這一生最敬佩的人!

“我雖然人在營地,卻聽了不少你的傳聞,你做的很好。”羅無霜重重的拍著阮傾妘的肩膀,“好孩子,辛苦你了。”

阮傾妘抿緊了唇,露出了一個像是難過又像是感動的神情。

殷念往旁邊看了一眼。

其他首席都是一樣的。

無一例外的朝著自家老首席奔了過去。

在殷念眼中,其實諸位首席們已經足夠成熟堅強,可他們站在各自的老首席麵前時,一個個都激動幼稚的和什麼似的,還有的十幾年冇見到自己老首席的,才說了一個字,就忍不住縮著肩膀痛哭出聲了。

就連洛雪那麼堅毅不露情緒的人。

都幾度開口說不出一個字來。

殷念看見她眼眶紅了。

而她對麵那個威武雄壯卻端著一口公子音的男人卻笑了,“小雪丫頭,長高了。”

“你手怎麼這麼糙?是不是每天超額練劍了?不要玩命拚,該休息也要休息,是不是冇聽學長的話?最近一年睡一次啊?你說說看。”

洛雪深吸了幾口氣,還是冇能說出聲,隻是嘴唇不斷的發抖。

他們像是瞬間就變成了那個有人可依的小後輩,而不是獨當一麵的成熟首席。

殷念收回目光。

是了。

首席們也都是有引領自己一路成長的老首席的。

就如同阮傾妘對她。

洛雪對袁潔。

殷念這麼想著。

下一刻耳朵卻動了動。

她看著遠處一處彷彿挪動的光影和隱隱傳來的交戰聲,露出了一個疑惑的神情。

好遠。

可她……怎麼聽見的?

不知道是不是殷唸的錯覺,她總覺得,這段時間自己的五感越來越靈敏了。

那邊的阮傾妘也終於反應過來。

“羅營長,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繼任者,殷念。”

阮傾妘壓下心酸和激動,轉身平靜的朝著殷唸的方向招手,“過來,殷……她人呢!!!!”

她的聲音猛地拔高。

殷念人呢?

袁潔轉身,冇看見人,但發現腰間貼了一張紙。

【我去救人,告訴阮傾妘,東南方向行出八百裡,西北六百裡,正北一千裡,都有人呼救,需要支援,讓她們哭完趕緊來。】

而此時的殷念,已經帶著崽們飛出去老遠。

“這周圍冇有傀怪!”蝸蝸的精神力全部鋪開,他現在的精神力比殷念還強,“主人,你確定要過去嗎?”

殷念這段時間一直都冇能空出來研究陣法,精神力增長的不如靈力和魔元素快。

“當然!”

殷念眯起眼睛,瞪大了雙眼,“我要去看看我聽到的是不是真的。”

“我甚至能聽見那些人的悲鳴聲和求救聲。”

“那你剛纔怎麼不叫其他人一起咱們再一起出來?”辣辣奇怪的道。

“傻瓜。”蝸蝸笑了一聲,“咱們主人是重點保護者,她們不會同意讓主人出來的。”

說話間。

殷念已經到了最近的一個交戰點。

“這裡的人大多都是青靈師,還有灰靈師,戰鬥力不強,對戰的都是白尾獸和白傀怪,主人你可以的!”蝸蝸在千米外就感應到了。

都不用它說。

殷念已經笑了一聲。

“小苗!”

轟的一聲!

小苗激動的落下去。

變成了一個紮根深土的蒼天大樹。

一瞬靈力籠罩住了那百人小隊。

他們原本都絕望了。

傀怪已經要割斷他們的喉嚨了。

可這突然出現的大樹一瞬將他們空蕩蕩的靈力填了一半。

“這是……什麼?”

殷念懸浮在天空上,見這些人隻是怔怔的抬頭看樹。

她抬起手,左手圈勢,宛如太陽一樣籠罩在她手上,右手一團小蘑菇長了出來,瞬間占據了傀怪全身!

詛咒菇對傀怪竟然也管用。

那些傀怪的速度瞬間減慢,體內的靈力瞬間被抽走。

而身處圈勢之中一群人隻覺得自己被聖光沐浴。

他們看見了生的希望。

眾人緩緩抬頭,那動作之中帶著不可思議到了極致的虔誠。

宛如神蹟。

百變笑了一聲,“主人,你這一次怕是要成為這些人心中的奇蹟之光了。”

殷念彎了彎唇。

正要說話。

可卻冇想到,她一個激動之下,身後綁著頭髮的髮帶‘蹦’的一聲。

它斷了。

颯~

身後還在瘋狂長著已經到了腳踝的頭髮瞬間炸開。

從後腦覆蓋到額頭,將她整個人牢牢的罩住。

微風吹過。

她的毛~炸的更開了~

而彷彿命中註定。

這幫人正好抬起了頭。

虔誠的看向了天空中張開雙臂做出無比聖潔姿勢的……長?長毛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