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阮傾妘一時語塞,最後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那就一起去吧。”

殷念抓緊了青青,跟著阮傾妘來到了一處尚未被傀怪侵占的交界邊緣小道上。

隻是一條僅僅能容納一個人通過的小路。

看起來平平無奇。

可殷念一腳踏上之後。

卻渾身一顫。

該如何形容這種感覺呢?就像是踩在了一條佈滿刀尖的路上,渾身都開始顫栗。

她非常清楚的明白。

啊!

她現在踩在了一條‘難歸路’上,前方是戰爭,是犧牲!

是一個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殘酷世界。

.vp.com

“走吧!”

殷念隻頓了一下。

就繼續大步向前,絕不回頭!

“要分開走嗎?”

殷念看了一眼身後泱泱一片人,覺得有點晃眼睛。

而且……

“陳鋒,你們貼在我身後做什麼?”殷念抽了抽嘴角,撓了撓自己有點發癢的腦袋,看向圍在她身邊的一群預備首席。

“這不是怕你先走,丟下我們嗎?”陳鋒氣勢洶洶的。

“我們首席說了,是因為你冇走,所以我們也可以不走,不能輸給第一學院了!”

“但是如果你走了,我們就會被趕回去。”

陳鋒臉上露出不甘心的神情,“因為我們現在算是這裡最弱的一幫人了。”

若不是九尾學院用資源換的那讓預備首席都過來的條件,他們這幫人可能都不會站在這裡。

“殷念。”袁潔也走了過來,走在殷念身後輕聲說:“首席們並不想我們去修羅區,可若是在學院外頭征兵,隻要到了灰靈師就可以報名進來,我不覺得我有什麼去不得的。”

想要快速的進步,就要去最凶險的地方曆練!

所以這幫人纔會死死盯著她啊?

殷念無言以對,隻能下意識的又摸摸自己的腦袋。

“殷念,在這裡絕對不能自己一個人行動,明白了嗎?”阮傾妘不放心的再看了殷念一眼,“你要是一個人落單了,死在外頭我們都不知道。”

“放心吧。”

殷念嚴肅點頭。

阮傾妘剛要鬆一口氣,想著殷念難得聽話啊。

就聽見殷念接著說:“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會用母盤告訴你們所有人的,向全世界宣告我殷念轟轟烈烈的死……啊!”

殷念痛呼了一聲。

整個人被阮傾妘一腳踹在屁股上踹了出去。

阮傾妘氣的臉色通紅,“你鬼扯什麼!”

殷念:“……我說笑的。”

而其他學院的人則是一臉詫異的神情。

原來……那一招‘菊花殘’真的是阮傾妘的親傳啊?

不等殷念再說什麼。

洛雪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一如既往的冰冷嚴肅。

“我們到了!”

殷念從那小道裡穿出去,眼前的景象瞬間就變得豁然……並冇有開朗起來!

殷念聽見旁邊的人發出了齊齊的驚歎聲。

她才恍然發現自己眼前一片黑乎乎。

殷念一動。

頓時神情激動!

頭髮長出來了!

她將頭髮撥到了後麵,用一根髮帶綁住。

纔看見麵前的場景。

殷念綁頭髮的手都一瞬僵硬。

她看見了三千顆巨大的光球。

這些光球顏色各異,大小不一,外麵用最厚的靈力和防禦法寶裹起來的一層圓形壁壘。

“那就是我們每個學院的營地了。”

阮傾妘神情裡帶著敬畏。

“你最早在桃源區看見的三千星辰還記得吧?”

殷念怔怔點頭。

身後的長髮跟著甩動,她好像有點抹的太多了,頭髮瘋長,讓殷念不得不拿出刀削了好一段。

“那三千星辰其實就是這三千個營地。”

“你離得遠了,看起來就像是星星了。”

殷念激動點頭。

一點頭,頭髮又嘩啦啦的漲,都要都她腳後跟了。

冇辦法,她隻能又砍掉一段,這一次直接砍到了肩膀那兒!

“最亮的那一顆金色營地就是我們第一學院的,第一營地!旁邊離得最近的是逆風營地和四獸營地。”

殷念當然知道那是第一學院。

而第一營地此刻正彙聚了好些營地的營長。

“和平區那邊的封印好好的怎麼突然破了!”四獸營地的營長拍桌子。

四獸營地的營長是一位看起來弱不禁風的男人,他抬起頭的時候,一隻眼睛竟然是全白色,不見眼瞳。

逆風營長膝蓋上放著古箏,可他本人卻是個五大三粗的男人。

肌肉像一塊塊小山一樣壘在一起。

和這風雅的古箏很是不搭。

“我剛纔已經去看過了。”逆風營長開口,那聲音……竟然如同山泉叮咚,珠落銀盤,是翩翩公子音!

“顯然是被人破壞的,是從和平區那邊破壞的,不是傀怪往外衝破的。”

“我們說了這麼多,羅無霜你倒是說句話啊!”眾人一起看向了坐在最上位的女人。

“羅無霜!我們到底怎麼弄?你說句話!”

羅無霜從剛纔開始就緊閉著眼。

下一刻卻突然睜開。

“和平區多少去守了?”羅無霜看向眾人問道:“找到那幫孩子們了冇?”

“學生?”眾人一頓,隨後才臉色難看的反應過來,“今天……好像是學院大賽的日子。”

他們在這裡日夜廝殺,早就喪失了對時間的感知。

哪裡還能記得起今天是什麼日子呢?

“你不早說!他奶奶的!”有人忍不住立刻站了起來,往外麵走去,“我坐不住了,反正你們也想不到什麼對策,我要去看看我們學院那幫孩子怎麼樣了。”

“他們可不會還在傻乎乎的打嗎?”

“傀怪都他孃的打上門了,這幫傻孩子不會還在搶分數?學院大賽一向來都是鬥的和烏眼雞似的,他們……”

這人一邊說一邊打開了大門。

聲音卻隨著動作一起戛然而止。

麵前是寬廣的平地。

映入眼簾的,是各種顏色,各種款式的院服。

其中走在最前麵的。

是一個頭髮隨意紮起來,切的和狗窩一樣的女孩,頂著一張最明豔的臉,她身邊,團團圍繞著一群各大學院的預備首席。

三千個一個都不少。

左右兩邊的肩膀,一邊是逆風學院的袁潔,另一邊是陳鋒,牢牢的將她勾住。

好一副勾肩搭背的‘哥倆好’景象。

“千!”

這人激動的舌頭都打結了。

“千年難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