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孟毒?

想來是這個男人的名字了。

他盯著阮傾妘,臉上露出了讓人很不舒服的神情。

“呦,阮美人,好久不見,你都冇死,我怎麼會死呢?”

殷念看了孟毒一眼,一隻手拿出了比剛纔孟毒用的刀還長的彎刀,抵上了青青的脖子。

“說,邊界是不是你們弄破的!”

“這麼多的分數,是從修羅區引過來的吧?”

孟毒臉上浮現了一個詭異的笑容,“呦,你就是殷念?聽說你個下賤貨色把晏渡情那個外援勾引的不要不要的?還讓他自願獻上了令牌?”

“看不出來你個小娘們手段還挺多……”他還欲說更多。

殷念麵色平靜。

手上動作卻狠。

.vp.com

一刀就紮進了青青的柔軟的腹部,然後狠狠一轉!

“啊!!!”青青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叫聲。

孟毒臉上神情一頓。

“看來你不關心你們預備首席的死活啊,也好,那就殺了她吧。”

殷念神情冰冷的壓根兒不像是在說笑。

她也冇有說笑。

“孟毒!孟毒救我!”

青青真的怕極了。

孟毒這狗東西可能真的不會救她!

“你要是不救我,毛毓長老不會放過你的!”

殷念卻挑眉。

又抬起手一巴掌抽在了青青的臉上,“彆在我麵前提毛毓的名字,我可聽不得。”

外麵的觀客都露出了震驚的神情。

他們從未見過殷念如此凶悍的一麵。

殷念一直都是笑眯眯的,還有點不要臉,這樣的人是很好親近的也冇什麼架子。

可這一刻的殷念宛如煞神。

孟毒臉色漆黑。

冇有人可以威脅他!

“哼,你要殺便殺,這邊界和我們九尾學院有什麼關係?”

孟毒死不認賬,“你有證據嗎?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

“你也彆以為有了阮傾妘,就能拿住我,我要走,靠你一個阮傾妘可留不住。”

他完全不在意青青的死活。

可下一刻。

一道淩厲寒意卻從背後襲來!

孟毒一個激靈,立刻側身避開。

可阮傾妘也突然殺了過來。

是洛雪?

從剛纔阮傾妘出手的時候,逆風學院的人就藏了起來。

這一刻直接殺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逆風學院和第一學院的人怎麼會?”孟毒咬牙,他眼珠子一轉。

拿了自己的領隊令,渾身漫出一陣綠色的毒霧,就要拋下所有九尾學院的人往外麵衝。

“嗬,爺爺不陪你們玩兒了。”

“也不打聽打聽爺是誰?爺會為了這麼一個宗門女長老無腦捧著的小娘們留下來?受製於人?做夢吧?”

可他滿臉輕蔑的從旁邊衝出去之後。

卻猛地頓住。

就在毒霧外圍,無數學院學生正麵無表情的盯著他。

三千學院!

齊聚!

孟毒猛地回頭。

九尾學院其他人都已經被綁了起來。

他對上了殷念一雙明亮的眼。

她手上提著的青青已經暈死了過去。

殷念晃了晃手上的母盤。

幸好大家本就往這邊趕,吆喝了一聲,都來了。

衝他露出了一個笑容,“我管你今日是人是狗,讓你趴下你就得趴下,明白嗎?”

殷念麵色平靜。

“來,諸位。”

“拿出過年殺豬的氣勢,拿到的分,咱們平分!”

“如果棄分,那也不錯,都不用平分了,所有學院,排名均上升一位!”

“來,孟毒,你選吧。”

殷念神情平靜。

“我素來善良,人送外號殷大聖女,善良的我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

“你是想要站著死?還是躺著死?”

一眾學生嘴角抽了抽,似乎是驚訝於她的不要臉。

又似乎是在這麼嚴肅的時候,又因為殷念一句話忍不住要彎起唇角。

終於,護著守衛九尾學院的一群金靈師等不住了。

這幫人其實就是九尾宗安排過來的人,套了個外麵勢力的殼子。

“你們豈敢自相殘殺!”

他們說著就要衝過來拿下殷念。

而一直跟在殷念身後當背景板的郝媚卻出人意料的揮了揮手。

一瞬,無數金色飄帶護在了殷念麵前,形成了一麵堅牆。

“嘖。”

郝媚那雙妖異的眼微微上挑,“做什麼呢?姑奶奶的情敵那是你們幾個癟三能先教訓的嗎?”

蕭荀也帶著人默默往前一步。

他站在了阮傾妘和殷念身前,還是那副玉樹臨風的樣子。

“自相殘殺從何而來?”

蕭荀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看了一眼殷念手上抓著的青青,他壓下眼底的冷色,平靜說:“人冇死,擔不起這四個字。”

“畢竟剛纔你們護衛的孟毒捅了我們三千學院的學生三刀都未見你們如此義憤填膺。”

其他學院的守衛者也紛紛上前一步。

“邊界為什麼被破,這事兒必須好好調查,在這之前,九尾學院不能走。”他們表明態度。

“他孃的!放開老子!”

說話間的功夫,阮傾妘和洛雪已經以雷霆之勢帶著一幫首席將孟毒給封了靈力捆了起來。

殷念拿了領隊令,直接將裡麵的分數都平分給了大家。

“走,先去邊界,穩住邊界再審問這幫蠢東西!”

殷念將青青丟給了旁邊的辣辣他們。

不再廢話,直接往邊界方向趕。

可到了邊界後。

所有人的一顆心都涼透了。

邊界原本立的好好的封網……全都破了!

無數傀怪和獸如同潮水一樣的湧了過來。

和平區……保不住了。

阮傾妘的臉色瞬間煞白。

“不行了。”

“前輩們……前輩們用命拚出來的和平區,毀了。”

殷念咬牙。

眼眶發酸。

她本來是有辦法將和平區變成桃源區的。

冇了。

全毀了!

“我們先回學院。”

“不能回學院!”殷念突然開口,聲音極重的打斷了她的話。

“阮首席。”

殷念轉身看向了阮傾妘,“我們直接去修羅區,將這些人帶過去。”

“等出了這地方,九尾宗的人肯定等著,我們不會那麼順利的審問的!”

“帶去修羅區的營地,我們好好的審審他們。”

阮傾妘皺眉。

“我們倒是無所謂,你們這幫預備首席……”

“我們不怕!”身後所有預備首席都赤紅著眼睛齊聲道:“去修羅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