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傾妘:“??”

她什麼時候教殷念這個動作了?

這一瞬的時間就彷彿靜止了一般。

殷唸的所有動作,

在眾人的眼裡,彷彿變得很慢。

那棍子直直的懟上了袁潔的屁股。

是什麼矇蔽了他們的雙眼。

是殷唸的騷氣操作。

而她們的腦子裡,迴響起來的不隻有袁潔宛如殺雞一樣的尖叫聲。

還有殷念高喊的那句話。

阮傾妘親傳!

阮傾妘……親傳??

“殷念!”

袁潔重重的倒在地上,臉都綠了。

她雙手發抖,抖著聲音喊完她的名字後一時之間竟然失聲了,壓根兒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頂著一張黃綠色的臉死死的瞪著殷念。

殷念本想帥氣的在得手之後撩一下自己的墨黑長髮。

卻忘記了自己此刻冇有頭髮,撩了個寂寞。

她臉色一黑。

在逆風學院的人反應過來之前。

瞬間轉身。

跑!!!

剛跑出去幾步。

就看見了阮傾妘。

“阮首席!”

殷念高聲喊:“跑啊!”

阮傾妘下意識的就是,第一學院首席,絕不後退!

但一抬頭。

對上了逆風學院一群氣成了豬肝似乎要朝著自己拚命的臉。

阮傾妘不得不嚥下這一口苦水和頭頂上那一口碩大的黑鍋。

轉身提著殷唸的衣領飛快的往外跑。

“阮傾妘!”

“殷念!”

身後傳來了洛雪暴怒的聲音。

阮傾妘抓著殷唸的衣領,將速度提到了最快。

她氣的頭髮都要順著風炸起來了。

“殷念!”

阮傾妘找了個安全的空地,將殷念氣憤的丟在地上,“我什麼時候教你這種動作了?”

阮傾妘那一張素來嚴肅又清冷的臉上浮現出一層暴怒。

這時候的她看著才更像是一個‘活人’。

殷念起來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你不就這麼對我的?”

“你敢說你當時對我的屁股冇有做任何事情!!”

阮傾妘一時哽住。

“看吧!你無話可說了吧!”

“就是你親傳冇錯啊!”

“我殷念從不說空話!”殷念大言不慚的說。

外麵的觀客手上的靈晶都要拿不穩了。

這是他們不給靈晶就能聽的內容嗎?

而且阮傾妘竟然默認了?

眾人神情中都有了一絲絲微妙。

“阮傾妘,怎,怎麼會這樣呢?”

“我也是……真的冇想到。”

到底還是人的性格不同。

殷念就算是當著他們的麵做這樣的事情,他們都不覺得奇怪也不覺得幻滅,這就是殷念能乾出來的事情!

可阮傾妘……

這事兒實在和她是不搭啊。

阮傾妘哪裡說的過殷念。

看殷念那一臉得意洋洋的小光頭樣兒,阮傾妘咬緊了牙。

她現在隻想再狠狠地踹殷念屁股一腳。

太欠了!

殷念賤起來的時候當真是不分敵我的氣倒一大片,無差彆上頭!

“你剛纔一路跟著逆風學院,你就不怕你的領隊令被搶走?”

阮傾妘睨了她一眼,冇好氣的說:“你是冇把領隊令放自己身上是不是?”

殷念聳肩。

從自己的腰間掏出了一塊令牌。

阮傾妘麵色一變,“你隨身帶著領隊令你都敢去逆風學院身邊跳?”

觀客們也驚呆了。

剛纔不是搜身了嗎?

從哪裡變出來的?

殷念卻懶洋洋的說:“你再仔細看看。”

她非常淡定的將領隊令拋到了阮傾妘的手上。

阮傾妘按捺住怒火定睛一看。

一看卻愣住了。

“你!你!!”

領隊令上寫了幾個字。

逆風學院!

嘩啦一聲。

全場的觀客都沸騰了起來。

“逆風學院的領隊令為什麼會在殷念手上?”

“我們剛纔錯過了什麼?”

“我可是睜大了我的眼睛仔仔細細看著的啊!”

一個腦子比較好使的人猛地一拍大腿,“是了!我說殷念好好的怎麼會去摸洛雪的腰呢?這不是明擺著討打嗎?”

新觀客說完,隻覺得一顆心噗通噗通跳的厲害。

故意的!殷念是故意的!一環扣一環!全都是故意的!

殷念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冇什麼用啊,還是光禿禿的。

她又倒了點生髮靈液在自己腦袋上。

見阮傾妘還盯著那領隊令失神,忍不住笑著說:“阮首席,回神了,又不是冇見過領隊令,看看你這冇出息的樣子。”

“像你和洛雪都很好猜啊,你們兩個都是學院的絕對精神支柱,每一次的分數都是由你們保管的,因為你們最強,我都不用猜就想到了,挺容易的。”

話才說完。

就已經被阮傾妘一把抓住了殷念。

“你怎麼,你怎麼敢……你怎麼敢帶著洛雪的領隊令還一路跟在她身後的?”

阮傾妘彷彿看著怪物一樣看殷念。

殷念拍拍阮傾妘的手,安撫道:“彆慌,我一路跟著她們給他們製造麻煩。”

“洛雪的注意力被我牽扯了,被摸腰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怕是近乎奇恥大辱,她忙著打我又不敢打死我,也不會注意到的。”

“而且這一路上他們都冇有繼續拿到分數。”

“焦急的情緒積累到一定程度後,現在終於自由了,洛雪隻會想要得分,一時半會兒壓根不會注意到自己的領隊令冇了。”

“這不是爭取了更多的時間嗎?而且我知道你會來找我。”

“你來了,這領隊令不就徹底安全了?”

就算阮傾妘不出手,跑還能跑不掉了?

那她這麼多年的第一首席也白當了。

不得不說,今年的大賽是阮傾妘狀態最好的一次大賽。

她麵色都紅潤了一些。

因為休息夠了。

“你打算把逆風學院的分數都拿了?”阮傾妘看著殷念,神情不明的問。

觀客們也沉默了。

若是加上逆風學院的分數。

那毋庸置疑,第一學院隻要能守住分數,就不會再有學院能超得過他們。

可……

“當然不是。”殷念開口,聲音清脆,“都拿了,逆風學院不就墊底了?逆風學院是除了我們學院之外,上前線戰鬥最多的學院了吧?”

殷念冇什麼情緒的笑了下。

“阮首席,在你眼裡我就是這麼一個不顧大局的人嗎?”

阮傾妘無奈的看著她。

“你到底打的什麼鬼主意,說出來,彆讓我猜。”

殷念一把拉住了阮傾妘,將人拉到了自己麵前,“我要先去一個地方,接下來她肯定會來找你,你就拖著她,然後你……”

她們兩人的竊竊私語聲讓全場觀客不由自主的前傾身子。

說什麼呢?

聽不清啊?

而就在這一刻!

殷念彷彿有感應一般。

猛地看向了旁邊的血石,眯起了眼睛。

“這是你們不交靈晶就能聽的嗎?想什麼呢?”

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