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觀場一片死寂。

無數看客的手都在微微發抖。

有什麼比自己原本看不起的人,不費一兵一卒就直接和第二名拉開了近乎一個鴻溝一般的分數來的更刺激的呢?

當‘勝’字隨著爆炸聲一起燃燒起來的時候。

所有人都記住了她的名字。

殷念!

安靜了很久很久,終於,那個死死捂著自己錢袋子的新看客終於抖著手解開了自己的錢袋子。

嘩啦啦。

靈晶全部都倒進了殷唸的筒裡。

“殷!殷念!”

他雙眸發光,像是抬頭仰望太陽般明亮。

“殷念!!!!”

這一聲終於將眾人喊的醒過神來。

歡呼聲如同浪潮一樣瞬間炸開。

此時,不管是第一學院阮傾妘的支援者,還是逆風學院亦或者彆的學院的支援者。

他們全都呼喊著同一個人的名字!

“殷念!殷念!殷念!殷念!”

而待在包間裡的男人緩緩露出了一個笑容。

他身邊的觀場侍從恭敬的問:“元神大人,還需要再加嗎?”

冇錯。

不斷的給殷念暖場的人正是元辛碎。

他手上的酒杯已經空了,紅唇上沾染著一抹水光亮色,散開酒氣淺香。

元辛碎視線穩穩的定在那絕大的血石上,殷唸的頭髮都被炸開的氣浪衝的往上飛起,像是群鷹舞翅,驚起雅雀無數。

“不用了。”

元辛碎換了個姿勢,臉上是驕傲神情,“接下來她的獎勵不會少。”

過了好一會兒,整個沸騰的觀場才逐漸冷靜下來。

有人激動完,捏著拳頭狂吼,因為太激動,聲音根本降不下來。

“好,好!老子承認她殷念是有點本事兒!腦子太好用了!”

“但是得分,也要能守得住才行!”

“她打算怎麼守住這些分數?”

越到後麵。

各自學院搶分的情況會越嚴重。

冇辦法。

一分之差,可能彼此之間的差距就是成山一樣的傷藥區彆。

而一顆傷藥,可能就能多救一位自己學院的學姐學長們!

如何能不拚命?

誰人敢不拚命?

殷念早在製定好在這個作戰計劃之前。

就已經考慮好了後路。

勝字還在燃燒。

其他學院的人還陷在全懵的情緒中。

就聽見殷念暴喝了一聲:“來!”

一聲令下。

第一學院主隊和副隊的人同時往殷念那邊集中過來。

撇開拔了金旗躲起來的阮傾妘,剩下的第一學院五十九人的手同時聚在了一起,一個完整的原型,而每個人的手上都拿著自己的學員令。

這學員令和領隊令一樣,是可以統計分數,同時分配分數的。

現在殷唸的領隊令上一共有兩千五百分。

龐樂他們神情有點緊張。

不知道殷念打算把這分數分給誰。

大家下意識的看向了方壯,此刻他們所有人中,方壯是最強的吧?

應該會將分數分配給方壯一大部分,讓方壯跑?

每個學院的分數都不一定是由主席藏著的,因為主席目標太大。

有些學院甚至會直接藏在最弱的那人身上,以前就有過學院這麼做,直接保住了自己所得的所有分數,首席都被人打成餅了,但愣是讓他們學院拿到了高分,因為分數冇搶走啊!

可隨著領隊令銀光一閃。

所有人都愣住了。

每一個人手上都分到了四十二分。

所有人!

大家愣愣的抬起頭。

殷念衝著眾人燦爛一笑。

“學姐學長們!”

“我信任你們每一個人!”

“所以,我們一定都能各自守好屬於我們自己的分數,是不是?你們是有這個能力的!”

她說這話的時候,壓低了聲音,還背對著血石。

觀客們根本聽不見殷念說了什麼。

隻看見大家將手湊在一起之後,殷念像是說了什麼,然後所有人齊齊抬頭震驚的看著殷念。

“她說什麼了?”

“為什麼大家看起來很吃驚的樣子?”

“障眼法!一定是障眼法!她的分數說不定已經冇了,用特殊方法轉移給阮傾妘了,她現在手上的分數是空的!”

觀客們的屁股都坐不到凳子上了,一個兩個好奇又焦急的恨不得直接鑽進那血石裡麵一探究竟纔好。

“我也覺得是空的!”

“障眼法!殷念這人陰險的和狐狸似的,怎麼可能呢?”

大家討論的熱火朝天。

那第一次過來看就被殷唸的騷氣戰術給折服了的新看客默默的說:“你們也知道殷念聰明,那你們怎麼能確定這一次不是殷念故意誤導敵人的呢?”

所有觀客都沉默了。

此時,他們頓時就明白了為什麼之前冇有一個學院敢拔金旗了。

實在是殷念太讓人捉摸不透。

底下的一眾學院都已經反應過來了。

“好好盯準了那些人!”洛雪聲音冰冷,頓時反應過來金旗那事兒是被殷念被擺了一道。

“殷念是實力最差的,她一個可能就是將分數分給了某個人,不是自己保管,但也有可能偏偏抓準了我們這個心理,還真就自己保管了!”

越說洛雪的臉色越黑。

見鬼了!

怎麼感覺任何一種可能放在殷念身上都不突兀呢?

而就這麼心思轉動的一瞬間。】

“啊!!!!”

第一學院那幫人突然齊齊發出了吼聲。

大家嚇了一跳。

抬起頭,發現第一學院的所有人眼睛都紅了。

眾人傻眼了。

為什麼?

第一學院的這幫人是這樣的反應?

為什麼大家都是一個反應!

方壯吼的最大聲!

其他人都是握緊了拳頭。

跟著一起參加了這麼多次的大賽,這是他們第一次保管分數。

之前阮傾妘在的時候,所有分數都是阮傾妘保管,他們也覺得分數該由阮傾妘保管。

可這一次他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肩膀上的壓力。

誰都不敢小看這四十二分。

若是正好因為自己被抓,四十二分被奪,導致第一學院丟了第一的話。

他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殷念深吸了一口氣。

將手藏在了身後。

她臉上笑容驟然消失。

整個人看起來無比嚴肅又認真。

“諸位!”

“我對你們的信任,如同你們對我的信任一般!”

“我永遠相信你們!”

“散!!!”

轟!

五十九人。

分彆往五十九個方向,暴掠而去!

速度之快彷彿要將空氣壓碎一般。

洛雪立刻精神一緊,“追!”

可……

眾人看著第一學院所有咬緊牙彷彿要將自己的命都押在這一場大賽上的學生們。

追誰呢?

看起來哪個都像是拿著分數的那個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