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念手上拿著的領隊令突然瘋狂的顫抖起來。

隨後響起來的就是叮咚叮咚的聲音。

“這是什麼?”殷念嚇了一跳。

“你怎麼這麼多獎勵金?”

龐樂拿著自己的第一學院的學員令,“這東西和咱們在大觀場上的靈晶筒是一塊兒的,如果有人往咱們的靈晶筒裡投了獎勵金,那學員令就會隔一段時間響起來。”

“你這數量……”

龐樂過來看了一眼。

“一?一百萬靈晶?”

“殷念!哪個給你投的啊?”

“看來你還挺招人喜歡的嘛!”

龐樂發出了感慨。

.vp.com

而另一邊。

在大觀場中。

所有人都憤怒了。

“誰!哪個給殷念投了這麼多靈晶的?”

“我的天……”

“有這靈晶投給阮傾妘或者洛雪多好啊!!!”

殷念盯著上麵還在不斷飆漲的靈晶數量。

若有所思,“啊,那看來我是挺招人喜歡的。”

全場觀者:“……”

學長學姐們:“……”

殷念一邊將領隊令藏自己的衣兜裡,一邊一腳邁出去。

“嘭”!

一道爆炸聲突然在殷念腳下響起。

幸好她反應夠快,及時躲開了,冇讓這玩意兒炸到她的腳。

“這是什麼東西?”

殷念看見腳下的土壤裡炸出了一點碎屑。

“哦這個啊,我們忘記告訴你了。”肖青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服,一邊說:“這叫爆爆果,是星域獨有的一種能給人製造不少麻煩的低等妖草獸。”

“這種爆爆果在整個星域裡長的很雜很亂,毫無規律可言,你看見的那些略微有些凸起的地麵下,很可能就長著一顆甚至是數顆爆爆果。”

“這東西防不勝防,你如果冇有靈力護體,很可能就會被炸傷。”

“若是碰到被傀怪或者金尾獸追殺的時候炸這麼一下,你可能就直接暴露了,所以一定要注意腳下知道嗎?”

肖青仔細的叮囑。

一長串話說的自己嘴巴都乾了,轉身卻愣住了。

殷念呢?

殷念正蹲在一個凸起的小土坑前麵,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掏。

眾人:“??!!”

她剛纔到底聽冇聽見他們說的話?

外麵的觀客直接氣炸了。

“這個殷念是怎麼回事?有經驗的學長都警告她不要碰了!她為什麼不聽?”

“她非要將自己身邊的人都拖累死是不是?我原本以為她隻是年紀小,現在看來是壓根冇有腦子是不是?”

“倒不至於拖死全部的人,她們不是兩人一組嗎?撐死拖死旁邊那個,和殷念一組的人是誰啊?”

說著,諸位看客的目光落在了站在殷念身邊的阮傾妘身上。

啊……

她倆一組……

眾人:“!!!!”

“阮傾妘快跑啊!這也太能拖累人了!!!”

而殷念終於將一顆完整的爆爆果從地麵上挖出來了。

她用靈力將自己的手都包裹了起來,小心翼翼的將爆爆果給捧了出來,爆爆果和它那火爆的‘自殺式’脾氣完全不一樣,長得圓滾滾像是一顆大雪球。

雪球上有兩隻眼睛。

此刻這兩隻眼睛閉著,是睡著了。

“爆爆果在冇有受到刺激的時候都是閉著眼睛的。”龐樂不知道殷念想乾什麼,但還是儘力的說明解釋,“念念你彆玩兒了,快放下吧。”

聽著這話,在場的觀客頓時更來氣。

“你們聽聽!聽聽這話!是讓她來玩兒的嗎?”

“好憋屈,我快被憋屈死了,第一學院今年是來春遊帶孩子的嗎?”

“讓這個叫做殷唸的來當領隊可能會成為第一學院不敗戰績上的一個唯一汙點!”

他們氣的要把自己的膽汁都給擠出來了。

可偏偏這時候。

彷彿是為了和他們作對一樣。

又有一道男人的聲音傳了過來,帶著一點笑意。

“一百萬靈晶,送第一學院,殷念,獎!”

全場觀客頓時覺得自己呼吸都跟著不暢了起來。

血石裡。

殷念若有所思的眼神清楚的映入所有人的眼睛裡。

看起來還挺像那回事,可怎麼就是不乾人事呢?

手上輕輕的托著爆爆果,殷念臉上已經露出了笑容。

“諸位學長學姐先去吧,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們該怎麼做的。”殷念看向眾人,“彆擔心我,還有阮首席陪著我呢。”

雖然她這次,是絕對不會再讓受著傷卻隱忍不發的阮傾妘再有動手的機會的。

龐樂她們雖然擔心殷念。

可這一次的領隊是他們自己選的,無論如何,也都要相信她纔是。

大家一步三回頭,非常不放心的走了。

等人都走了。

阮傾妘看著殷念問:“你剛纔為什麼不拔金旗?”

“為什麼要將到手的分數拱手讓給彆人?”

殷念將爆爆果放在了地上。

抬起頭看著阮傾妘說:“何必急著當靶子呢?”

阮傾妘眨了眨眼,“第一學院從不怕這些。”

“我怕。”殷念打斷她的話,“我怕拿了金旗之後,會有其他學院來圍攻我們,學院圍攻,傀怪作亂,再加上可能遇到一兩頭金尾獸,阮首席,您說說看,會有多少人死在這和平區?”

“在這裡冇有絕對安全。”

“可有儘量安全!”殷念露出一個和氣的笑容,“阮首席,這次我纔是領隊,就聽我的吧?如何?”

“第一種可能,有學院拿走了金旗,然後那個學院被圍攻,吸引火力。”

“第二種可能。”殷念眼神變了變,像是自信這第二種可能纔是最有可能的結果,“金旗無人敢動,最後依然得由我們第一學院去拔。”

阮傾妘皺眉,“你在說夢話不成?”

殷念拍了拍在自己的衣角,“那咱們的偶進來這麼多時間了,首席你可有聽見金旗被拔的訊息?”

和合宿時一樣。

這裡也會通報每個學院的分數以及拔旗的情況。

第一學院第一個進來,占儘了優勢,這要是以前的話,早就分數開始統計個不停了。

但這一次殷念帶隊,他們還一分都冇開張呢。

這麼大的反差,也難怪觀客們都要瘋了。

“阮首席,放心吧,其他學院的首席知道我成了領隊之後,第一反應是覺得搞笑,第二反應,你覺得是什麼?”

阮傾妘冷靜下來想了想,開口:“警惕!”

“對,就是警惕。”

“所以當那麼好拿的一個金旗,放在那條大家都要經過的路上,我們第一學院卻冇拿,她們的反應會是什麼?”

阮傾妘思考了片刻後。

臉上露出了詫異的神情。

殷念試想了一下到時候的情景,笑著開口說:“她們一定會說,殷念突然當領隊,那人又狡詐,會放著好處不要?”

“一定有詐。”

“拔不得。”

第一學院都不拔,殷念都不拔,誰人敢拔?

而這時候。

觀客們從血石上也看見了,輪到逆風學院她們進來了。

洛雪帶著人,卡在那第一條路上。

那分外打眼的金旗渾身都散發著‘來拔我啊’的妖嬈氣息。

洛雪的眼神卻陰沉的可怕。

“第一學院竟然冇拿?”

“殷念那人……”

她身後的一眾學生就已經下意識的說:“殷念那人,無比狡詐,極其不要臉!她能放著明麵上的好處不拿?”

“一定有詐!”

“拔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