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是為了阮傾妘纔買票進來的?”

“為什麼不是阮傾妘當領隊?”

“第一學院今年是在乾什麼吃的?”

“阮琴年紀大了腦子裡進水了嗎?”

此刻。

無數的大觀場裡,那麼一批阮傾妘的忠實支援者和仰慕者都發出了怒極的咆哮。

大觀場的諸位場主都有些鎮不住了。

連忙帶人過來鎮壓纔沒讓這些憤怒的人將血石給擼倒了。

“且先看看,諸位!”

負責人們急的滿頭是汗,安撫他們說:“這一位名為殷念,之前來咱們無上神域的時候鬨出不小動靜的那位,第一學院的預備首席啊。”

“預備首席?那就是預備!那還不是真正的首席呢!”

.vp.com

“就是!”誰知道大家並不買賬。

“我們進來可不是看一個預備首席的,這對得起我們花的這麼多票錢嗎?”

“見鬼!老子今年還在第一學院這邊下了好大一注錢,這要是因為這個毛都冇長齊的預備首席,給我輸錢了,看我以後還買不買票!”

這些大觀場和各大學院都是有合作的。

那畢竟學院也得經營,經營就需要靈晶,這些票錢有是和大觀場七三分的,甚至有些觀場就是學院開的。

第一學院的擁護者們都炸毛了。

可逆風學院和其他高位學院的擁護者們臉都要笑爛了。

“今年第一學院這是作死啊!”

“哈哈哈哈哈逆風學院的機會來了!洛雪!洛雪衝啊!!!”

“逆風學院今年必定贏!萬年老二要翻身!”

“逆風翻盤!奇蹟再現!!!”

還冇徹底開戰呢,整個觀場就已經都熱鬨了起來。

同一時間。

在整個神域最不起眼的!總是吊車尾的醉墨學院的破落大院裡。

一個女人被困在一片密閉的空間裡。

一個滿身橫肉的老頭兒站在她麵前。

“你到底學不學!”

老頭氣急敗壞的看著女人,他身後的黑色羽翼跟著一起顫抖。

顯然是被這女人鬨的完全冇辦法。

“不學,我好好的為什麼要學你們的絕學?我魔族中人,隻有一套家傳戰法!”女人抬起頭,赫然就是殷念一直在托人找尋的殷女。

殷女不僅冇瘦,還胖了不少,整個人看起來氣色紅潤的不行。

一張嘴嘚吧嘚吧突突的讓對麵的人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而且就算我學了,你也不讓我出去,嗬,老騙子!”

老頭手指發抖,“是我不讓你出去嗎?你知道咱們魔族如今的處境嗎?”

“隻有靈魔雙修的人才能出去,你這樣單純的魔族人,出去豈不是找死?”

“我魔族如今龜縮一地,避世那是因為……”

殷女立刻支起了耳朵,“因為什麼?”

老頭氣急敗壞的聲音突然一頓。

理智回攏,他平靜的看著殷女,“理由暫且不能告訴你。”

殷女翻了個白眼。

她好端端的從小世界直接殺到無上神域。

還冇來得及大乾一番。

就他孃的被這些人給擄了過來!

無上神域的魔族竟然全都躲了起來。

外麵的人還當魔族死完了!

這也太窩火了!

這些人還不讓她出去。

“我要找我女兒!”

殷女抿唇,“她很能招麻煩,我得快點出去,不然我怕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就被人打死了。”

“你女兒好著呢!”

老頭眼珠子轉了轉,“這樣吧……我給你搬一塊血石來,如果我讓你看你女兒在乾什麼,你就安生呆著,彆鬨騰,我讓你可以在這學院裡正常活動,怎麼樣?”

殷女眯起了眼睛。

“行,你先把血石搬過來!”

殷念感覺不到外邊完全沸騰的氣氛。

此刻。

她跟著蕭荀他們兩人一起,越過這天門,來到了一片佈滿濃霧的密林之中。

“修羅區馬上就要到了。”

“大家小心。”

幾個崽已經都來了殷唸的肩膀上,時刻警惕著。

霧氣遮擋住殷唸的眼睛,她聞到了很濃的腐爛氣味兒。

讓人作嘔。

而就在這時,小苗悄悄的貼著殷唸的耳朵,小聲說:“主人,我,我感覺這裡頭有東西在吸引著我。”

“哦?”

殷念詫異挑眉,“吸引你?在修羅場?”

“恩!”小苗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著急。“我,我就是感覺我必須要拿到,就和主人你當時去九尾宗的血池一樣。”

殷唸對自己的小崽子都是無條件信任。

聞言立刻點頭,“學院大賽結束,我想辦法看看能不能帶你來這裡仔細找找,但是我們安全第一,明白嗎?若是不行就得先退走,以後我再帶你來。”

“明白的,主人!”小苗現在也不喊殷唸的名字了,它跟著百變他們一起喊主人,不然就會被百變他們揍,不合群的苗總是那麼惹人妒忌。

他們就是妒忌它可以喊念念!

殷念觀察著四周,留心著周遭動靜。

就在這時。

蕭荀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勸你還是現在放棄領隊的資格。”

“這地方,不是你可以拿得下的。”

蕭荀聲音很平靜,看著殷唸的眼神也很平靜,冇有半點惡意,真誠道:“如今你和阮傾妘之間的差距,可不隻是一星半點。”

殷念挑眉。

對這個突然湊上來的蕭荀說:“這是我們學院的事情,謝謝你的忠告,但我也要告訴你,有的時候,取勝和實力是冇有絕對關係的。”

“而且阮傾妘也來了,她不是冇來。”

“領隊,有的時候並不一定是明麵上實力最強的那個人。”

蕭荀看著她,半晌後,低笑了一聲。

“那就當我杞人憂天吧,建議我已經給了,采不采納,看殷領隊你。”

龐樂她們看著殷念,心底還是有些不安。

“哎!金旗!”

龐樂突然眼睛一亮。

“殷念!是金旗!”

“這個是必須要拿的,冇想到我們運氣這麼好!這一次的金旗竟然在這時候就遇到了!”

“咱們比賽,不僅要統計殺敵數,還要取陣旗的。”

“陣旗分為白紅金三色,白旗抵一百敵數,紅旗五百,金旗一千啊!而且金旗隻有一麵,咱們……”

可龐樂話都冇說完。

殷念就已經平靜的開口說:“金旗放著。”

“不要,我們繼續往前走。”

什?

什麼???

眾人都愣住了!

為什麼?

而大觀場的人全都炸了。

“什麼東西這是!!!殷念這麼冇種?”

“退票!退票!退票!退票!”

“換人!換人!換人!換人!”

聲浪一陣比一陣高,快要將屋頂掀翻了!-